鲲弩小说

罗兹岛[1]三角 第一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罗兹岛(Rhodes):爱琴海上的一个岛屿。曾被骑士、土耳其人和意大利人先后占领,在一九四八年回归希腊。

赫尔克里·波洛坐在白色沙滩上,出神地望着碧海波涛。他身穿一套款式华丽的白色法兰绒长衣裤,头戴一顶宽檐巴拿马草帽来遮阳。老派的他坚持在太阳下一定要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坐在他旁边、不停说着话的帕梅拉·莱尔小姐则尽可能穿得裸露,周身已被晒得黝黑。

帕梅拉·莱尔小姐只会在往身上补身体油的时候才会暂时闭上说个不停的嘴。

莱尔小姐的另一边,是她的好朋友萨拉·布莱克小姐。此时她正脸朝下,趴在一块色彩艳俗的条纹浴巾上。布莱克小姐从头到脚都被晒成完美的古铜色,惹得莱尔嫉妒地看了好几眼。

“我还是晒得不够均匀。”帕梅拉·莱尔小姐不爽地嘟囔着,“波洛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涂一下右肩胛骨下面那里——我自己够不到那里。”

波洛照办了,完事后小心翼翼地用手帕擦了擦自己油腻腻的手。人生最大乐趣就是观察身边人,并说出自己的看法的莱尔小姐马上又开了口。

“看来我没说错,那个女人——就是穿着香奈儿的那个——是瓦伦丁·戴克斯,不,是钱特里。我一眼就认出她来了。她看上去很迷人,对吧?我的意思是我能理解男人们为何都为她痴狂。因为那就是她要达到的效果!这么一来她等于成功了一半。昨天晚上来的那两个人姓戈尔德,其中那个男的非常帅气。”

“来度蜜月?”萨拉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莱尔小姐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

“哦,肯定不是——她的衣服不够新。新娘子一看就看出来了!波洛先生,你难道不觉得观察他人、看看仅仅通过他人的衣着外表能了解这个人多少,是这世上最让人着迷的事情吗?”

“不仅仅是观察吧,亲爱的,”萨拉打趣道,“你还会问好多问题呢。”

“我还没跟戈尔德那家人说上话呢。”莱尔小姐一本正经地说,“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人就该对自己的同类感兴趣。人性是一种会让人着迷的东西。你觉得呢,波洛先生?”

这一次莱尔小姐沉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等待对方回应。

波洛仍旧盯着碧蓝的海面,回答道:“要看情况。”

🍵 鲲 · 弩 + 小 · 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帕梅拉非常震惊。

“哦,波洛先生!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比人性更加有趣、更加扑朔迷离了!”

“扑朔迷离?没有吧。”

“哦,人性就是这样的。就在你刚刚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他们的时候,他们往往就会做出完全出乎你意料的事情来!”

赫尔克里·波洛摇了摇头。

“不、不,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不太可能做出与性格截然相反的事情来。到头来都是一样的。”

“我完全不同意!”帕梅拉·莱尔小姐反驳道。

接着她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开口反击。

“我一看见人就会对他们产生好奇心——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之间是哪种关系,他们当下有什么想法和感受。那种感觉真的是——哦,非常激动人心。”

“并非如此。”赫尔克里·波洛说道,“人性无非那么几种,比你能想象出来的还要少。”他又若有所思地补充了一句,“大海都要更加富有变化。”

萨拉歪过头,问道:“你觉得人性不过是在复制某种模式?其实千篇一律?”

“正是如此。”波洛说着,用手指在沙滩上画了一个图案。

“你画了什么?”帕梅拉好奇地问。

“一个三角形。”波洛答道。

不过帕梅拉的注意力已被吸引去了其他地方。

“钱特里来了。”她说道。

一个女人走上了海滩,她身材高挑,对身体和长相都自信满满。她微笑着微微冲这边三位点头示意了一下,在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脱下红金色相间的丝绸外套后,露出白色的泳衣。

帕梅拉叹了口气。

“她的身材不错吧?”

但波洛关注的却是那个女人的脸——一张十六岁就因美貌而出名的三十九岁女人的脸。

瓦伦丁·钱特里这个女人众人皆知,波洛自然也认识她。她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情多如牛毛——喜怒无常、富有、宝蓝色的大眼睛、婚介生意和投机买卖。她结过五次婚,情人更是数不清。前四任依次是意大利伯爵、美国钢铁大亨、网球选手和赛车手,这四个人中那个美国大亨死了,其他几个都输掉了离婚官司。半年前她再婚了,现任是一名海军中校。

那个男人跟在瓦伦丁·钱特里身后也到海滩上来了。他很安静、皮肤很黑,表情阴郁、脸部线条坚毅,看起来很不好惹。有点像原始猿人。

“托尼,亲爱的,把烟盒给我……”她说道。

男人马上掏出烟盒,给她点燃香烟,又帮她脱下白色泳衣的肩带。她躺下来,伸开双臂享受日光。他坐在旁边,像一头看守着自己的猎物的野兽。

帕梅拉压低嗓音说道:“我真的对这两个人感兴趣得发狂……那个男的就是头野兽!一言不发,而且……感觉阴森森的。不过我认为像瓦伦丁那样的女人可能就喜欢那种类型的,能从中感受到成功驯服一头老虎的成就感!我好奇他们两个人能好到什么时候。我相信她很快就会感到厌倦,尤其是在现如今这样的环境里。而一旦她想要摆脱那个男人,她离危险也就不远了。”

说话间,沙滩上又走来一对男女——这两个人看起来非常害羞。他们就是昨天晚上才抵达的道格拉斯·戈尔德夫妇——莱尔小姐从酒店的住客登记簿上查到了他们的名字。她像意大利主教一样了解到了很多信息,包括他们的教名,以及护照上记录的年龄。

道格拉斯·卡梅隆·戈尔德先生三十一岁。夫人全名叫马乔里·艾玛·戈尔德,三十五岁。

刚才也说了,莱尔小姐的一大爱好就是研究人类。跟普通的英国人不同,她可以热情地与刚见面的陌生人交谈,不需要英式惯常做法里四天到一个星期左右的预热期。害羞的戈尔德夫人走近时,她就毫不犹豫地大声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啊。”

察觉到戈尔德夫人的矜持,莱尔小姐热情地上前攀谈起来。

戈尔德夫人是个娇小的女人——有点像老鼠。实际上她长得并不难看,而且身材不错,肤质细滑,只是她那种羞怯扭捏的气质让人觉得仿佛多看她几眼是种罪过。和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的丈夫,宽肩、窄臀,白皙的皮肤配上湛蓝的双眸和充满动感的卷发——帅气十足又极富表现力,像一个舞台上的演员。一旦开口说话,关于他的幻想就都破灭了。他倒是非常真挚、淳朴,只是让人感觉有些傻气。

戈尔德夫人友好地看着帕梅拉,并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你的皮肤晒得多漂亮啊。我简直差远了!”

“要想晒得均匀可真不容易。”莱尔小姐叹了口气。

她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继续说道:“你们是昨天晚上刚到的吧?”

“是的,昨晚到的。我们坐意大利的蒸汽船来的。”

“以前来过罗兹岛吗?”

“没有。很别致的一个地方,不是吗?”

“就是太远了。”戈尔德先生接过话头。

“是啊。要是离英格兰近点儿就好了——”

萨拉闷闷的声音响起。“确实,但真要那样的话会很可怕。一排一排的人躺在那儿晒太阳,就像石板上晾晒的鱼干。会全是人的!”

“当然,这倒是真的。”道格拉斯·戈尔德说,“这座岛已经被大批的意大利游客糟蹋得不成样子了。”

“确实变了不少。”

话题都是老一套,毫无新意可言。

不远处,瓦伦丁·钱特里动了动身子,坐了起来。她一只手环抱在胸前,防止泳衣滑落。

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像一只刚睡醒的猫咪。眼睛随意地四处看了看,瞥到了马乔里·戈尔德,不过很快就锁定在了一头金色卷发的道格拉斯·戈尔德身上。

她扭了扭肩膀,提高音调说道:“托尼,亲爱的——是不是很美好——这阳光?我觉得我前世肯定是太阳的崇拜者,你说是吗?”

她丈夫回答的声音很低,没能传到这边几位的耳中。

瓦伦丁·钱特里继续用懒洋洋的声音高声说道:“帮我把浴巾扯得平整一些好吗,亲爱的?”

她费了很大的劲调整自己美丽的身体,也确实吸引了道格拉斯·戈尔德的目光,他的眼神明白地透露出兴趣。

戈尔德夫人突然雀跃地对莱尔小姐说:“多美的女人啊!”

帕梅拉立刻兴致勃勃地接过话头,低声说道:“她是瓦伦丁·钱特里——你应该认识吧,原来叫瓦伦丁·戴克斯。她很迷人,不是吗?旁边那个男人已经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一秒钟都不许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戈尔德夫人又一次望了望沙滩,说道:“这片海真的很迷人——蓝得让人心醉。我觉得我们应该下去玩玩儿,你要不要去,道格拉斯?”

他的视线还停留在瓦伦丁·钱特里身上,过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他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下去?哦,好啊,现在就去。”

马乔里·戈尔德站起身来,慢慢地向海边走去。

瓦伦丁·钱特里侧过身,眼睛打量着道格拉斯·戈尔德,猩红色的嘴巴翘起,露出一抹浅笑。

道格拉斯·戈尔德的脖子微微有些发红。

瓦伦丁·钱特里说:“托尼亲爱的,帮我一下可以吗?我想要一小瓶面霜,就是放在梳妆台上的那瓶。我本想带过来的。你去帮我拿一下吧——我的天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