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罗兹岛三角 第一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方二话没说,起身便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马乔里·戈尔德已经站在海水里了,她大声叫着:“太棒了,道格拉斯——水很温暖,快来呀。”

帕梅拉·莱尔问道格拉斯·戈尔德:“你还不赶紧过去?”

道格拉斯支支吾吾地回答:“哦!我想先去热下身。”

瓦伦丁·钱特里又扭了扭。她仰起脖子朝酒店的方向张望了一会儿,像是要把她的丈夫叫回来——但后者恰好被酒店外围的花园挡住了。

“我喜欢最后再下海。”戈尔德先生解释道。

钱特里夫人又坐了起来,拿起一瓶日光浴用的身体油想往身上涂,却怎么都打不开瓶盖。

她大声地嚷了起来。

“哦,亲爱的……我搞不定这个东西!”一边喊一边往这边张望,“请问……”

鲲 kun弩nu小 xiao说 shuo

习惯伸出援手的波洛应声站了起来,但年轻且身手更为敏捷的道格拉斯·戈尔德比他更快。他一下子就出现在了钱特里夫人的身旁。

“需要我帮忙吗?”

“哦,谢谢你——”瓦伦丁·钱特里拉长声音,甜腻腻地说,“你真好。我笨手笨脚的,总是拧错方向。哦!打开了!太谢谢你了——”

赫尔克里·波洛兀自笑了笑。

他站起身,朝着另外一边慢悠悠地踱起步子。走出去没多远便调头往回走,路上正好遇到刚游完泳的戈尔德夫人。她戴着一顶极不相称的泳帽,脸庞熠熠发光。

她气喘吁吁地说:“我太喜欢海了。尤其是这里的海水那么温暖、那么美。”

波洛觉得她确实是个狂热的游泳爱好者。

戈尔德夫人又说道:“我和道格拉斯都酷爱游泳。他可以足足游上几个小时。”

赫尔克里·波洛的目光越过她的肩膀,看着另一位狂热的游泳爱好者道格拉斯·戈尔德,此时他正坐在沙滩上,和瓦伦丁·钱特里聊得不亦乐乎。

他的妻子说道:“我真想不通他为什么不一起来……”语气中有一种孩子气的困惑。

波洛若有所思地望着瓦伦丁·钱特里,心想,这种话估计还有别的女人说过。

在他身后的戈尔德夫人猛吸了一口气,接着开口说道:“我想,她确实算得上非常迷人。不过不是道格拉斯喜欢的类型。”她的声音十分冷酷。

赫尔克里·波洛没有作声。

戈尔德夫人再次走下海。

随着缓慢却稳定的动作,她离海岸越来越远。显然,她确实非常热爱大海。

波洛慢慢走回到原来的位置。

由于老将军巴恩斯的加入,这群人比刚才更加吵闹了。这位退伍老兵喜欢和年轻人待在一起,他坐在帕梅拉和萨拉中间,正和帕梅拉一起添油加醋地聊着各种八卦。

这时钱特里中校完成任务过来了,在瓦伦丁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瓦伦丁笔直地坐在两个男人中间,东拉西扯地闲聊着。她的声音轻柔甜美,拖着尾音,说话时不时左右扭头,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

她刚讲完一段风流轶事。

“你们觉得那个傻男人说了什么?‘虽然只有一分钟,但日后无论去哪里我都会记得你,妈妈!’他是这么说的吧,托尼?那时我觉得他真是太贴心了。我认为这是个可爱的世界——我是说,每一个人对我都非常友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那么好。不过后来我跟托尼说——你还记得吧,亲爱的——我说:‘托尼,如果你连这个都嫉妒的话,那你也很嫉妒那个看门人吧。’因为他真的是太可爱了……”

没人接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道格拉斯·戈尔德说道:“看门人里是有些……好人的。”

“哦,是啊——他一点都不怕麻烦——那真的是很大的麻烦——而且能帮到我们,他似乎是打心眼儿里开心。”

道格拉斯·戈尔德说:“这一点都不奇怪。我敢说谁都愿意帮你。”

瓦伦丁·钱特里开心地叫道:“你可真好!托尼,听到没?”

钱特里中校嘟囔了一声。

他的夫人叹了口气。

“托尼就从来不会说这些好听的话——是不是啊,我的小宝贝?”

瓦伦丁说着,用涂着红指甲的白皙手指胡乱揉了揉丈夫后脑勺上的头发。

钱特里中校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瓦伦丁低声说道:“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容忍我的,他那么聪明,绝对拥有最厉害的大脑——而我只会像刚才那样胡言乱语,他却完全不介意。没人计较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所有人都宠着我。我认为这对我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钱特里中校问妻子另一边的男人道:“在海里游泳的那个是你的太太吗?”

“是的。我现在得过去找她了。”

瓦伦丁嘟囔道:“这里的阳光多好啊,你先别急着下海。托尼亲爱的,我觉得我今天是游不成了,月事来的第一天肯定不行,我可不想受凉或者生病。不过你为什么不下去游一会儿,亲爱的托尼?这位……戈尔德先生可以留在这里陪我的。”

钱特里冷冷地说:“谢谢,不必了,我现在还不想下去。戈尔德,你太太好像正在对你挥手呢。”

瓦伦丁说道:“你太太游泳游得可真好。我敢肯定,她一定是那种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超级有效率的女人。她们总是让我恐惧,因为我觉得她们会看不起我。我什么都做不好——托尼亲爱的,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钱特里中校又咕哝了一声。

瓦伦丁亲切地说道:“你就是太贴心了,所以才不肯承认。男人真是太忠诚了——所以我喜欢男人。在我看来,男人比女人忠诚多了——而且他们从来不会讲是非。女人可就小气多了。”

萨拉·布莱克翻了个身,面向波洛。

她低声嘟哝道:“要说小气,钱特里夫人才是最好的例子!她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我真的从没见过比她还要白痴的女人了。除了会说‘托尼,亲爱的’,然后转转眼珠,我看她什么都不会做。我真想知道她脑壳里装的到底是棉花还是脑子。”

波洛扬了扬他那极富表现力的眉毛。

“这么严重啊!”

“哦,是啊。你也可以干脆把她称为‘小妖精’。她的手段可多了!她就不能别去招惹男人吗?她丈夫看上去凶神恶煞的。”

波洛凝望着海面,说道:“戈尔德夫人真是个游泳健将。”

“是啊,她可不像我们这些人,生怕把自己弄湿了。我很好奇钱特里夫人她到底会不会下水。”

“她不会的。”巴恩斯将军声音沙哑地说,“下水后妆容就有可能被冲花,她是不会冒这个险的。更何况她长得一点都不好看,还有点龅牙。”

“她正往你那边看呢,将军。”萨拉顽皮地说,“还有,你对化妆品真是不了解,我们现在用的化妆品都是防水的,就算亲嘴也不会脱妆。”

“戈尔德夫人上来了。”帕梅拉喊了一声。

“要各回各家喽。”萨拉嘟囔道,“他老婆来抓他了——抓他了——抓他了……”

戈尔德夫人径直走上了沙滩。她身材很好,但头上那顶朴实的防水泳帽却给她减了不少分。

“你怎么不来,道格拉斯?”戈尔德夫人不耐烦地问道,“海水温暖又舒适。”

“来了。”

道格拉斯·戈尔德立刻站了起来,原地愣了一会儿。瓦伦丁·钱特里笑靥如花地抬头看着他。

“再会。”她说。

戈尔德夫妇二人一起朝海边走去。

两人刚一走远,帕梅拉便迫不及待地八卦起来。

“你知道的,我觉得她真是太不明智了。当着另一个女人的面把自己的丈夫叫走通常都不是好的对策。那只会让你看上去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女人。男人们都不喜欢这样的。”

“你对已婚男人好像很了解嘛,帕梅拉小姐。”巴恩斯将军打趣道。

“都是别人家的——不是我的!”

“啊!这就是区别。”

“你说得对,将军,所以我能知道很多禁忌。”

“哦,亲爱的,”萨拉说,“至少我不会戴那样的泳帽……”

“听起来挺有道理的。”巴恩斯将军说,“不过她看起来是个有头脑的好姑娘。”

“你说到点子上了,将军。”萨拉说,“不过你要知道,再有头脑的女人也会有糊涂的时候。我感觉瓦伦丁·钱特里这件事就会让她乱了方寸。”

说着萨拉转过头,以低沉却兴奋的口吻评判道:“快看他,就是一颗一点就着的炸弹。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脾气很差……”

的确,自从戈尔德夫妇二人以非常不愉快的方式离开之后,钱特里中校的脸色就没好看过。

萨拉抬头看了看波洛。

“怎么样?你对这一切有什么看法?”

赫尔克里·波洛没有回答,而是又伸出手指,在沙滩上又画了一个图形。和之前一样,也是个三角形。

“三角恋,”萨拉若有所思地说,“你大概是对的。真是这样的话,接下来的几周可有好戏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