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柯林斯先生求婚的事大家议论得差不多了,伊丽莎白只是感到一种委实难免的不自在,偶尔还要听母亲埋怨几句。说到那位先生本人,他可不显得尴尬或沮丧,也不设法回避伊丽莎白,只是老板着个脸,气鼓鼓地闷声不响。他简直不跟她说话,他先前自许的百般殷勤,到后半天便转移到卢卡斯小姐身上了。卢卡斯小姐彬彬有礼地听他说话,这叫大家及时地松了口气,特别是让她的朋友大为欣慰。

第二天,贝内特太太心情仍然不见好转,神经痛也没减轻。柯林斯先生还是那副又气愤又高傲的样子。伊丽莎白原以为他心里一气,或许会缩短做客日期,谁想他的计划似乎丝毫没受影响,他原定星期六才走,现在仍想待到星期六。

吃过早饭,小姐们跑到梅里顿,打听一下威克姆先生回来了没有,同时对他未能参加内瑟菲尔德的舞会表示惋惜。她们一走到镇上,就遇见了威克姆先生,于是他陪着小姐们来到姨妈家里。他说起了自己的遗憾和烦恼,小姐们说起了各自对他的关切,大家谈得好不畅快。不过,他倒向伊丽莎白主动承认,他的确是有意没去参加那次舞会。

“当舞会临近的时候,”他说,“我发觉我还是不遇见达西先生为好。跟他在同一间屋子、同一个舞会上待上好几个钟头,那会叫我受不了,而且还可能吵闹起来,弄得大家都不开心。”

伊丽莎白非常赞许他的大度包容。后来,威克姆和另一位军官送她们回朗伯恩,一路上威克姆总是伴随着她,因此两人可以从从容容地谈论这个问题,而且还客客气气地彼此恭维了一番。威克姆送她们回家,倒有两个好处,一来让伊丽莎白觉得这是对她的恭维,二来他威克姆可以利用这个大好机会,去认识一下她的双亲。

刚回到家里,贝内特小姐就收到一封信,信是从内瑟菲尔德送来的,她立刻拆开了。信里装着一张精美的热压纸的小信笺,字迹出自一位小姐娟秀流利的手笔。伊丽莎白看见姐姐读着读着脸色变了,还看见她仔细揣摩着某几段。不一会儿,简又镇静下来,把信放在一旁,像平常一样高高兴兴地跟大伙一起聊天。不过伊丽莎白总为这件事担忧,因此对威克姆也分心了。威克姆和同伴一走,简便向伊丽莎白递了个眼色,叫她跟她上楼去。一回到自己房里,简便掏出信来,说道:

“这是卡罗琳·宾利写来的,信上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她们全家现在已经离开内瑟菲尔德,奔城里去了,而且不打算再回来了。你听听她怎么说的吧。”

她随即念了第一句,这句话里说,她们刚刚打定主意,立刻随她们兄弟上城里去,打算当天赶到格罗斯维诺街[28]吃饭,赫斯特先生就住在那条街上。接下去是这样写的:

最亲爱的朋友,离开赫特福德郡,除了见不到你以外,我别无其他遗憾。不过,我们期望有朝一日还可以像过去那样愉快地交往,并且希望目前能经常通信,无话不说,以消离愁。不胜企盼。

[28]伦敦街名,有名的住宅区,临近海德公园。​

·鲲·弩·小·说 🍊 w w w_ku n Nu_c o m

伊丽莎白带着疑惑木讷的神情,听着这些浮华的辞藻。虽说她们的突然搬迁使她感到惊奇,但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惋惜的。那姐妹俩离开了内瑟菲尔德,未必会妨碍宾利先生继续住在那里。她相信,简只要能跟宾利先生经常见面,就是与他姐妹中断了来往,她很快就会觉得无所谓的。

“真遗憾,”停了一会儿,伊丽莎白说道,“你的朋友们临走之前,你没能去看她们一次。不过,既然宾利小姐期待着有朝一日还有重聚的欢乐,难道我们不能期望这一天比她意料中来得更早一些吗?将来做了姑嫂,岂不比今天做朋友来得更快乐吗?宾利先生是不会被她们久留在伦敦的。”

“卡罗琳说得很明确,今年冬天她们家谁也不会回到赫特福德郡。我念给你听听。”

我哥哥昨天和我们告别的时候,还以为他这次去伦敦,有三四天便能把事情办妥。可我们认为这不可能,同时我们相信,查尔斯一进了城,决不会急于离开,因此我们决定跟踪而去,免得他空闲时孤苦伶仃地在旅馆里受罪。我的许多朋友都上那里过冬去了。最亲爱的朋友,我真希望能听到你也打算进城去的消息——不过,我对此已不抱指望。我真挚地希望你在赫特福德能享受到圣诞节惯有的种种快乐,希望你有许多男友,省得我们一走,你会因为失去三位朋友而感到失意。

“这说明,”简补充道,“宾利先生今年冬天不会回来啦。”

“这只说明宾利小姐不想让他回来。”

“你怎么这样想?这一定是他自己的意思。他可以自己做主。不过你还不了解全部底细呢。我想把那段特别让我伤心的话念给你听听。我对你完全不必隐瞒。”

达西先生急着去看他妹妹。说实话,我们也同样殷切地希望与她重逢。我认为,就美貌、风雅和才艺而论,乔治亚娜·达西还真是无与伦比的。路易莎和我都很喜爱她。加之我俩大胆地希望她以后会做我们的嫂嫂,这种喜爱就变得越发有趣了。我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跟你说起过我在这件事情上的心迹,但我不想不披露一下就离开乡下,我相信你不会觉得这不合情理吧?我哥哥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达西小姐,他现在可以时常去看她,两人会越发亲密。双方的亲属都同样盼望这门亲事能够如愿。查尔斯这个人,如果我说他最能博得女人的欢心,我想这可不是做妹妹的因为偏心而瞎吹。既然所有这些情况都在促成这起姻缘,而且事情毫无阻碍,那么,最亲爱的简,我对这样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满怀希望,难道有什么错吗?

“你觉得这句话怎么样,亲爱的莉齐?”简念完以后说,“说得还不够清楚吗?这不是明确表示卡罗琳既不期待也不愿意我做她嫂嫂吗?表示她完全相信她哥哥对我没有意思吗?她要是怀疑到我对她哥哥有情意,这岂不是有意(真是太好心啦!)劝我当心些吗?这些话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是的,可以有别的解释,因为我的解释就截然不同。你愿意听听吗?”

“非常愿意。”

“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宾利小姐看出她哥哥爱上了你,却想让他娶达西小姐。她跟着他到城里去,就是想把他绊在那里,而且竭力想来说服你,让你相信她哥哥并不喜欢你。”

简摇摇头。

“说真的,简,你应该相信我。凡是看见过你们在一起的人,谁也不会怀疑他对你的钟情。宾利小姐当然也不会怀疑。她才不那么傻呢。假使她发现达西先生对她有这一半的钟情,她早就定做结婚礼服了。问题是这样的:我们不够有钱,也不够有势,攀不上他们,所以她急着要把达西小姐配给她哥哥,心想两家联了一次姻之后,就比较容易联第二次姻。这件事还真有点独出心裁,要不是德布尔小姐碍着事,说不定还真会得逞呢。不过,我最亲爱的简,你可千万别因为宾利小姐告诉你她哥哥倾慕达西小姐,就当真以为宾利先生自从星期二和你分别以来,对你的倾心会有一丝一毫的淡薄,也别以为她有本领说服她哥哥,让他相信他并不爱你,而爱她那位朋友。”

“假如我俩对宾利小姐的看法是一致的,”简回答道,“你这些说法倒会让我大为放心了。但是我知道,你的根据是不公正的。卡罗琳不会存心欺骗任何人,我对这桩事只能抱一线希望,那就是说,她自己闹错了。”

“你说得对。既然我的话不能给你带来安慰,你能冒出这个念头是再妙不过了。那你就相信是她闹错了吧。现在你算是对她尽到了责任,不必再烦恼了。”

“不过,亲爱的妹妹,即使往好里想,要是他的姐妹朋友都希望他娶别人,我嫁给他会幸福吗?”

“那得取决于你自己啦,”伊丽莎白说,“如果你经过深思熟虑,觉得得罪了他姐妹所招来的痛苦,比做他太太所得到的幸福还要大,那我就奉劝你干脆拒绝他。”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简淡然一笑说,“你要知道,尽管她们的反对会使我万分伤心,但我还是不会犹豫的。”

“我想你也不会犹豫。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用为你的处境担心了。”

“不过,要是他今年冬天不回来,我也就用不着抉择了。六个月里会出现千变万化!”

说她哥哥不会回来,伊丽莎白只能嗤之以鼻。她觉得那不过是卡罗琳的自私愿望。这种愿望无论说得多么露骨,或是多么委婉,对于一个完全不受他人左右的青年来说,她认为绝不会产生丝毫影响。

她向姐姐陈述了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而且说得头头是道,立即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为此她感到非常高兴。简生性不大会灰心丧气,经妹妹这么一开导,便也渐渐萌发了希望,尽管有时还是疑虑多于希望,但总认为宾利先生还会回到内瑟菲尔德,了却她的心愿。

姐妹俩商定,对母亲只说宾利家已经离开乡下,不要提起宾利先生的举动,省得让她惊慌失措。但是,贝内特太太光听到这点消息就够惶恐不安了,伤心地抱怨说自己运气太坏,两位女士刚跟她们处熟就走了。不过伤心了一阵之后,她又欣慰地想到,宾利先生不久就会回来,到朗伯恩来吃饭。最后她心安理得地说,虽然只请他来吃顿便饭,她也要费心准备两道大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