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卷 第二十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柯林斯先生独自一个人默默憧憬着那美满的姻缘,可是并没憧憬多久。原来,贝内特太太一直待在门厅里荡来荡去,就等着听他们俩商谈的结果,后来一见伊丽莎白开开门,急匆匆地朝楼梯口走去,便马上走进早餐厅,热烈祝贺柯林斯先生,祝贺她自己,恭喜他们就要亲上加亲了。柯林斯先生同样快活地接受了她的祝贺,同时也祝贺了她一番,接着原原本本地介绍了他和伊丽莎白的谈话,说他有充分理由相信,谈话结果非常令人满意,因为表妹虽然一再拒绝,但那只是她害臊怕羞和性情娇柔的自然流露。

这消息让贝内特太太吓了一跳。假如女儿果真是嘴里拒绝他的求婚,心里却在鼓励他,那她倒会同样感到高兴,但她不敢这么想,而且不得不照直说了出来。

“柯林斯先生,你放心好啦,”她接着说道,“莉齐会醒悟的。我要马上亲自跟她谈谈。她是个非常任性的傻姑娘,不懂得好歹,不过我会教她懂得的。”

“请原谅我插一句嘴,太太,”柯林斯先生嚷道,“如果她真是又任性又傻,那我就不知道她是否会成为我称心如意的妻子了,因为像我这种地位的人,结婚自然是为了寻求幸福。如果她当真拒绝我的求婚,也许还是不勉强她为好,否则,她有这样的性情缺点,也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幸福。”

“先生,你完全误会了我的意思,”贝内特太太惊恐地说道,“莉齐只是在这类事情上任性一些。在别的方面,她的性子可再好不过了。我这就去找贝内特先生,我们很快就会跟她谈妥这桩事,肯定没问题。”

她不等对方回答,便急匆匆地跑去找丈夫,一冲进书房,便大叫起来:

“哦!贝内特先生,你快出来一下,我们家里都闹翻天啦。你得来劝劝莉齐嫁给柯林斯先生,因为她发誓绝不嫁给他,你要是不抓紧,柯林斯先生就要改变主意,反过来不要莉齐。”

贝内特先生见太太走进来,便从书本上抬起眼睛,沉静而漠然地盯着她的面孔,听着她那话,丝毫不动声色。

“很抱歉,我没听懂你的意思,”太太说完之后,他便说道,“你说什么来着?”

鲲 # 弩 # 小 # 说 # 🐙 w ww # ku n Nu # co m

“有关柯林斯先生和莉齐的事。莉齐扬言绝不嫁给柯林斯先生,柯林斯先生也开始说不要莉齐了。”

“这种事我有什么办法?这事看来是没有指望啦。”

“你得亲自跟莉齐谈谈。告诉她,你非要让她嫁给他不可。”

“那就把她叫来。我要让她听听我的意见。”

贝内特太太摇了摇铃,伊丽莎白小姐给叫到书房里来了。

“过来,孩子,”做父亲的一见到她,便大声说道,“我叫你来谈一件要紧的事。听说柯林斯先生向你求婚了,真有这回事吗?”伊丽莎白回答说,真有这回事。“很好——这门亲事让你给回绝了?”

“我是回绝了,爸爸。”

“很好,我们这就谈到实质问题。你妈妈非要让你答应不可,是吧,贝内特太太?”

“是的,否则我永远也不要再见她了。”

“伊丽莎白,你面临着一个不幸的抉择。从今天起,你要和你父母中的一个成为陌路人。你要是不嫁给柯林斯先生,你母亲就永远不再见你了;你若是嫁给柯林斯先生,我就永远不再见你了。”

事情如此开场,又出现了这么个结局,伊丽莎白情不自禁地笑了。不过,贝内特太太原以为丈夫会照她的意愿来对待这件事,现在却大失所望。

“你这样说话是什么意思,贝内特先生?你事先答应过我,非叫莉齐嫁给他不可。”

“亲爱的,”丈夫回答道,“我有两个小小的要求。第一,请你允许我独立自主地判断这件事;第二,请你允许我自由自在地待在书房里。我希望你能尽快离开书房。”

贝内特太太尽管在丈夫那里碰了壁,但是并没善罢甘休。她一次又一次地跟伊丽莎白唠叨,忽而哄骗,忽而威胁。她想尽办法拉着简帮腔,可惜简不想多嘴,极其委婉地推辞了。面对母亲的胡搅蛮缠,伊丽莎白应答自如,时而情恳意切,时而嬉皮笑脸。虽然方法变来换去,决心却始终如一。

这当口,柯林斯先生把刚才的情景沉思默想了一番。他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实在弄不明白表妹为什么要拒绝他。他虽说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但是除此之外并不感到难过。他对伊丽莎白的喜爱完全是凭空想象,她可能真像她母亲说的那样又任性又傻,因此他丝毫也不感到遗憾了。

正当这家子闹得乱哄哄的时候,夏洛特·卢卡斯又跑来串门。莉迪亚在门口遇见了她,立刻奔上前去,压低嗓门冲她嚷道:“你来了太好啦,这里闹得正有趣呢!你知道今天上午出了什么事吗?柯林斯先生向莉齐求婚,莉齐不干。”

夏洛特还没来得及回答,基蒂也赶来了,报告了同一消息。几个人一起走进早餐厅,只见贝内特太太独自待在那里,她又马上扯起了这个话题,要求卢卡斯小姐可怜可怜她,劝劝她的朋友莉齐顺从全家人的意愿。“求求你啦,亲爱的卢卡斯小姐,”她用忧戚的语调接着说道,“谁也不站在我这边,谁也不偏护我,一个个对我那么狠心,谁也不体谅我可怜的神经。”

恰在这时,简和伊丽莎白走进来了。夏洛特也就省得回答了。

“唉,她来啦,”贝内特太太继续说道,“瞧她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要是完全由着她,她会当作没有我们似的。——不过你听着,莉齐,你要是愣头愣脑地一碰到人家求婚就这么拒绝,那你一辈子也休想找到一个丈夫——等你爸爸去世以后,我真不知道有谁来养你,我可养活不了你——我要事先警告你一声。从今天起,我跟你一刀两断。你也知道,我在书房里跟你说过,我再也不搭理你了,你瞧我说到做到。我不愿意跟不孝顺的孩子说话。老实说,我跟谁都不大愿意说话,像我这种神经衰弱的人,就是不大爱说话。谁也不知道我有多么痛苦!不过,事情总是如此。你不诉诉苦,就没有人可怜你。”

几个女儿一声不响地听着她诉苦,她们都明白,若是你想跟她评评理,或是安慰安慰她,那只会给她火上加油。因此,她唠唠叨叨说个不停,哪个女儿也不去打断她。后来柯林斯先生进来了,神气显得比往常更加庄严。贝内特太太一看到他,便对女儿们说道:

“你们现在都给我住嘴,让我和柯林斯先生说几句话。”

伊丽莎白闷声不响地走出屋去,简和基蒂也跟着出去了,只有莉迪亚站着不动,定要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夏洛特也没走。她先是让柯林斯先生绊住了,他客气而仔细地问候了她和她全家人,后来她又有点好奇,便走到窗口,假装不在听。这时,贝内特太太扯起哀戚的嗓门,如此开始了这场计划中的谈话:“哦!柯林斯先生!”

“亲爱的太太,”柯林斯先生回答道,“这件事咱们永远别提了。我决不会,”他立刻又接着说道,声调中流露出愤愤不满的意味,“怨恨令嫒的这种行为。碰到无法幸免的坏事,我们大家都应该逆来顺受,像我这样红运高照的青年,年纪轻轻就捞了个肥缺,也就特别应该如此。我相信我一切都听天由命。即使我那位漂亮的表妹赏脸接受我的求婚,我或许还要怀疑我是否一定会得到幸福,因为我时常发现,幸福一经拒绝,在我们眼里也就不再显得那么珍贵,这时,最好的办法便是听天由命。亲爱的太太,我没有敬请您老人家和贝内特先生出面代我调解一下,就收回了向令嫒的求婚。希望你不要以为这是对贵府的不敬。我接受的不是你的拒绝,而是令嫒的拒绝,这恐怕是有点不大好。不过,我们人人都难免会出差错。在这件事情中,我自始至终都是一片好心好意。我的目标就是找一个可爱的伴侣,同时适当照顾贵府的利益。假如我的行为应当受到什么责备的话,让我在此表示歉意。”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柯林斯好可笑呀,怎么会有人如此自负又认不清自己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