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卷 第七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威廉爵士在亨斯福德只逗留了一个星期,不过这次走访倒足以使他认识到:女儿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归宿,有一个不可多得的丈夫,一个难能可贵的邻居。威廉爵士在这里做客的时候,柯林斯先生每天上午都同他乘着双轮马车,带他逛逛乡间,等他一走,家里又恢复了日常起居。伊丽莎白庆幸地发现,威廉爵士走后,她与表兄相见的机会并没增多,因为从吃早饭到吃晚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不是在收拾花园,就是在自己那间面临大路的书房里看书写字,凭窗远眺,而女士们的起坐间却在背面。伊丽莎白起初很纳闷:现有的餐厅比较大,位置也比较适宜,夏洛特怎么不把它用作起居室?但她很快发现,她的朋友所以要这样,倒有个极好的理由:假如女士们待在一间同样舒适的起居室里,柯林斯先生待在自己房里的时间势必要少得多。因此,她很赞赏夏洛特这样的安排。

她们从客厅里全然看不见外面路上的情形,多亏了柯林斯先生,每逢有什么车辆驶过,他总要跑来通告一声。特别是德布尔小姐,几乎天天乘着四轮敞篷马车驶过,柯林斯先生总是一次不落地跑来告诉她们。德布尔小姐常常在牧师住宅门口停下车,跟夏洛特闲谈几分钟,但是很难请她下车。

柯林斯先生差不多每天都要去罗辛斯一趟,他妻子也觉得隔不几天就要去一次。伊丽莎白不由得在想,兴许还有别的牧师俸禄要发落,否则她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牺牲那么多时间。有时候夫人也光临他们的住宅,来了以后,这屋里的一切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她查问他们的日常起居,察看他们的家务,劝说他们换个方法处置;埋怨家具摆置不当,指责用人躲懒偷闲。如果她肯在这里吃点东西,那好像只是为了看看柯林斯夫人是否不顾家里条件,把肉块切得太大。

伊丽莎白不久就发觉,这位贵妇人虽然并不负责郡里的治安事宜,但却是本教区最起劲的执法官,芝麻点大的事情都要由柯林斯先生禀报给她。只要哪个村民爱吵架,好发牢骚,或是穷得活不下去,她总要亲自跑到村里,去调解纠纷,平息怨言,骂得他们一个个相安无事,不再哭穷。

罗辛斯每星期大约要请他们吃两次饭。虽然缺少了威廉爵士,晚上只能摆一张牌桌。但这样的宴请,每次都是第一次的重演。他们很少到别处做客,因为附近一般人家的生活派头,柯林斯夫妇还高攀不上。不过,这对伊丽莎白却毫无妨碍,总的说来,她在这里过得倒蛮舒适:可以经常和夏洛特愉快地交谈半个钟头,加上这个季节里难得这般好天气,可以常常到户外去舒畅舒畅。别人去拜访凯瑟琳夫人的时候,她总爱到庄园旁边那座小树林里去散散步,那里有一条幽静的绿荫小径,她觉得只有她一个人懂得这里的妙处,而且到了这里,她就可以避开凯瑟琳夫人的好奇心。

她做客的头两周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去了。复活节临近了,节前一周里,罗辛斯府上要添一位客人,在这么一个小圈子里,这当然是件大事。伊丽莎白刚到不久就听说,达西先生在几周内要来这里。虽说在她认识的人当中,没有几个像达西这么令她讨厌的,但他来了倒能给罗辛斯的聚会上增添一个比较新鲜的面孔,她可以兴致勃勃地观察一下他对他表妹的态度,从中看出宾利小姐是多么枉费心机。凯瑟琳夫人显然已经把女儿许配给他,因此一说起他要来,便得意非凡,对他赞赏不已;一听说卢卡斯小姐和伊丽莎白早就跟他认识,还时常见面,差一点发起火来。

不久,牧师住宅里的人们就知道达西先生到了。原来,柯林斯先生一上午都在通向亨斯福德巷的门房附近盘旋,以便尽早获得确凿消息。等到马车驶进庄园,他便鞠了一个躬,急忙跑回屋去,报告这重大新闻。第二天上午,他又急忙赶到罗辛斯去拜会。他要拜会凯瑟琳夫人的两位外甥,因为达西先生带来了一位菲茨威廉上校,他是达西的姨父某某爵士的小儿子。使大伙大为惊讶的是,柯林斯先生回来的时候,两位贵客也跟来了。夏洛特从丈夫房里看见他们穿过大路,便立刻奔进另一个房间,告诉小姐们马上有贵客光临,接着又说:

“伊莱扎,这次贵客光临,我得感谢你。否则,达西先生绝不会这么快就来拜访我。”

伊丽莎白听到这番恭维,还没来得及推辞,门铃便响了,表明客人到了。转眼工夫,三位先生走进屋来。带头的是菲茨威廉上校,他三十来岁,人长得不算漂亮,但从仪表和谈吐来看,倒是个地地道道的绅士。达西先生完全是在赫特福德时的老样子,带着惯常的矜持态度,向柯林斯夫人问好。他对她的朋友不管怀有什么感情,与她相见时神色却极为镇定。伊丽莎白只对他行了个屈膝礼,一句话也没说。

菲茨威廉上校立即跟大家攀谈起来,口齿伶俐,吐属大方,像个教养有素的人,谈得饶有风趣。可他那位表弟,只向柯林斯夫人把房子和花园评论了几句,便坐在那里,半天没跟任何人搭话。后来,他终于想起了礼貌问题,便向伊丽莎白问候她全家人安好。伊丽莎白像往常那样敷衍了他几句。停了片刻,她又说:

“我姐姐这三个月来一直待在城里。你从没碰见过她吗?”

其实,她完全知道他从没碰见过简,只不过想要探探虚实,看看他是否知道宾利一家与简之间发生的嫌隙。达西先生回答说,不幸从未碰见过贝内特小姐,她觉得他回答这话时,神色有点慌张。这件事没有继续谈下去,过了不久,两位贵客便告辞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