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卷 第八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菲茨威廉上校风度翩翩,受到牧师家众人的高度赞赏。夫人小姐们都觉得,他定会给罗辛斯的聚会平添不少情趣。然而,他们已有多日没有接到那边的邀请了,因为主人家有了客人,用不着他们了。一直到复活节那天,也就是两位先生到达将近一周之后,他们才荣幸地受到了一次邀请,而那也不过是离开教堂时,主人家顺便请他们晚上去玩玩。过去的一周里,他们几乎就没见到凯瑟琳夫人母女。在此期间,菲茨威廉上校到牧师家拜望过几次,而达西先生却只在教堂里见过一面。

牧师家当然接受了邀请,并且适时地来到了凯瑟琳夫人的客厅。夫人客客气气地接待了他们,不过看得出来,他们绝不像请不到别的客人时那么受欢迎。事实上,夫人几乎只想着两位外甥,光顾着跟他们俩说话,特别是跟达西说话,而很少搭理屋里其他人。

菲茨威廉上校倒似乎很乐意见到他们。罗辛斯的生活实在单调,他真想能调剂一下。再说,柯林斯夫人的那位漂亮朋友又十分讨他喜欢。他眼下就坐在她身边,绘声绘色地讲到了肯特郡和赫特福德郡,旅行和家居,新书和音乐,伊丽莎白听得津津有味,觉得在这间屋里从没这么有趣过。他们俩滔滔不绝地谈得正起劲,不觉引起了凯瑟琳夫人和达西先生的注意。达西先生立刻露出好奇的神情,将目光一次次地投向他们。过了不久,夫人也感到好奇,而且表现得更为露骨,因为她毫无顾忌地叫道:

“你们在说什么,菲茨威廉?你们在谈论什么?你在跟贝内特小姐说什么呀?说给我听听。”

“我们在谈论音乐,姨妈。”菲茨威廉迫不得已回答说。

“谈论音乐!那就请你们说大声些。我最喜欢音乐。你们谈论音乐,也该有我的份儿。我想,英国没有几个人能像我这样真正欣赏音乐,也没有几个人比我情趣更高。我要是学过音乐,一定会成为一位大家了。安妮要是身体好,多下点功夫,也会成为一位大家。我相信,那样一来,她准会演奏得十分动人。乔治亚娜学得怎么样啦,达西?”

达西先生满怀深情地把妹妹的技艺赞扬了一番。

“听说她这么有出息,我很高兴,”凯瑟琳夫人说,“请你替我转告她,她要是不多加练习,也休想出人头地。”

“你请放心,姨妈,”达西答道,“她用不着这样的劝告。她总是练得很勤。”

“那就更好。练习总不怕多。我下次给她写信的时候,一定要嘱咐她说什么也别偷懒。我常对年轻小姐们说,不经常练习,就休想在音乐上出人头地。我对贝内特小姐说过几次,她除非再多练练,否则就永远也弹不好。柯林斯夫人虽然没有琴,我却常常对她说,欢迎她每天到罗辛斯来,弹弹詹金森太太房里的那架钢琴。你知道,她在那间屋子里不会妨碍什么人的。”

🍅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达西先生见姨妈如此无礼,觉得有些难为情,因此没有搭理她。

喝过咖啡之后,菲茨威廉上校提醒伊丽莎白说,她答应过要弹琴给他听,于是伊丽莎白立即坐到了钢琴前面。上校拖过一把椅子,放在她旁边。凯瑟琳夫人听了半支歌,接着又像先前一样,跟另一位外甥谈起话来,后来这位外甥也离开了她,从容不迫地朝钢琴那边走去,选了个位置站好,恰好能把演奏者的漂亮面庞看个一清二楚。伊丽莎白看出了他的意图,等到一弹完一个段落,便扭过头来对他狡黠地一笑,说道:

“达西先生,你这副架势走来听琴,莫非是想吓唬我吧?尽管令妹确实弹得很出色,我也不害怕,我这个人生性倔强,决不肯让人把我吓倒。别人越是想来吓唬我,我胆量就越大。”

“我不想说你讲错了,”达西答道,“因为你不会当真认为我存心吓唬你。我有幸认识了你这么久,知道你就喜欢偶尔说点言不由衷的话,从中得到很大的乐趣。”

伊丽莎白听见达西这样形容她,不由得纵情笑了起来,随即便对菲茨威廉上校说道:“你表弟在你面前这样美化我,教你一句话也别相信我。我真不走运,本想在这里混充一下,让人觉得我的话多少还是可信的,却偏偏遇上了一个能戳穿我真实性格的人。说真的,达西先生,你也太不厚道了,居然把你在赫特福德了解到的我的缺欠,全给抖搂出来了——而且,请恕我直言,你这样做也太不高明——因为这会引起我的报复,说出一些事来让你的亲戚听了会吓一跳。”

“我才不怕你呢。”达西笑笑说。

“请你说给我听听,他有什么不是,”菲茨威廉上校嚷道,“我想知道他在生人面前表现如何。”

“那我就说给你听听——不过你要做好准备,事情非常可怕。你要知道,我第一次在赫特福德郡看见他,是在一次舞会上——你知道他在这次舞会上做什么了吗?他总共只跳了四曲舞!我不愿意惹你难过——不过事实就是如此。虽然男宾很少,他却只跳了四曲舞,而且我知道得很清楚,当时不止一位年轻小姐,因为没有舞伴,只好冷坐在一旁。达西先生,你无法否认这个事实吧?”

“当时,除了自己一伙人以外,我无幸认识舞场里的任何一位女士。”

“不错。舞场里也不兴请人做介绍啦。唔,菲茨威廉上校,我下面弹什么?我的手指在恭候你的吩咐呢。”

“也许,”达西说,“我当时最好请人介绍一下,但我又不善于向陌生人自我推荐。”

“要不要问问你表弟,这究竟是什么缘故?”伊丽莎白仍然对着菲茨威廉上校说道,“要不要问问他:一个知书达礼、见多识广的人,为什么不善于把自己介绍给陌生人?”

“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菲茨威廉说,“而不用请教他。那是因为他怕麻烦。”

“我确实不像有些人那样有本事,”达西说,“遇到素不相识的人也能言谈自若。我不像有些人那样,就会听话听音,假装对对方的事情很感兴趣。”

“我弹起琴来,”伊丽莎白说,“手指不像许多妇女那么熟练。既不像她们那么有力,那么灵巧,也不像她们弹得那么有味。不过我总认为这都怪我自己,怪我不肯多练。我可不信我的手指就不中用,比不上哪个比我弹得强的女人。”

达西笑笑说:“你说得完全正确。可见你的练习效率比别人高得多。凡是有幸听过你演奏的人,都不会觉得还有什么不足之处。我们两人都不愿在生人面前表现自己。”

说到这里,凯瑟琳夫人大声诘问他们在说什么,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伊丽莎白立刻又弹起琴来。凯瑟琳夫人走上前来,听了几分钟,然后对达西说:

“贝内特小姐要是再多练习练习,再能请伦敦的名师指点指点,弹起来就不会有什么缺欠了。虽说她的情趣比不上安妮,但她很懂得指法。安妮要是身体好,能够多学学的话,一定会成为一位令人喜爱的演奏家。”

伊丽莎白望望达西,想看看他表妹受到这番赞扬,他是否竭诚表示赞同,不想当场和事后,她丝毫看不出任何钟爱的迹象。从他对德布尔小姐的整个态度来看,她不禁为宾利小姐感到欣慰:假如她跟达西是亲戚的话,达西同样可能娶她。

凯瑟琳夫人继续对伊丽莎白的弹奏说长道短,夹带着还就演奏和鉴赏问题做了许多指示。伊丽莎白出于礼貌,只好耐心地听着。后来,应两位先生的请求,她依然坐在那里弹琴,直到夫人的马车备好了,要送他们回家。

 

共一条评论

  1. 瓶邪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西西和小白白太好磕了,麻麻要你们快结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