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卷 第一章 · 3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加德纳太太站在后面不远的地方。达西先生见伊丽莎白又不作声了,便要求她赏个脸,给他介绍一下她那两位朋友。他的这一礼貌举动,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想当初他向她求婚的时候,还傲慢地看不起她的某些亲友,而如今倒好,居然想要结识这些人,真让她觉得好笑。她心想:“他要是知道这两位是什么人,不定会惊奇成什么样子呢!他眼下把他们错当成上流人了。”

不过她还是立刻做了介绍。当她道明他们与她的亲戚关系时,她偷偷瞟了达西一眼,看看他作何反应,心想他也许会拔腿就跑,决不结交如此低贱的朋友。达西了解了他们的亲戚关系之后,显然很吃惊;不过他倒克制住了,非但没有跑掉,反而陪他们一起往回走,还跟加德纳先生攀谈起来。伊丽莎白不禁又高兴,又得意。她感到欣慰的是,她可以让他知道,她也有几个不丢脸的亲戚。她聚精会神地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舅父的一言一语都表明他聪明高雅,举止得体,使她感到扬扬得意。

两人不久就谈到钓鱼。她听见达西先生不胜客气地对舅父说,他在附近逗留期间,随时可以来这里钓鱼,同时答应借钓具给他,还点给他看溪里通常哪些地方鱼最多。加德纳太太跟伊丽莎白臂挽臂地走着,向她做了个表示惊奇的眼色。伊丽莎白嘴里没说什么,心里却极其得意。达西先生如此献殷勤,一准儿是为了讨好她。不过她还是万分惊奇,反复不断地问自己:“他怎么变化这么大?这是为什么呢?他不可能是为了我,不可能是看在我的面上,才把态度放得这么温和的。我在亨斯福德对他的那顿责骂,不可能导致这样的变化。他不可能还爱着我。”

他们就这样,两位女士在前,两位先生在后,走了好一阵。后来为了仔细观赏一种稀奇的水草,便下到了水边,等到重新上路时,他们的次序碰巧发生了点变化。事情是由加德纳太太引起的,原来她一上午走乏了,觉得伊丽莎白的胳臂架不住她,便想让丈夫挽着她。于是,达西先生取代了她的位置,和她外甥女并排走着。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小姐先开了口。她想让他知道,她是听说他不在家才来到他府上的,因此头一句话便说,他回来得非常突然。“你的女管家告诉我们,”她接着说道,“你明天才能回来。我们离开贝克韦尔以前,就听说你不会马上回到乡下。”达西承认这一切都是事实,又说因为要找管家有事,所以比同行的那伙人早到了几个钟头。“他们明天一早就到,”他接着又说,“他们当中也有你认识的人,宾利先生和他姐姐妹妹。”

伊丽莎白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她立即想起他们上次提到宾利先生的情形。从他的脸色看来,他心里也在想着那同一情形。

“这伙人里还有一个人,”他顿了顿又说道,“特别想要结识你。你在兰顿逗留期间,是否能允许我介绍舍妹与你相识,不知我是否太冒昧了?”

这个要求真使她大为惊讶,她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应答他的。她当即意识到,达西小姐所以想结识她,无非是受了她哥哥的鼓动。只要想到这一点,也就够叫她满意了。她欣慰地看到,他对她的怨恨并没有使他真正厌恶她。

他们默默地往前走,两人都在沉思。伊丽莎白感到不安。她也不能感到心安,不过她又为之得意和高兴。他想介绍妹妹与她相识,这真是天大的面子。他们俩很快就走到加德纳夫妇前头去了,等他们走到马车跟前的时候,加德纳夫妇还落在后面一大段路。

达西先生请她进屋坐坐,但她表示不累,两人便一道站在草坪上。碰到这种时候,本来有许多话好讲,默不作声未免太别扭了。伊丽莎白想要开口,但又仿佛无话可讲。最后她想起自己正在旅行,两人便一个劲儿谈论马特洛克和达沃河谷的景物。然而时间过得真慢,加德纳夫妇也走得真慢,他们的交谈还没有结束,她就快忍耐不住了,话也快讲完了。等加德纳夫妇来到跟前,达西先生又恳请他们大家进屋吃点点心,但是客人们谢绝了,双方极有礼貌地道别了。达西先生扶着两位女士上了车。马车驶开以后,伊丽莎白看见达西先生慢慢走进屋去。

舅父母现在开始说长道短了。两人都说,他们万万没有料到,达西会如此出类拔萃。“他举止优雅,礼貌周到,丝毫不摆架子。”舅父这样说道。

“他的确有点高贵,”舅妈答道,“不过那只是在风度上,并没有什么不得体的。我赞成女管家的说法,虽然有些人说他傲慢,我却丝毫看不出来。”

“我万万没有料到,他会待我们这么好。这不止是客气,还真有点殷勤呢。其实他用不着这么殷勤。他跟伊丽莎白只有点泛泛之交。”

“当然啦,莉齐,”舅妈说,“他是没有威克姆长得漂亮,或者说得确切些,他的脸蛋不像威克姆那样,因为威克姆那张脸还真是十分漂亮。不过,你怎么跟我说他令人讨厌呢?”

伊丽莎白极力为自己辩解,说她那次在肯特遇见他时,就觉得他比以前可爱,还说她从没见他像今天早上这么和蔼可亲。

“不过他这样多礼,也许是有点心血来潮,”舅父答道,“那些贵人往往如此。他请我常去钓鱼,我也不能拿他当真,他说不定哪一天会变卦,不许我进他的庄园。”

伊丽莎白觉得他们完全误解了他的品格,但却没有说出口。

“从我们见到他的情况看,”加德纳太太接着说道,“我真想不到他会那么狠心地对待可怜的威克姆。他看样子不像个狠心人。他说起话来,嘴部的表情倒很讨人喜欢。他脸上显出一副高贵的神气,不过不会让人觉得他心肠不好。领我们参观的那个女管家可真行,把他吹得天花乱坠!我有几次差一点笑出声来。不过,我想他倒是个慷慨大方的主人,在一个用人看来,这就包含了一切美德。”

伊丽莎白听到这里,觉得应该替达西先生说几句公道话,证明他并没有亏待威克姆。于是便小心谨慎地告诉他们,她听他肯特的亲友们说,他的行为和人们传说的大相径庭。事情并不像赫特福德郡的人们想象的那样,他的品格决非那么一无是处,威克姆也决非那么和蔼可亲。为了证实这一点,她把他们之间钱财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尽管没有道明是谁告诉她的,但她断言消息非常可靠。

加德纳太太听了这话,感到既惊奇又担心。不过,眼下已经来到以前曾给她带来不少乐趣的那个地方,于是她将一切念头置诸脑后,完全沉醉在美好的回忆之中。她把周围有趣的景致一一指给丈夫看,全然想不到别的事情上。她一上午走下来虽然觉得很疲乏,但是一吃完饭,又跑去探访旧交,跟阔别多年的老朋友重新相聚,这一晚过得好不快活。

对于伊丽莎白来说,白天的事情太有趣了,她也就没有心思去结交这些新朋友。她一心只想着达西先生是多么彬彬有礼,特别想着他居然要把妹妹介绍给她,真让她感到惊奇不已。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达西的妹妹一定也是个可爱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