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卷 第九章

[英]简·奥斯汀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妹妹的婚期来临了。简和伊丽莎白都为她担心,兴许比她自己担心得还厉害。家里派出马车到某地去接新婚夫妇,两人吃晚饭时乘车到达。两位姐姐都害怕他们到来,尤其是简更为害怕。她设身处地地在想,假若这次出丑的不是莉迪亚,而是她自己,她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一想到妹妹的痛苦心情,她也觉得非常难过。

新婚夫妇来到了。全家人都聚集在早餐厅迎接他们。当马车停在门前的时候,贝内特太太脸上堆满笑容,她丈夫却铁板着面孔,女儿们则又是惊奇,又是焦急,心里忐忑不安。

从门厅里传来了莉迪亚的声音。忽的一下门给推开了,莉迪亚跑进屋来。母亲连忙走上前去,欣喜若狂地拥抱她,欢迎她,一面又带着亲切的笑容,把手伸给跟在新娘后面的威克姆,祝他们夫妇快活。她那副乐滋滋的神态表明,她毫不怀疑他们俩一定会幸福。

新婚夫妇随即走到父亲跟前,贝内特先生待他们可不那么热诚。他的面孔显得异常严厉,简直连口也不开。这对年轻夫妇摆出一副安然自信的样子,实在叫他恼火。伊丽莎白觉得厌恶,就连贝内特小姐也感到惊愕。莉迪亚还依然如故——桀骜不驯,没羞没臊,疯疯癫癫,叽叽喳喳。她从这个姐姐跟前走到那个姐姐跟前,要她们个个恭喜她。最后见众人都坐下了,连忙环视了一下屋子,发现里面有点微小的变化,便笑着说,好久没回到这里了。

威克姆丝毫也不比莉迪亚难受。他的仪态总是那样亲切动人,假若他品行端正一些,婚事合乎规矩一些,那么这次来拜见岳家,就凭着他那副笑容可掬、谈吐自若的样子,定会讨得大家欢喜。伊丽莎白以前还不相信他会这么厚颜无耻。不过她还是坐下了,心想以后对不要脸的人,决不能低估了其不要脸的程度。结果她红了脸,简也红了脸,而引得她们心慌意乱的那两个人,却面不改色。

这里不愁没有话谈。新娘和她母亲只觉得有话来不及说。威克姆碰巧坐在伊丽莎白身旁,便向她问起了他在当地一些熟人的情况,那个和悦从容劲儿,伊丽莎白回话时,觉得实在无法比拟。那小两口似乎都有些最美好的往事铭记在心。他们想起过去,心里丝毫也不觉得难受。莉迪亚主动谈到一些事情,若是换成几个姐姐,她们说什么也不会提起这些事。

“你只要想一想,”她大声说道,“我都走了三个月啦!依我说,好像只有两个星期。可是这期间却发生了多少事情。天哪!我走的时候,真没想到会结了婚再回来!不过我倒想过,要是真能结婚,那倒会挺有趣的。”

父亲抬起眼睛。简感到不安。伊丽莎白向莉迪亚使了个眼色,但是莉迪亚对她不愿理会的事,一向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只听她乐陶陶地继续说道:“哦!妈妈,附近的人们知道我今天结婚了吗?我怕他们不见得知道。我们路上追上了威廉·古尔丁的轻便马车,我一心想让他知道我结婚了,便放下了临近他那边的一扇玻璃窗,又摘下手套,把手放在窗口,好让他看见我手上的戒指。然后我又对他点点头,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伊丽莎白实在忍无可忍了。她站起身跑出屋去,直至听见他们穿过走廊,走进饭厅,才又回来。她来得不早不晚,恰好看见莉迪亚急急匆匆而又大模大样地走到母亲右首,听她对大姐说道:“啊!简,现在我取代你的位置了,你得坐到下首去,因为我已经是个出了嫁的女人。”

莉迪亚既然从一开头就毫无愧色,现在当然也不会难为情。她反而更加落落大方,更加兴高采烈。她真想去看看菲利普斯太太,看看卢卡斯一家,看看所有的邻居,听听他们都称呼她“威克姆夫人”。她一吃过饭,就跑到希尔太太和两个用人那里,炫耀一下她的戒指,夸耀自己已经结了婚。

“妈妈,”大家回到早餐厅以后,她又说道,“你觉得我丈夫怎么样?他不是挺可爱吗?姐姐们一定都在羡慕我。我只希望她们有我的一半运气。她们应该都到布赖顿去,那可是个找女婿的好地方。真可惜,妈妈,我们没有全都去!”

“一点不假。要是依着我,我们早就都去了。不过,我的宝贝莉迪亚,我真不愿意你到那么远的地方去。难道非去不可吗?”

“哦,天哪!是的。这算不了什么。我还就喜欢这样呢。你和爸爸,还有姐姐们,一定要来看我们。我们整个冬天都住在纽卡斯尔[5],那里一定有不少舞会,我管保给姐姐们找到好舞伴。”

[5] 纽卡斯尔:英格兰东北部海港城市,位于泰恩河畔,英国所产的煤大都由此运往世界各地。

“那敢情再好也不过了!”母亲说。

“等你们回家的时候,可以留下一两个姐姐,不等冬天过去,我准能替你们找到女婿。”

“谢谢你对我的那份心意,”伊丽莎白说,“可惜我不大喜欢你这种找女婿的方式。”

新婚夫妇只能在家逗留十天。威克姆先生没离开伦敦之前就接受了委任,必须在两周内到团里报到。

只有贝内特太太嫌他们在家待得太短。她尽量抓紧时间,带着女儿到处走亲访友,还常常在家宴客。这种宴客倒是人人欢迎:没有心思的人固然喜欢凑热闹,有心思的人更愿意出来解解闷。

正如伊丽莎白所料,威克姆爱莉迪亚,并不像莉迪亚爱他爱得那么深。伊丽莎白用不着多加观察,仅从情理便可断定,他们两人所以私奔,主要因为莉迪亚热恋威克姆,而不是因为威克姆喜爱莉迪亚。威克姆既然并不十分喜爱莉迪亚,为什么还要跟她私奔,对此伊丽莎白也不感到奇怪,因为她觉得威克姆肯定因为债务所逼,不得不逃跑。假如真是这样,像他这样一个青年,路上能有个女人陪伴他,当然不肯错过机会。

莉迪亚太喜爱他了。她无时无刻不把亲爱的威克姆挂在嘴上,谁也休想与他相比。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天下无双,她相信到了九月一日那天,他打到的鸟一定比全国任何人都多。

两人到来不久的一天早晨,莉迪亚正跟两位姐姐坐在一起,只听她对伊丽莎白说:

鲲 = 弩 = 小 = 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莉齐,我想我还从没向你讲讲我结婚的情形呢。我向妈妈和其他人介绍的时候,你都不在场。难道你不想听听喜事是怎么操办的吗?”

“不想,真不想,”伊丽莎白答道,“我看这桩事谈得越少越好。”

“哎哟!你这个人真怪!不过,我一定要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你听听。你知道,我们是在圣克利门教堂结婚的,因为威克姆就住在那个教区。我们约定都在十一点钟以前赶到那里。舅父母跟我一道去,其他人跟我们在教堂里碰头。唔,到了星期一早上,可真把我紧张死了!你知道,我真怕发生什么意外,把婚礼耽搁了,那样一来,我可真要发疯了。我梳妆的时候,舅妈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进行说教,好像是在布道似的。不过,她十句话我顶多听进一句,你可以想象得到,我当时一心惦记着我亲爱的威克姆。我就想知道,他会不会穿着那件蓝衣服结婚。

“像往常一样,我们那天十点钟吃早饭。我觉得好像永远吃不完似的,因为,我得顺便告诉你,我待在舅父母家的时候,他们俩可真不像话。说来你也许不信,我虽说在那里待了两个星期,却一次也没出过家门。没有参加过一次宴会,没有一丁点消遣,过得十分无聊。伦敦真够冷清的,不过小剧院[6]还开放。好了,言归正传。等马车一驶到门口,舅舅就让那个讨厌的斯通先生叫去了,说是有事。你知道,这两个人一碰到一起,那就没完没了。我给吓坏了,真不知道怎么办。舅舅要给我送嫁,要是误了钟点,那天就结不成婚啦。不过,还算幸运,他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于是我们大家便动身了。其实,我事后一想,即使他真给缠住了不能分身,婚礼也不用延迟,因为达西先生也能代办。”

[6]小剧院:建于1720年,地址就在现在的海马克剧院北面。1821年,海马克剧院建成后,小剧院即被拆除。​

“达西先生!”伊丽莎白万分惊愕地重复了一声。

“哦,是呀!你知道,他要陪着威克姆上教堂。天哪!我全给忘了!我不该透露这件事。我向他们保证守口如瓶的!威克姆会怎么说呢?这事应该严守秘密呀!”

“如果要严守秘密,”简说,“这事你就别再说下去了。你放心,我决不会再追问你。”

“哦!当然,”伊丽莎白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好奇,“我们决不会追问你。”

“谢谢你们,”莉迪亚说,“你们要是追问下去,我肯定会把真情全讲出来,那就会惹威克姆大为生气。”

这话分明是怂恿姐姐们问下去,伊丽莎白一听只得连忙跑开了,让自己想问也问不成。

但是,这件事怎么能让她蒙在鼓里,至少也得打听一下。达西先生竟然参加了她妹妹的婚礼。那样一个场面,那样一些人,显然与他毫不相干,他也丝毫无心去参加。她胡思乱想,猜来猜去,可就是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很想往好里想,认为他那是宽宏大量的表现,但是又觉得根本不可能。心里琢磨不透,实在耐不住了,连忙抓来一张纸,给舅妈写了封短信,请她在并不违背保密原则的前提下,对莉迪亚无意中说漏的那句话做一点解释。

她在信中接着写道:“你不难理解,他跟我们非亲非故,而且跟我们家还相当生疏,竟会跟你们一道参加这次婚礼,怎么能叫我不感到莫名其妙。请你立即回信,向我说明内中底细——除非确如莉迪亚所说,事情必须严守秘密,那样我只得给蒙在鼓里。”

“不过,我才不会善罢甘休呢,”她写完信以后,又自言自语地说道,“亲爱的舅妈,你若是不正大光明地告诉我,我出于无奈,当然只有不择手段地去查个明白。”

简是个很讲情面的人,不会向伊丽莎白私下提莉迪亚说漏嘴的那句话,伊丽莎白为此感到很高兴。她已写信去问舅妈,不管回信能否使她满意,至少在没有接到回信以前,最好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心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