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卷 一、大厅 · 3

[法]雨果2019年03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柱顶上的淘气大王又说:“嚯!怎么着?笑什么?可尊敬的好人吉勒·勒科钮——内廷总管约翰·勒科钮先生的弟弟,樊尚树林首席护林官马伊埃·勒科钮的儿子!他们个个都是巴黎的好市民,个个都是结了婚的,父子相传呀(43)!”

(43)这句话也是拿他的姓氏取笑。

大家更是乐不可支了。老胖子皮货商做声不得,狠命想躲过四面八方向他投来的注视,挣扎得气喘吁吁、汗流满面也没有用。他就像一只楔子卡在木头里,越使劲就越咬进去,结果只是把他的脑袋更加结结实实地夹在隔壁左右的肩膀中间,又气又恼,充血的大宽脸涨得通红。

终于来了一个胖子前来解围,五短三粗,道貌岸然,跟皮货商一样。

“混账!”他叫道:“学生就这样对市民讲话!想当年,就得用柴禾棒子抽,然后就用这根柴禾棒子把他们烧死!”

那帮子学生都叫了起来:

“嚯——拉——赫!是谁唱得这么好听呀?是什么夜猫子丧门星呀?”

一个说:“嘿,我当是谁?原来是安德里·缪斯尼埃老倌!”

另一个说:“因为他是咱们大学(44)四名宣过誓的书商(45)之一!”

(44)大学,即巴黎大学的前身。1179年决定成立,只招神学生;13世纪学制完备起来,1253年有了Sorbon创办的学院,故以索尔朋的姓氏为整个大学的名称。现在索尔朋只是巴黎大学的一部分。

(45)中世纪法律规定,要取得某项特许,必须以一定的仪式宣誓,誓词主要表示信守宗教信念,国王是没有什么地位的。

还有一个说:“咱们那破烂摊子里什么都是四个:四个学区(46),四个学院,四个节日,四个检事(47),四个选董(48),四个书商!”

(46)中世纪的巴黎大学学生按籍贯分为四个学区,法兰西学区、皮卡迪学区、诺曼底学区和日耳曼学区。

(47)每一学区的主管人称检事。

(48)检事加上三个学院的院长,即为选董,互选产生董事长一名,为全校之长。

约翰·弗罗洛说:“行,叫他们下四层地狱去吧!”

“缪斯尼埃,我们要把你的书烧掉!”

“缪斯尼埃,我们要揍死你的仆人!”

“缪斯尼埃,我们要搓揉你的老婆!”

“胖乎乎的好妞儿乌达德!”

🐼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风流俊俏就跟小寡妇似的!”

“鬼把你们抓了去!”安德里·缪斯尼埃低声吼道。

约翰吊在柱头上接岔:“安德里老倌,你住口,要不,看我不掉下来砸在你脑袋上!”

安德里老倌抬眼看看,好像是估量估量柱子的高度、促狭鬼的体重,默算了一下重力乘加速度之平方,不敢吭声了。

约翰占领了战场,乘胜追击。

“我就是要这么干,虽然我是一位副主教(49)的弟弟!”

(49)副主教(archidiacre),按天主教会的称呼,应为“执事长”或“助祭长”,职责为辅助主教或其他司祭举行隆重的祭献仪式。他通常为主教座堂的负责神父,管辖几个副主教区。《巴黎圣母院》中的这个若萨的archidiacre,已为中国读者和观众所熟悉,今从俗,沿译为“副主教”。

他又说:“可爱的诸位,咱们大学的弟兄们!今天这样的日子咱们的特权居然得不到尊重!你们看,外城有五月树和焰火,内城有圣迹剧、丑人王,还有弗兰德尔御使,而我们大学城什么也没有!”

“可咱们莫伯广场够大的哩!”趴在窗沿上的一个大学生叫道。

约翰忽然喊了起来:“打倒董事长(50),打倒选董,打倒检事!”

(50)见第9页注⑥。当时还不是以后的校长制,而是实行董事会制(有点像我们的校务委员会制)。

另一个接着喊:“今天晚上得用安德里老倌的书在加雅花园里放焰火!”

旁边的一位说:“还有录事们的书桌!”

“还有堂守(51)们的棍棒!”

(51)堂守是教堂的俗人小吏。

“还有院长们的痰盂!”

“还有检事们的酒柜!”

“还有选董们的面包盘!”

“还有董事长的小凳子!”

小约翰应和似地叫道:“打倒!打倒安德里老倌!打倒堂守和录事,打倒神学家、医生和经学博士,打倒检事、选董和董事长!”

“那么,是世界末日到了!”安德里老倌塞住耳朵嘀咕。

“且慢,董事长来了,正打广场上经过,”窗口的一位老兄喊道。

个个争先恐后扭头向广场望去。

“当真是我们可敬的董事长蒂博先生吗?”磨坊的约翰·弗罗洛问道——他攀附的柱子在里面,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是他,是他,”大家都说,“就是他,正是他董事长蒂博先生!”

果然是董事长和大学的全体头面人物来了。他们隆重列队前往迎接御使团,此刻正好穿过司法宫广场。学生们拥挤在窗前,用挖苦话和嘲弄的鼓掌欢迎他们。走在行列最前面的董事长首先遭到攻击,其势甚猛。

“您好,董事长先生!嚯——拉——赫!这个,您好哇!”

“这老赌棍,他到这儿来干嘛呀?这么说,他丢下了骰子!”

“瞧他骑骡子的神气劲儿!骡子的耳朵还没他的长哩!”

“嚯——拉——赫!您好,蒂博董事长先生!Tybalde aleator(52)!老混蛋!老赌棍!”

(52)拉丁文,赌棍蒂博。

“上帝保佑您!您昨夜掷出了不少双六吧?”

“啊!瞧他那张老脸,发青,憔悴,赌博掷骰子狂热得人都熬干啦!”

“你这是上哪儿去呀,Tybalde ad dados(53),屁股冲着大学城,急急忙忙往外城奔?”

“他当然是到蒂博多德(54)街去开个房间玩玩呀!”磨坊的约翰叫道。

(53)拉丁文,掷骰子的蒂博。

(54)“蒂博多德”(Thibautodé),取Thibaut aux dés(掷骰子的蒂博)的谐音,故下文说“一语双关的俏皮话”。

大伙儿猛烈鼓掌,雷鸣似的吼叫,一齐复述这一语双关的俏皮话。

“您是到蒂博多德街去开个房间玩玩,是不是,董事长先生,魔鬼牌桌上的大赌客?”

接着轮到了其他的大人先生。

“打倒堂守!打倒执杖吏!”

“嘿,罗班·普斯潘,你瞧瞧,那个人是谁?”

“是吉贝·德·絮伊——Gilbertus de Soliaco,(55)奥坦学院的学监。”

(55)拉丁文,吉贝·德·絮伊,中世纪的文人喜欢把姓名改变为古拉丁文形式。

“给你,我这只鞋!你站的地势比我好,你拿去扔到他脸上!”

“Saturnalitias mittimus ecce nuces!(56)”

(56)拉丁文,今晚把烂苹果扔到你脸上!

“打倒六位神学家和他们的白道袍!”

“那些是神学家吗?我还以为是六只大白鹅(57),圣日内维埃芙(58)拿去给鲁尼采邑的哩。”

(57)鹅,意为“笨蛋”。

(58)圣日内维埃芙:相传为巴黎的保护女神。

“打倒医生!”

“打倒主德论文和解疑论文!(59)”

(59)神学论文的两种,前者论述基督教的七德,后者论述经文中的疑难。

“招!给你一下子我的帽子!圣日内维埃芙的学监!你剥夺了我的权利。一点也不假!我在诺曼底学区的位置,他抢去送给了小阿斯坎尼奥·法耳撒帕达,他却是布吉省的,因为他是意大利人。”

“真不公道,”学生们都说,“打倒圣日内维埃芙学监!”

“嚯——赫!若善·德·拉德奥先生!嚯——赫!路易·达于伊!嚯——赫!朗贝·奥克特芒!”

“让魔鬼把日耳曼学区检事掐死!”

“还有圣小教堂的教诲师(60)和他们的灰毛搭肩(cum tunicis grisis)!”

“Seu de pellitus grisis fourratis!(61)”

(60)即小教堂的主事神父。

(61)拉丁文,或者,那些身穿灰皮毛袈裟的!

“嚯——拉——赫!文学士们!这么多美丽的黑斗篷!这么多美丽的红斗篷!”

“真是董事长的美丽的尾巴(62)!”

(62)“尾巴”就是“随从”的意思,这里一语双关。

“好像是威尼斯公爵赶去同大海结婚!”

“你瞧,约翰!圣日内维埃芙主教堂的神父们!”

“神父们见鬼去吧!”

“克洛德·肖阿神父!克洛德·肖阿博士!您这是去找玛丽·吉法尔德吧?”

“她在格拉提尼街。”

“她在给浪荡王铺床。”

“她卖了四德尼埃(63)(quatuor denarios)。”

“Aut unum bombum.(64)”

(63)德尼埃,古时法国辅币,约等于0.083苏。

(64)拉丁文,来了一大堆蜜蜂。

“您要不要她当您的面卖呀?”

“同学们!瞧西蒙·桑甘先生,皮卡迪的选董,他把老婆带着坐在骡子后面呐!”

“Post equitem sedet atra cura.(65)”

(65)拉丁文,骑马的人身后坐着黑色的忧虑。

“别害怕,西蒙老倌!”

“早上好,选董先生!”

“晚上好,选董夫人!”

“看见这些,他们多高兴呀!”磨坊的约翰叹道,——他始终高踞在斗拱的叶饰上。

这当儿,大学城的宣过誓的书商安德里·缪斯尼埃欠身,贴着王室皮货商吉勒·勒科钮的耳朵说:

“我告诉您,先生,世界的末日到了。学生这样胡闹真是从未见过。都是本世纪的那些可恶的新发明把什么都糟践了。什么火炮呀,蛇形炮呀,臼炮呀,特别是印刷术——德国来的又一瘟疫(66)!手稿、书籍再也没有了!印刷术把制书业这一行给毁了!是世界末日到了哇!”

(66)指德国人谷腾堡(1399—1468),据说于1436年发明活字印刷术。大概是从阿拉伯人得知中国的这一发明的。

皮货商说:“从天鹅绒衣料越来越时兴中我也完全看得出来!”

恰好这时中午十二点敲响了。

“哈!……”全体观众异口同声叫了起来。

学生们也不说话了。接着是一阵大骚动,脚直扑腾,脑袋直晃动,咳嗽声、擤鼻涕声如同爆炸一般:人人设法安顿,个个抢占位置,踮起脚尖,分别聚集成堆。随后,一片寂静,大家都伸长脖子,人人都张着嘴巴,所有的视线都转向大理石桌子。什么都没有出现。典吏的四名什长一直站在那里,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动,恰似四尊彩绘塑像。众人的视线又转向弗兰德尔使臣专用看台。门依然紧闭,看台上依然没有人。这么一大群人从早上起就等着三样东西:中午,弗兰德尔御使团和圣迹剧。准时来到的只有中午。

这可也太过分了吧?

等了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一刻钟:还是什么也没有。那座看台上仍然人影儿也不见,舞台上也是毫无动静。这时,焦躁已经变成了愤怒。激愤的言词遍及全场,当然还只是低声嘀咕:“圣迹剧,圣迹剧!”脑子渐渐发热,一场暴风雨正在人群上空飘荡,虽然还只是轻轻咆哮。磨坊的约翰第一个点燃了火花。

“圣迹剧!让弗兰德尔人见鬼去吧!”他憋足了劲,大声吼叫,蛇似的绕着柱子扭曲着。

观众一致鼓掌。他们也喊叫:

“圣迹剧!让弗兰德尔见他妈的鬼去吧!”

“马上给我们开演圣迹剧,”磨坊的约翰又吼道,“否则,我主张把司法宫典吏吊死,就算是喜剧、寓意剧!”

“说得好!”民众大叫:“先吊死他的几个什长吧!”

众人鼓噪起来。那四个家伙脸色苍白,可怜巴巴地面面相觑。人群向他们拥去,他们已经看见脆弱的木栅栏在挤压之下扭歪了,快冲破了。

情况万分危急。

“套起来,套起来(67)!”到处都有人在喊。

(67)绞刑前,先把犯人的头用口袋套起来,再吊。

恰在这时,上面描述过的那间更衣室的帷幕掀开了,有个人钻了出来。群众一看见他,就突然站住,好像中了魔法一般,愤怒变成了好奇。

“肃静!肃静!”

那人心惊胆战,浑身上下直哆嗦,毕恭毕敬往前走,越往前走,鞠躬就越近乎屈膝下跪,就这样走到了大理石桌子的边沿。

这当儿倒也逐渐恢复了平静。只听见轻微的骚动声,——一大群人安静下来常常会有的那种轻微骚动声。

那个人说:“市民先生们,市民女士们,我们万分荣幸地要在红衣主教大人面前吟诵、献演一出极为出色的寓意剧,名字叫做《圣处女马利亚的卓越裁决》。在下扮演朱庇特(68)。大人此刻正在陪伴奥地利大公所遣十分可敬的御使团,而该团眼下正在博岱门听取大学董事长先生的演说。万分显贵的红衣主教大人法驾一到,我们就开演。”

(68)朱庇特,罗马神话中最高的神,即希腊神话中的宙斯。

确实,不用其他,朱庇特这样三言两语,就保全了司法宫典吏的四名倒霉什长的性命。纵然我们十分荣幸,炮制了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从而应在圣母——批判之神面前承担责任,人们在这种场合引用这一传统箴言:“Nec deus intersit”(69)的话,可不是针对我们的。况且,朱庇特老爷的服装极为华丽,起了不小的作用,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使他们安静下来了。朱庇特身穿锁子铠,上罩镀金大钮扣的黑丝绒外套,头戴镀金的银钮扣的尖顶头盔,要不是脸上的胭脂和颏下的大胡子各自遮去他面部的一半,要不是他手执金光灿烂的硬纸板做的一个圆筒,金属饰片挂满,金丝银条横七竖八(有经验的人一看就明白:这么个圆筒代表霹雳(70)),要不是两只光脚登着古希腊式的皮襻鞋,那么,他装束之威严真可以赛过贝里公爵近卫军中的布列塔尼弓箭手。

(69)拉丁文,请神不要来干涉。“这种场合”正是朱庇特上场(ìntersero),恰恰是这位大神三言两语的“干涉”,保全了四条性命。这个拉丁箴言用于双关意义上。也因此,下一句又说到朱庇特。

(70)大神朱庇特又是雷神。

 

共 2 条评论

  1. 玉衡长老是我的说道:

    名著就是名著,写的太棒了

    1. 静海道人说道:

      棒在何处?可否评说一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