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卷 六、“衣兜里的小攮头”

[法]雨果2019年03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格兰古瓦出了巴士底,以奔马的速度跑下圣安东尼街。到了博多耶门,他径自走向广场中央的石头十字架,就好像他在黑暗中也能看清坐在十字架下台阶上、身穿黑衣、头戴黑风帽的那个人的面孔。

“是您吗,老师?”格兰古瓦问。

黑衣人站立起来,说:

👓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 c om-

“该死,基督殉难!您让我等得心焦,格兰古瓦。圣惹维塔上的人刚刚呼报过早晨一点半了。”

格兰古瓦接口说:“哦!这不怪我,全得怪巡防队和国王。我刚才差一点送命!我总是几乎被吊死!这是我命中注定的。”

对方说:“你几乎什么坏事都全了!不过,快走!你有口令吗?”

“老师,您想想,我见到了国王。我刚从那里来。他穿着绵绒布短裤。真是奇遇!”

“喔!废话连篇的家伙!你的奇遇跟我什么相干?你有无赖汉的口令吗?”

“有。放心吧。‘衣兜里的小攮头’。”

“好。否则,我们就到不了教堂。各条街道都给无赖汉封锁了。幸亏,他们似乎遭到了抵抗。也许我们到达还来得及。”

“是的,老师。可是我们怎样进圣母院呢?”

“我有钟楼的钥匙。”

“我们又怎样出来呢?”

“修士庭院背后有一道小门,门外是滩地,那就到了塞纳河。我弄来了小门的钥匙,今天早晨我在那儿拴了一条船!”

“我真是差一丁点儿就被吊死了!”格兰古瓦又说。

“快点!快来!”对方说。

两人甩开大步向内城走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