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 芳汀 第三卷 一八一七年 · 六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相爱篇

饭席上的话和情话,两者都一样难以抓住;情话是云,饭席上的话是烟。

法默伊和大丽花在哼小调;托洛米耶斯喝酒;瑟芬哈哈笑;芳汀在微笑。利斯托利埃吹一支在圣克卢买的喇叭。法乌丽特情意绵绵地望着布拉什维尔说:

“布拉什维尔,我爱你。”

这句话引来布拉什维尔的一个问题:

“如果我不再爱你,法乌丽特,你会干出什么事来?”

“我嘛!”法乌丽特嚷道。“啊!别说这个,哪怕是说笑!如果你不再爱我,我就向你扑去,用手抓你,撕破你的皮,往你身上泼水,让人把你抓起来。”

布拉什维尔像一个人的自尊心受到奉承,美滋滋地微笑着。法乌丽特又说:

“是的,我会报警!啊!我会难受死的!坏蛋!”

布拉什维尔怔怔地出神,仰坐在椅子上,得意洋洋地闭上双眼。

大丽花一面吃东西,一面在嘈杂声中对法乌丽特低声说:

“那么你很爱他,你的布拉什维尔啰?”

“我呀,我恨他,”法乌丽特抓住她的叉子,用同样的声调回答。“他很吝啬。我爱我家对面那个小个子。他非常好,这个年轻人,你认识他吗?看得出他有演员的派头。我喜欢演员。他一回家,他的母亲就说:‘啊!我的天!我的安静完蛋了。他马上要叫唤。可是,我的朋友,你使我头昏脑涨!’——因为他在屋子里转悠,跑到有老鼠的阁楼和黑洞里,他能爬得那样高,——唱歌,朗诵,我呀,我怎么说呢?别人在底下听到他的声音!他在一个诉讼代理人的事务所里抄写诉状,已经每天挣到二十苏。他是圣雅克高步街上一个以前的抒情诗人之子。啊!他非常好!他很爱我,有一天,他看到我揉面团做油煎鸡蛋煎饼,便对我说:‘小姐,你的手套做出来的煎饼,我也会吃下去。’只有艺术家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啊!他非常好。我正疯狂地爱上这个小个子。这无所谓,我对布拉什维尔说我爱他。我在骗人!嗯?我在骗人哪!”

法乌丽特停了片刻,继续说:

“大丽花,你看,我很忧郁。整个夏天阴雨连绵,刮风令我不快,不能令人心平气和,布拉什维尔是个守财奴,只要市场上有青豌豆,就净吃这个了。我有忧郁症,就像英国人说的,黄油这样贵!再说,你看,多么恶心,在我们吃饭的地方有一张床,这使我厌恶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