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 芳汀 第五卷 下坡路 · 七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割风在巴黎成了园丁

割风摔倒时髌骨脱臼了。马德兰老爹派人把他抬到自己的工厂大楼,为工人开设的诊疗所里去,诊疗所由两名修女照料。第二天早上,老人在他的床头柜发现一张一千法郎的钞票,还有一张马德兰老爹亲笔写的字条:“我买下您的大车和您的马。”大车压坏了,而马已经死了。割风痊愈了,但他的膝盖变得僵硬,马德兰先生通过修女和本堂神父的推荐,把老人安置在巴黎圣安东尼区的一个女修道院当园丁。

不久,马德兰先生被任命为市长。沙威第一次看到马德兰先生披上全权治理城市的肩带时,感到一阵颤栗,如同一只看门狗嗅出一只狼穿上它的主人的衣服,便颤抖起来一样。从这时起,他竭尽所能回避马德兰先生。当公务要求,他不得不和市长见面时,他就怀着十二分的尊敬讲话。

马德兰老爹在滨海蒙特勒伊创造的繁荣,除了上文指出的明显标记,还有另外一种征象,即使看不出来,却也不是毫无意义。这一点绝对错不了。居民生活维艰,缺少工作,商业萧条,纳税人因赤贫而抗税,到期、过期都不交,国家为了催缴税款,耗费不赀。而一旦就业机会多的是,百姓幸福富有,容易缴纳捐税,国家花费也少。可以说,百姓的贫富有一个准确无误的气温表,就是收税费用的多少。在七年里,滨海蒙特勒伊地区,收税所需费用缩减了四分之三,因此,当时的财政大臣德·维莱尔经常表彰这个地区。

当芳汀来到这里时,当地情况就是这样。没有人记得她,幸亏马德兰先生的工厂大门友好相迎。她去找工作,录用在妇女车间。芳汀完全是个新手,不可能十分麻利,一天干下来所得甚微,不过也足够了。问题得到解决,她自食其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