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 芳汀 第五卷 下坡路 · 六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割风老爹

一天上午,马德兰先生经过滨海蒙特勒伊的一条没有铺石的小巷。他听到闹嚷嚷的一片喧声,看到远处有一群人。他走了过去。一个老人,名叫割风老爹,刚刚倒在他的马车下,驾辕的马摔倒了。

这个割风也是马德兰先生当时有数的冤家对头之一。马德兰来到当地的时候,当过公证文书誊写人,几乎有点文墨的割风在做生意,但经营开始不顺利。割风看到这个普通工人发财致富,而作为老板的他倒要破产。这使他极其嫉妒,他一有机会就尽其可能损害马德兰。他终于破产了,他已经年迈,只有一架马车和一匹马,再说没有成家,没有孩子,为了生活,他当了赶大车的。

马断了两条腿,站不起来。老人卡在轮子中间。他摔得很不巧,整部马车压在他的胸脯上。马车货装得很沉。割风老爹在喘气,惨不忍睹。大家想把他拖出来,可是徒劳。如果使劲不得当,救人笨手笨脚,马车一倾斜,就会要他的命。除了将马车从下面抬起来,无法把他拖出来。沙威正好在出事时来到,叫人去找一个千斤顶。

马德兰先生来了。大家尊敬地让开。

“救命啊!”割风老人喊道。“哪个孩子心肠好,救救老头子啊?”

马德兰先生朝围观的人转过身来:

“谁有千斤顶?”

“已经有人去找了,”一个农民回答。

“多久才能拿来?”

“到最近的地方,弗拉肖,那里有个马蹄铁匠;不管怎样,要足足一刻钟。”

“一刻钟啊!”马德兰嚷道。

昨天下过雨,地面泥泞不堪,大车时刻往地里陷,越来越压迫老车夫的胸脯。显然,再过五分钟,他的肋骨就会压碎了。

“不能再等一刻钟,”马德兰对围观的农民说。

鲲 # 弩 # 小 # 说 # 🐙 w ww # ku n Nu # co m

“非等不可啊!”

“但等不及了!你们难道没有看到,大车往下陷吗?”

“当然啰!”

“听着,”马德兰又说,“大车下面还有地方,够一个人钻进去,用背将车拱起来。只要半分钟,就可以把可怜的人拖出来。这儿谁有腰劲又有胆量?能挣到五个金路易!”

人群中没有人动弹。

“十个路易,”马德兰说。

在场的人都垂下眼睛。其中一个嗫嚅道:

“要大力士才行。再说,要冒压死的危险呢!”

“来吧,”马德兰又说,“二十路易。”

同样没有响应。

“他们不是缺少诚意,”有个声音说。

马德兰先生回过身来,看到是沙威。他来到时没有看见警官。

沙威继续说:

“缺少的是力气。用背把大车拱起来,要了不起的人才办得到。”

然后,他盯住马德兰先生,一字一顿地继续说:

“马德兰先生,我只知道有一个人,能做您要求的事。”

马德兰哆嗦起来。

沙威始终盯住马德兰,轻描淡写地添上说:

“他曾经是苦役犯。”

“啊!”马德兰说。

“关在土伦苦役监。”

马德兰变得脸色煞白。

大车继续慢慢地往下陷。割风老爹喘着气喊道:

“我憋死了!肋骨要压断了!千斤顶!来样东西!哎哟!”

马德兰环视四周:

“难道没有人愿意挣二十路易,救出这个可怜的老人吗?”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动弹。沙威又说:

“我只知道有一个人能代替千斤顶。他是个苦役犯。”

“哎哟!就要把我压死啦!”

马德兰抬起头来,遇到了沙威一直盯住他的鹰眼,又望着那些一动不动的农民,苦笑了一下。然后,他一声不吭,跪了下来,人群还来不及喊出声来,他已经钻到车底下去了。

等待的时刻鸦雀无声,人人心惊胆颤。

只见马德兰几乎贴地趴在这吓人的负载下面,两次竭力让手肘靠拢膝盖,弓起身子,可是徒劳。人们向他喊道:“马德兰老爹!退出来吧!”连割风老人也对他说:“马德兰先生!退出去吧!要知道,该我送命!您也要压死啦!”马德兰一声不吭。

在场的人喘不过气来。车轮继续往下陷,马德兰已经几乎不可能从车下退出来。

猛然间,只见庞大的车体晃动起来,大车渐渐地抬高,车轮离开车辙有一截。只听到一个憋住的声音喊道:“快点!帮帮忙!”这是马德兰刚作出最后的努力。

大家一拥而上。一个人奋不顾身,激发起所有人的胆量,也来出力。大车被二十只臂膀抬了起来。割风老人得救了。

马德兰爬了起来。他脸色苍白,汗流如注。他的衣服撕破了,沾满了污泥。大伙儿流下了眼泪。老人亲吻马德兰的膝盖,称他为善良的天主。他呢,他脸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表情,不过是快乐的、绝美的。他用平静的目光盯住一直望着他的沙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