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一卷 滑铁卢 · 四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A

凡是要清晰地设想滑铁卢战役的人,只消在地上设想一个大写A就行了。A的左撇是尼维尔大路,右撇是格纳普大路,中间一横是奥安到布雷纳-拉勒的洼路。尖顶是圣约翰山,威灵顿在那里;左下脚是乌戈蒙,雷伊和热罗姆·波拿巴在那里;右下脚是佳盟,拿破仑在那里。中间一横与右撇相交点稍下一点是圣篱。一横中间正是战役结束的地方。无意中象征帝国近卫军英勇无比的狮子,就安放在这里。

在两撇和一横之间的尖三角,是圣约翰山的高地。争夺这个高地,就是整个战役。

两军的侧翼分布在格纳普和尼维尔两条大路的左右两边;德尔隆和皮克通对峙,雷伊和希尔对峙。

在尖顶后面,即在圣约翰山高地的后面,是索瓦涅森林。

至于其中的平地,可以想象是广阔的波浪起伏的地域;逐浪升高,趋向圣约翰山,一直到达森林。

战场上的敌对双方是两个斗士。这是一场肉搏战。一支军队要摔倒另一支军队。无所不抓;一丛灌木是一个支点;一角墙是一个掩体;缺乏一间破屋作为依靠,一个团会站不住脚;平野上的一片低地,地形的起伏,一条刚好斜插的小径,一片树林,一个沟壑,都可以挡住所谓军队这个巨人的脚踵,不让它后退。退出战场,就算打败。因此,对统帅来说,必须察看最小的树丛,深研最小的凸出地形。

这两个将军研究了圣约翰山的平原,今日称为滑铁卢平原。从上一年起,威灵顿有先见之明,把这里看作一场大战的备用战场。就这个地方的决斗而言,威灵顿占据有利的一方,拿破仑处于不利的一方。英军在上面,法军在下面。

这里不妨描绘一下拿破仑的画像:一八一五年六月十八日的黎明,他骑在马上,手里拿着望远镜,呆在罗索姆高地上。几乎是多此一举。在描写他之前,读者已经见过他了。头戴布里埃纳军校〔6〕小帽,侧面平静,身穿绿色军装,白翻领盖住勋章,灰礼服盖住肩章,背心下露出红色绶带的一角,皮短裤,骑着白马,马被是紫红色丝绒,四角绣上带皇冠的N字和鹰徽,脚穿马靴和丝袜,银马刺,佩着马伦哥长剑。这最后一个恺撒的全身像长存在人们的想象里,受到一些人的喝彩,也受到另一些人的贬斥。

〔6〕 布里埃纳军校,拿破仑于1779年至1794年在此学习。

这个形象已长久存在于光辉中;这是由于大部分英雄都要摆脱传说的模糊,这模糊或长或短遮住了真相;但是,今日历史真相已大白于天下。

历史的光芒是无情的;它有奇特和神圣之处,不管它多么明亮,而且正因它明亮,它却往往将阴影投在发出光芒之处;它把同一个人变成两个不同的幽灵,相互攻击和惩罚,暴君的黑暗与统帅的光辉相争。由此,人民在盖棺论定时标准就更加准确。巴比伦遭蹂躏,降低了亚历山大〔7〕;罗马受奴役,降低了恺撒;耶路撒冷遭杀戮,降低了提图斯〔8〕。暴政与暴君相连。一个人在他身后留下具有他形体的黑暗,是他的不幸。

〔7〕 亚历山大(公元前356—前323),马塞多尼亚国王,他于公元前325年选择巴比伦为首都。

〔8〕 提图斯(40或41—81),罗马皇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