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一卷 滑铁卢 · 十一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拿破仑的向导坏,布劳的向导好

人们知道拿破仑令人伤心的错误;期望格鲁希到,布吕歇却突然而至;死神代替了救星。

命运常有这类转折;期待登上世界宝座,却看到圣赫勒拿岛。

倘若布吕歇的副手布劳用作向导的牧童建议从弗里什蒙上方,而不是从普朗塞努瓦下方走出森林,十九世纪或许是另一种样子。拿破仑就会取得滑铁卢战役的胜利。普鲁士部队不从普朗塞努瓦的下方出来,而是走另一条路,来到炮兵过不去的沟壑旁,布劳就到达不了阵地。

普鲁士将军穆弗林宣称说,再晚一小时,布吕歇就会看不到威灵顿站在那里了;“这一仗完蛋了。”可以看到,布劳来得正是时候。再说,他已经姗姗来迟。他在狄昂山扎营,拂晓就启程。但是道路难走,他的几个师在泥泞中跋涉。车辙没到炮车的轮毂。另外,要从瓦弗尔的窄桥上渡过迪尔河;通往桥上的路被法军放了火;炮兵的弹药和运货车无法在两行燃起大火的房屋之间通过,要等到大火熄灭。布劳的前锋直到中午还没有到达圣朗贝尔教堂。

如果战事提前两小时,四点钟就可能结束,布吕歇会陷入拿破仑获胜的战场上。偶然性真是太大了,与此相应,我们无法掌握无限。

从中午起,皇帝用望远镜首先看到天边有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说:“我看到那边有一块乌云,好像是军队。”然后他问德·达尔马蒂公爵:“苏尔特,在圣朗贝尔教堂那边,您看到什么?”元帅举起望远镜,回答道:“有四五千人,陛下。显然是格鲁希。”可是在雾中这一点纹丝不动。参谋部里人人的望远镜都在研究皇帝发现的这块“乌云”。有的人说:“这是纵队在休息。”大部分人说:“这是树。”事实是,乌云没有动。皇帝抽出多蒙的轻骑兵师去侦察这个疑点。

布劳确实没有动。他的前锋很弱,无法作战。要等待主力,他也接到命令,先集结兵力,再投入战斗;到五点钟,布吕歇看到威灵顿的危险,命令布劳攻击,说了这句出色的话:

“要给英军活命的空气。”

不久,洛辛、希勒、哈克和里塞尔各师,展开在洛博军团的前面,普鲁士的威廉亲王走出巴黎树林,普朗塞努瓦大火熊熊,普鲁士的炮弹开始如雨般落在拿破仑身后留守待命的近卫军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