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二卷 奥里翁舰 · 一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4601号变成了9430号

让·瓦尔让重新被捕。

读者会感激我们,将痛苦经历的细节飞快掠过。我们只限于转录两则短闻,那是在滨海蒙特勒伊的惊人事件之后几个月,由当时各报发表的。

文字有点简短。大家记得,当时还没有《法院公报》。

第一则短闻摘自《白旗报》,登在一八二三年七月二十五日的报上:

“加来海峡行政区刚发生一件非同寻常的事。一个名叫马德兰先生的外省人,几年前采用新方法,振兴了一项地方古老工业,亦即制造黑玉和黑色玻璃。他在那里发财致富,也可以说使该区富裕起来。为了表彰他的贡献,任命他为市长。警方发现,这个马德兰先生原来是个苦役犯,名叫让·瓦尔让,一七九六年因盗窃罪被判刑,释放后又违禁。让·瓦尔让重新入狱。他在被捕前,似乎成功地从拉菲特银行提出一笔存在那里的五十余万法郎,不过,据说这是他非常合法地在经营中获得的。自从让·瓦尔让重新关进土伦苦役监,人们无法知道他将这笔钱藏在何处。”

第二则短闻要详细些,摘自《巴黎报》,在同一天刊出:

“一个名叫让·瓦尔让的刑满释放苦役犯,最近在瓦尔的刑事法庭受审,案情引人注目。该犯骗过了警方的警惕;他改名换姓,成功地当上了北方一个小城的市长。他在该市兴办了一门颇有规模的贸易。多亏检察院不懈的努力,他终于面目暴露,逮捕归案。他的姘妇是一个妓女,在他被捕时惊吓而死。该犯膂力惊人,越狱成功;但在他越狱后三四天,正当他登上从首都巴黎开往蒙费梅村(塞纳-瓦兹省)的一辆小马车时,警方又重新抓获他。据说他利用这三四天自由活动的时间,从法国一家大银行提取了一笔巨款。估计此款达六七十万法郎。据起诉书称,他将此款藏在只有他知道的一个地方,无法查获。无论如何,那个让·瓦尔让因犯有八年前持械在大路抢劫罪,已在瓦尔省的刑事法庭受审,受害者是一个正直的孩子,诚如费尔奈族长在不朽的诗句中所说:

 

……每年都是来自萨伏瓦,

用手轻轻地又捅又铲

被烟灰堵住的长烟管〔1〕。

 

〔1〕 费尔奈族长指伏尔泰,此诗摘自《可怜虫》。

该犯放弃申辩。检察院妙语连珠,能言善辩,认定为合谋抢劫,让·瓦尔让属于南方的一个贼帮。因此,让·瓦尔让被判有罪,处以死刑。该犯拒不上诉。国王始终宽大为怀,减刑为终身苦役。让·瓦尔让随即押往土伦苦役监。”

人们没有忘记,让·瓦尔让在滨海蒙特勒伊保持宗教习惯。几份报纸,其中有《立宪报》,把这次减刑称为教士派的胜利。

让·瓦尔让在苦役监改变了号码。他叫9430号。

此外,有一点要说一下,以后就不再提及了。滨海蒙特勒伊的繁荣,随同马德兰先生一起消失;他在心潮澎湃和迟疑不决之夜所预见到的一切都成了事实;少了他,确实是“少了灵魂”。他垮掉以后,在滨海蒙特勒伊,出现了私分倒闭的大企业,这种将兴旺事业置于死地的四分五裂,每天都在人类社会默默地进行,历史只记录过一次,那是在亚历山大去世以后出现的。部将纷纷称王;工头也纷纷摇身一变,成为业主。嫉妒竞争随之而起。马德兰先生的宽敞车间关闭了;建筑变成废墟,工人各奔东西。有的离乡背井,有的改行。此后,一切都是小规模而不是大规模经营;惟利是图,而不是为了公益。再没有中心,处处你争我夺,十分激烈。以前,马德兰先生控制一切,加以领导。他一垮台,人人都要中饱私囊;争夺精神代替了协作精神,贪婪代替了真诚,互相仇恨代替了创建者对大家的关爱;马德兰先生理顺的线成了乱麻,而且扯断了;偷工减料,产品低劣,失掉信誉;销路缩小,订单减少;工资降低,车间停工,倒闭降临。然后穷人一点也得不到。一切化为齑粉。

连政府也发现,什么地方垮掉一个人才。刑事法庭确认马德兰先生和让·瓦尔让是同一个人,判决他服苦役以后不到四年,滨海蒙特勒伊行政区征税的费用就翻了一番,德·维莱尔〔2〕先生在一八二七年二月的议会里指出了这一点。

〔2〕 维莱尔(1773—1854),法国政治家,1822年任议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