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二卷 奥里翁舰 · 二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或许这是两句鬼诗

在往下展开之前,有必要详细一点叙述一件古怪的事,这事大约同一时期发生在蒙费梅,也许和检察院的某些预测不无偶合之处。

在蒙费梅一带,有一种很古老的迷信,尤其在巴黎附近民间迷信像在西伯利亚长出芦笋一样,就更有吸引力和宝贵。我们看重一切奇花异草。蒙费梅的迷信是这样的。那里的人以为,在远古,魔鬼就选择了森林掩埋珍宝。老太婆言之凿凿,说是日落时分,在树林的偏僻处常常遇到一个黑衣人,模样像个车夫或者樵夫,脚穿木鞋,身穿长裤和粗布罩衫,从他不戴便帽或帽子,头上长着两只大角,便可认出是魔鬼。确实一看就能认出来。这个人通常忙于挖坑。与他狭路相逢,有三种结果。第一种是接近他,同他说话。于是便发觉这个人不过是个农民,他黑乎乎的,因为暮色苍茫;他没有挖坑,他在给牛割草;农民头上看成角的东西,其实是粪叉,他背在背上,在暮色中,叉齿好像从头上长出来。这个人回家以后,不到一周就会死去。第二种是观察他,等待他挖坑,又填上这个坑,然后走掉;随后赶快跑到坑边,再挖开它,取走“珍宝”,黑衣人势必将宝藏在里面。这样的话,会在一月内死去。最后,第三种是不同黑衣人说话,不看他一眼,撒腿就逃。会在年内死去。

由于这三种结果都不利,第二种至少有点好处,其中一种是掌握珍宝,哪怕只有一个月,通常能为人接受。大胆的人受到种种机会的诱惑,据说常常再扒开黑衣人所挖的坑,想偷魔鬼的东西。看来这样做所得甚微。至少,如果相信传说,特别是古拉丁文写成的两句难解的诗的话,那是诺曼底一个懂点巫术,名叫特里封的坏修士写下的。这个特里封,埋在鲁昂附近博什维尔的圣乔治修道院里,从他的坟上生出癞蛤蟆。

农民为此费了很大的劲,这些坑一般挖得很深,流汗,寻找,干一整夜,因为要在夜里进行,湿透了衬衫,蜡烛燃尽,镐头挖裂了口,当挖到坑底,伸手去取“珍宝”时,找到什么呢?魔鬼的珍宝是什么?一个苏,有时是一个埃居,一块石头,一块骸骨,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有时是一个一折为四的幽灵,就像皮包里的一张纸,有时一无所有。这似乎是特里封的诗句向冒失的觅宝者所表明的含义:

他挖掘深坑,里面埋藏着珍宝,

铜板、银元、石头、尸体、雕像,没找到。

看来,今日也能在这种坑里找到东西,有时是一只火药壶和子弹,有时是魔鬼显然用过的油污发黄的旧纸牌。特里封没有提到这两种找到的东西,因为他生活在十二世纪,看来魔鬼没有想到在罗杰·培根〔3〕之前发明火药,在查理六世〔4〕之前发明纸牌。

再说,倘若用这种纸牌赌博,准定会把老本输光;至于壶里的火药,其特点是会使您的枪爆炸,弹到您的脸上。

〔3〕 罗杰·培根(1214—1294),英国神学家、哲学家,绰号为“出色的博士”,有多部声学和光学的著作。

〔4〕 查理六世(1685—1740),德国皇帝,匈牙利和西西里国王。

然而,检察院发觉,释放的苦役犯让·瓦尔让,在逃跑后的那几天里,曾在蒙费梅徘徊,不久,就在这个村子里,有人注意到,有个叫布拉特吕埃尔的老养路工,在树林里“有活动”。当地人似乎听说这个布拉特吕埃尔进过苦役监;他受到警方监视,由于他哪儿都找不到工作,当地政府廉价雇用他在加尼到拉尼的岔路上当养路工。

这个布拉特吕埃尔,当地人都侧目而视,他过于恭恭敬敬,过于低声下气,对每个人都赶快脱帽,在警察面前瑟瑟发抖,脸上挂笑,据说可能加入了匪帮,受到怀疑入夜时埋伏在树丛打劫。他这样做就因为他是个酒鬼。

大家似乎注意到这些情况:

近来,布拉特吕埃尔很早就离开铺石养路的活儿,带着十字镐来到森林。有人黄昏时分在最偏僻的林中空地,在最荒野的树丛里遇到他,看来他在寻找什么东西,时而在挖坑。路过的老太婆起初将他看作鬼王,然后她们认出是布拉特吕埃尔,但仍放心不下。遇到人似乎令布拉特吕埃尔非常不快。很明显,他想避人耳目,他所做的事包含着秘密。

村里人说:“很清楚,魔鬼显形了。布拉特吕埃尔见过他,而且寻找他。说实话,他找到了魔鬼的财宝,那就糟了。”伏尔泰的信徒补上一句:“究竟是布拉特吕埃尔追赶魔鬼呢,还是魔鬼追赶布拉特吕埃尔?”那些老太婆连连划十字。

但布拉特吕埃尔停止在树林里折腾,他又规规矩矩地干他养路工的活计。大家也就谈别的事了。

不过有的人仍然好奇,认为其中可能有东西,决不是传说中的神奇珍宝,而是比魔鬼的纸币更实在、更摸得着的意外收获,那个养路工大概发现了其中的一半秘密。最“感到吃惊”的是小学教师和旅店老板泰纳迪埃,后者跟每个人都交朋友,而且愿意和布拉特吕埃尔套近乎。

“他在苦役监关过?”泰纳迪埃说。“咦!我的天!不知现在谁坐牢,将来谁坐牢。”

一天晚上,小学教师断言,以前司法机关会调查布拉特吕埃尔在树林里干什么,他只得说清楚,必要时会拷问他,比如用水刑,布拉特吕埃尔根本顶不住。

“我们用酒来追问他,”泰纳迪埃说。

他们行动起来,让老养路工喝酒。布拉特吕埃尔喝得很多,话却很少。他把酒鬼的海量和法官的谨慎结合起来,手法巧妙,比例得当。然而,由于他们一再盘问,接近目标,还是逼他吐出几句含混不清的话。下面就是泰纳迪埃和小学教师以为了解到的情况:

一天早上,天刚亮,布拉特吕埃尔去干活,惊讶地发现在树林一角一丛荆棘下有一把铲和一把镐,他说是藏起来的。他以为也许是挑水夫六炉老爹的铲和镐,便不再去想它。但是当天晚上,他由于给一棵大树挡着,没给人看到,却看见一个人从大路向密林深处走去,“这个家伙根本不是本地人,而他,布拉特吕埃尔却非常熟悉”。泰纳迪埃翻译成:一个苦役监的伙伴。布拉特吕埃尔死也不肯说出他的名字。这个家伙拿着一个呈方形的包裹,仿佛一只大匣子或一只小箱子。布拉特吕埃尔十分诧异。但过了七八分钟,跟踪“这个家伙”的想法才来到他的脑子里。可是为时已晚,那个家伙已经走进密林,黑夜降临,布拉特吕埃尔追不上他了。于是他打定主意观察树林的边沿。“月亮升上来了。”两三小时后,布拉特吕埃尔看见那个家伙又走出树丛,现在他不是拿着小箱子似的东西,而是拿着一把铲和一把镐。布拉特吕埃尔让这个家伙走过去,没有想到走近他,因为他想,那一位比他强壮三倍,又拿着一把镐,认出他又发现自己被认出来后,可能会被打死。两个老朋友相逢,本来要有动人的感情吐露。但铲和镐对布拉特吕埃尔是一道启迪的闪光;他跑到早上那丛荆棘旁,却找不到铲和镐。他得出结论,那个家伙进了树林,是用镐挖坑,掩埋箱子,然后用铲盖上这个坑。可是,箱子太小了,装不下一具尸体,因此里面是钱。他于是开始寻找,凡是看来新近动过土的地方,他都搜索一遍。一无所获。

他什么也没有“挖到”。在蒙费梅,没有人再想这件事了。只有几个长舌妇说:“可以肯定,加尼那个养路工,不会无缘无故折腾来折腾去;魔鬼准定来过了。”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