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三卷 履行对死者的诺言 · 十一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9430号又出现,柯赛特中了彩

让·瓦尔让没有死。

跌到海里,或者投到海里的时候,他像读者所看到的那样,没有戴锁链。他在两艘船之间游动,来到锚地的一艘船下,有只小船停泊在那里。他设法躲在这只小船中,直到晚上。入夜,他又下水游起来,到达布伦海岬不远处的海岸。在那里,由于他不缺钱,搞到了一些衣服。巴拉吉埃附近的一个小咖啡馆,当时是向潜逃的苦役犯提供衣物的地方,这是有利可图的专业。让·瓦尔让就像所有竭力摆脱法网监视和社会厄运的可悲逃犯,逃走路线隐蔽而曲折。他在博塞附近的普拉多找到第一个藏身的地方。然后他朝上阿尔卑斯地区布里昂松附近的大维拉尔走去。这是摸索着不安地潜逃,像鼹鼠的地道交叉口,无人知晓。后来有人找到他路过安省西弗里厄地区、比利牛斯省的阿孔名叫杜梅克谷仓的地方,沙瓦伊村附近,佩里盖附近戈纳盖教堂所在的布吕尼镇的踪迹。他来到巴黎。读者刚看到他在蒙费梅。

到达巴黎后,他第一件事是给七八岁的小姑娘买丧服,然后找到住处。办完以后,他到蒙费梅去。

读者记得,上次越狱时,他在蒙费梅,或者在这附近,作过一次神秘的旅行,司法机构略有所闻。

鲲+弩+小+说+ w w w ~ k u n n u ~ co m-

另外,大家以为他死了,这就使蒙在他身上的晦暗不明更加浓重了。在巴黎,有一张记载事实经过的报纸落在他手里。他感到放心了,几乎平静下来,仿佛他真的死了。

让·瓦尔让把柯赛特从泰纳迪埃夫妇的爪子中救出来那天晚上,他回到了巴黎。他是在夜幕降临时带着孩子,从蒙索城门进城的。他在城门坐上一辆马车,来到天文台广场。他在那里下车,付了车钱,拉着柯赛特的手,在漆黑的夜里,两人走过乌尔辛和冰库附近的无人小巷,朝济贫院大街走去。

对柯赛特来说,这一天很奇特,充满了激动人心的事;他们在篱笆后面吃了从偏僻的小旅店买来的面包和奶酪,常常换车,几次步行,她不抱怨,但她疲倦了,让·瓦尔让从她走路越来越拖着他的手感觉出来。他把她背到背上;柯赛特不松开卡特琳,把头搁在让·瓦尔让的肩上,睡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