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七卷 题外话 · 七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责备要谨慎

历史和哲学有永恒的责任,同时这又是普通的责任;抨击大祭司该亚法〔6〕、法官德拉孔〔7〕、立法官特里马西翁〔8〕、皇帝提拜尔〔9〕;这是清楚、直接、明晰的,没有任何晦涩之处。但是,离群索居的权利,即使有不利和弊端,也要得到确认和宽待。聚居苦修是人类的一个问题。

〔6〕 该亚法,判处耶稣死刑的大祭司。

〔7〕 德拉孔(约公元前七世纪末),雅典立法官,他取消了私人复仇。

〔8〕 特里马西翁,公元一世纪拉丁语作家特罗尼乌斯的作品《萨特里孔》中的人物。

〔9〕 提拜尔(约公元前42—37),罗马皇帝。

提起修道院,这既谬误又无邪,既迷误又有善意,既无知又忠诚,既受折磨,又殉难得道的地方,几乎总要又说是,又说不。

一个修道院,这是一个矛盾体。目的是得救;方法是牺牲。修道院,这是以最高的献身为结果的最高的自私。

弃位是为了统治,好像是修道制的格言。

在修道院,受苦是为了享乐。从死神那里换取一张期票。以尘世的黑夜贴现上天的光明。在修道院,因生前赠与进入天堂,才接受地狱生活。

戴上面纱,穿上道袍,是以永生来支付的自杀。

对这样一个话题,我们觉得嘲笑不合时宜。不管好坏,其中一切都是严肃的。

正义的人皱起了眉头,但决不会苦笑。我们懂得愤怒,可是不懂得邪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