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七卷 题外话 · 八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信仰,法则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再说几句。

当教会充满阴谋诡计时,我们谴责它,我们蔑视觊觎俗权的教权;但是,我们处处敬仰思索的人。

我们向跪着的人致敬。

有一种信仰;这对人类是必要的。毫无信仰的人是不幸的!

这不是无所事事,因为是全神贯注。有可见的劳动,也有不可见的劳动。

瞻仰是劳动;思索是行动。抱起手臂是干活,合掌是做事。仰望天空是一种事业。

泰勒斯〔10〕静坐四年。他创建了哲学。

〔10〕 泰勒斯(约公元前625—约前547),希腊数学家,哲学家。

对我们来说,聚居苦修的人不是懒人,隐修者不是好逸恶劳。

沉思冥想是一件严肃的事。

我们认为永远回忆坟墓对活人是合适的,这丝毫没有贬低我们说过的话。在这一点上,教士和哲学家是一致的。“总有一死。”拉特拉普修道院院长这样反驳贺拉斯。

生活中插入一点坟墓的存在,这是智者的法则;这是苦行僧的法则。从这方面看来,苦行僧和智者是汇合的。

物质增长,我们需要。精神崇高,我们坚持。

性急的不假思索的人说:

“这些木然不动的偶像神秘得很,有什么必要呢?它们有什么用呢?它们在干什么?”

唉!面对我们周围和等待着我们的黑暗,不知道这无边的扩散拿我们怎么办,我们回答: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也许是更崇高的事业。我们还要说:也许没有更为有用的工作了。

确实需要有人为从不祈祷的人祈祷。

对我们来说,全部问题就在于祈祷里思考多不多。

莱布尼兹〔11〕在祈祷,这是伟大的;伏尔泰在崇拜,这很美好。Deo erexit Voltaire〔12〕.

我们赞成宗教,但反对宗教不止一种。

〔11〕 莱布尼兹(1646—1716),德国哲学家、学者。年轻时就懂希腊文和拉丁文,研究神学、逻辑学和经院哲学,后来有多方面的建树。

〔12〕 拉丁文,这是伏尔泰为天主建造的。这句话刻在伏尔泰出资建造的菲尔奈教堂的门楣上。

我们认为祷文贫乏,而祈祷是崇高的。

再说,我们所经过的时刻,幸亏不会在十九世纪留下痕迹,这一时刻有多少人低眉颔首,意志消沉,周围那么多人追求享乐,耽于短暂而丑恶的物质生活,谁退隐修道,我们看来都是可敬的。修道院就是弃绝尘世。站不住脚的牺牲还是牺牲。将严重的谬误当作责任,自有崇高之处。

就事论事,而且理想的是,围绕真理旋转,直至不偏不倚地穷尽所有的方面,修道院,尤其是修女院,无可辩驳地有崇高之处,因为在我们的社会里,妇女受苦最深,避居修道院,其中有着抗议。

修道生活如此清苦,如此阴郁,上文已经大致谈过,这不是生活,因为这不是自由;这不是坟墓,因为这不是寿终正寝;这是古怪的地方,就像从高山之脊,我们一边看到我们如今所在的深渊,另一边看到我们以后所在的深渊;这是一个狭窄的、雾蒙蒙的边界,划分了两个世界,两边既明亮又黑暗,生活微弱的光线与死亡昏暗的光线相混;这是坟墓的昏暗。

我们不相信这些妇女所相信的东西,但我们像她们一样生活在信仰中,不带一种宗教的柔和的恐惧,不带一种充满渴望的怜悯,我们决不会注视这些忠诚的、颤栗的、信赖人的女人,这些谦卑而端庄的心灵,她们敢于在神秘边缘生活,在封闭的尘世和尚未开放的天堂之间等待,转向别人看不到的光芒,其幸福在于一心向往她们所知的光芒所在之处,渴望着深渊和未知数,目光盯住不变的黑暗,跪在那里,茫然无措,惊得发呆,瑟瑟发抖,有时被冥冥处深沉的气息吹得半抬起身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