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柯赛特 第八卷 墓地来者不拒 · 二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割风面对困难

某些性格和某些职业的人,尤其是教士和修女,遇到危急情况,神情激动和严肃,这是很特别的。正当割风进来时,这种双重的专注神态就刻印在院长的脸上。她是才貌双全的德·布勒默尔小姐,纯洁嬷嬷,平时是很快乐的。

园丁胆怯地致意,站在门口。院长在数念珠,抬起眼睛说:

“啊!是您,风老爹。”

这种简称在修道院通用惯了。

割风再施礼。

“风老爹,我把您叫来了。”

“我在这里,尊敬的嬷嬷。”

“我有话对您说。”

“而我呢,我这方面,”割风大胆地说,而内心对此却害怕,“我有事要禀告尊敬的嬷嬷。”

院长望着他。

“啊!您有情况要告诉我。”

“一个请求。”

“那么,说吧。”

割风老头做过公证事务员,属于沉得住气的乡下人。有点无知,却很灵巧,这是一种力量。不加怀疑,就会上当。两年多来,住在修道院里,割风待人处事是成功的。他总是独处,忙于园务,无事可做时便很好奇,由于他隔开一段距离看到这些戴着面纱的女人来来去去,面前只有一些幽灵在活动。他很专注,又很敏锐,终于给这些幽灵赋予血肉,对他来说,这些死人是活着的。他像一个聋子一样,目力看得更远,又像瞎子一样,听力尤其灵敏。他致力于辨清不同钟声的含义,他做到了,以至谜一样的沉默的修道院对他一无秘密;这个斯芬克司在他耳畔诉说各种秘密。割风知道一切,隐藏一切。这是他的机灵之处。整个修道院都认为他愚蠢。在宗教上这是个重大优点。有选举权的嬷嬷看重割风。这是个好奇的聋子。他得到信赖。再说,他守规矩,出门只是为了果园和菜园非办不可的事。他行动谨慎也得到公认。但他仍然能让两个人套出话来:修道院里的看门人,他知道接待室的特殊情况;墓地里的掘墓工,他知道墓园里的怪事;这样,他在修女生活的地方,有双重的光芒,一个投向生活,另一个投向死亡。可是他决不滥用。修会很看重他。他年迈、跛脚,目力不济,或许有点聋,有那么多优点!很难找到代替他的人。

老头带着受人尊重的信心,对尊敬的院长讲了一大通话,像乡下人那样既含混又深刻的话。他久久地谈到自己的年龄、残废、岁月今后加倍地压在他身上,活计不断增加,园子很大,要熬夜,比如上一夜,他趁有月亮要给瓜田盖草席,最后他谈到他有一个兄弟——(院长动了一下)——一个不年轻的兄弟,——(院长动了第二下,不过这是放心的动作)——如果院里愿意的话,他的兄弟可以和他住在一起,给他帮忙,他是个出色的园丁,修会得益不浅,他兄弟的活计干得比他好;——另外,要是不接受他兄弟的话,他这个哥哥感到体衰力弱,顶不下去,非常遗憾,他不得不离开了;——他的兄弟有一个小女儿,带在身边,想在修院里培养她信仰天主,谁知道呢,也许有朝一日她会成为修女。

他说完以后,院长停止数念珠,对他说:

“今天晚上之前,您能搞到一根粗铁棍吗?”

“干什么呢?”

“做杠杆。”

“找得到,尊敬的嬷嬷,”割风回答。

院长不多说一句话,站了起来,走进隔壁房间,那是会议室,有选举权的嬷嬷可能聚集在那里。割风是独自一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