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一卷 从巴黎的原子研究巴黎 · 一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家伙

巴黎有个孩子,而森林有只小鸟;鸟儿叫麻雀;孩子叫流浪儿。

这两个概念,一个包含整个大火炉,另一个包含整个黎明;这两种概念结合起来,相撞产生火花,就是巴黎和童年;从中迸发出一个小人儿。普劳图斯〔1〕说成是“小家伙”。

这个小家伙十分快乐。他不是天天都吃得上饭,只要他愿意,他每天晚上都去看戏。他身上没有衬衫,脚上没有鞋,头上没有屋顶。他像空中的苍蝇,一样东西都没有。他在七至十三岁之间,结伙为生,逛街头,睡露天,穿一条他父亲的旧长裤,垂到比他鞋跟还低,一顶旧帽子,也不知是另外哪个父亲的,盖到耳朵下面,只有一条黄色布背带,他跑跑颠颠,到处窥探,寻找,消磨时间,烟斗抽得积满烟炱,满口脏话,出入酒馆,结识盗贼,对妓女用亲昵称呼,讲切口,唱淫秽曲子,心里没有一点坏主意。他在心灵里有一颗珍珠,天真无邪,而珍珠不会在烂泥里融化。只要是孩子,天主就希望他是天真无邪的。

如果有人问这个大都市:“这是什么?”它会回答:“这是我的孩子。”

〔1〕 普劳图斯(约公元前254—前184),古罗马喜剧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