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八卷 邪恶的穷人 · 八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阳光照进陋室

大女儿走过来,将手放在父亲的手上。

“摸一摸,我的手多冷啊,”她说。

“咦!”父亲回答,“我比你冷得多。”

母亲冲动地喊道:

“你呀,你总是超过别人!连做坏事也一样。”

“拉倒吧!”男人说。

母亲见盯她的目光不一样,缄口不语了。

陋室中有一会儿沉寂无声。大女儿悠闲地去掉斗篷下摆的泥污,她的妹妹继续呜咽;母亲把她的头捧在手里,一面吻着,一面低声对她说:

“我的宝贝,好啦,没事了,别哭,你要惹父亲生气了。”

“不!”父亲叫道,“相反!哭吧!哭吧!这样很好。”

然后,又对大女儿说:

“怎么搞的!他还不到!如果他不来,我灭掉了火,踩穿椅子,撕碎了衬衫,打碎了玻璃,却一无所获!”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还有弄伤了小的!”母亲说。

“你们知道吗?”父亲又说,“在这间见鬼的破屋里,冻得叫人受不了啦!如果这个人不来就糟了!噢!原来如此!他让人等他!他想:嗨!他们会等我!他是有所图!噢!我恨他们,我把他们掐死才高兴呢,才快乐呢,才起劲呢,才满足呢,这些有钱人!所有这些有钱人!这些所谓善人,装作虔诚,去望弥撒,迷恋狗教士,听这些教士说教个没完,自以为高我们一等,来侮辱我们,给我们送衣服!说得好听!这些衣服值不了几个苏,还送什么面包!这不是我所要的,这帮混蛋!我要的是钱!啊!是钱!却没有!因为他们说,我们会去喝酒,我们是酒鬼和懒汉!而他们呢!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以前是什么东西?是盗贼!不这样,他们富不起来!噢!就要抓住台布的四只角,把社会往上抛,把一切抛到空中!让一切摔碎,这是可能的,可是至少不是人人都一无所有,这一点总算有所得!我那个一副牛脸的善人先生他究竟是干什么的?他会来吗?那畜生也许忘掉了地址!让我们来打赌,这头老畜生……”

这时有人轻轻地敲了一下门;男人冲了过去,把门打开,深深鞠躬,堆起崇敬的笑容,大声说:

“请进,先生!请进,我尊贵的善人,还有您可爱的小姐。”

一个年迈的男人和一个少女出现在陋室门口。

马里于斯没有离开他的位置。此刻他所感到的,非人类语言所能形容。

这是她。

谁恋爱过都知道,“她”这个词所包含的光芒四射的意义。

这确实是她。马里于斯的眼睛顿时散布光闪闪的雾气,他透过这雾气勉强看清她。正是这失去踪影的意中人,这六个月来向他闪烁的星星,正是这眸子,这额角,这张嘴,这消逝的俏丽的脸,它离去时黑夜便来临了。幻象消失之后又重现了!

她重新出现在这昏暗中,在这陋室中,在这难看的破屋里,在这个可怕的地方!

马里于斯抖个不停。什么!是她!他的心怦然乱跳,眼睛看不清楚。他感到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什么!找了她这么久之后,终于又见到了她!他觉得以前丢了魂,刚刚又找回来了。

她还是那样,不过有点苍白;她娇嫩的脸罩在一顶紫丝绒帽中,身子裹在一件黑缎披风里。在她的长裙下,可以看到穿着高帮缎鞋包紧的纤足。

她总是由白发先生陪伴着。

她在房间里走了几步,把一只相当大的包裹放在桌上。

荣德雷特家的大女儿躲到门背后,以阴沉的目光望着这顶丝绒帽,这缎披风,这幸福的可爱的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