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八卷 邪恶的穷人 · 十三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SOLUS CUM SOLO,IN LOCO REMOTO,NON COGITABUNTUR ORARE PATER NOSTER》

马里于斯虽然爱沉思默想,但上文说过,性格坚强有力。单独静思的习惯,在他身上发展了同情心和怜悯心,也许降低了愤怒的官能,但见义勇为的品性却原封不动;他有婆罗门教徒的善心,也有法官的严厉;他怜悯一只癞蛤蟆,却踩死一条毒蛇。然而,他的目光刚才探视的是一个毒蛇洞;他眼前是一窝魑魅魍魉。

“应该将脚踩在这些坏蛋身上,”他说。

他期望弄清的谜团,一个也没有水落石出;相反,也许都疑云重重;对于卢森堡公园那个漂亮女孩和他称作白发先生的那个人,他得不到更多的了解,只知道荣德雷特认识他们。通过刚才那些云里雾里的话,他只弄清一件事,就是设下了一个埋伏,一个弄不清但很可怕的埋伏;他们俩要遇到极大的危险,可能牵涉到她,牵涉到她的父亲是肯定的;必须搭救他们;必须挫败荣德雷特一家的阴谋诡计,捣毁这些蜘蛛的网。

他观察了一会儿荣德雷特的女人。她从一个角落里抽出一只旧铁炉,又在废铁里翻寻。

他尽量轻手轻脚从五斗柜上下来,小心不发出任何声音。

对准备策划的事,他感到骇异,对荣德雷特一家感到憎恶,想到也许能给自己所爱的人帮上大忙,又感到快乐。

但怎么办呢?通知受到威胁的人吗?到哪里去找他们?他不知道他们的地址。他们在他眼前出现了一会儿,随后又湮没在巴黎的茫茫人海中。晚上六点在门口,等候白发人,正当他来到时,告知他有埋伏?但荣德雷特和他的哥们会看到他在守候,这地方见不到人影,他们比他有力气,会找到办法,要么抓住他,要么赶走他,马里于斯想救的人就完蛋了。刚刚敲响过一点钟,埋伏要在六点钟进行。马里于斯还有五小时。

他只有一件事可做。

他穿上还过得去的外衣,颈上打上一条领巾,戴上帽子,出了门,悄无声息,仿佛光脚行走在苔藓上。

荣德雷特的女人继续在废铁中乱翻。

一离开家,马里于斯就踏上小银行家街。

他走到这条街一半的地方,旁边一堵低墙有的地方可以跨过去,这里面对一片空地,他慢慢走着,想着心事,雪消解了他的脚步声;突然,他听到附近有说话声。他回过头来,街上空荡荡的,不见人影,这是大白天,然而他清晰地听到说话声。

他想到从墙上探望过去。

那里确实有两个人背倚着墙,坐在雪地上,低声交谈。

这两张脸他不认识。一个留胡子,穿罩衫,另一个留长发,衣衫褴褛。留胡子的戴希腊圆帽,另一个光着头,雪落在头发上。

马里于斯将头探到他们上方,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长发用手肘推推另一个,说道:

“跟褐铁矿老板一起干,不会失手。”

“你这么认为?”胡子说;长发又说:

“每人捞到五百法郎,最倒霉也不过关五年、六年,最多十年!”

+鲲-弩+小-说 👗 w ww· k u n n u· c om ·

另一个有点犹豫,手伸进希腊帽子搔搔头,回答道:

“这倒是实惠的事。碰到这种事不能走开。”

“我对你说了,事情不会失手,”长发又说。“那位老爹的二轮小马车要套车了。”

随后他们谈起昨天在快乐剧场看过的一出戏。

马里于斯继续向前走。

他觉得,这两个人躲在墙后,坐在雪地上实在古怪,他们隐晦的话也许跟荣德雷特阴险的计划不无关系。大概就是那桩“买卖”。

他朝圣马尔索郊区走去,在遇到的第一家店里询问,哪里有警察分局。

人家给他指点蓬托瓦街十四号。

马里于斯赶往那里。

经过面包店时,他买了一只两苏的面包,吃掉了,预料到不会吃晚饭了。

路上,他感谢上天。他想,倘若上午没有给荣德雷特的姑娘五法郎,他就会追踪白发先生的出租马车,这样一切都不知道,无法阻止荣德雷特家的埋伏,白发先生就完蛋了,无疑他的女儿跟他一起完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