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十一卷 原子同风暴亲如兄弟 · 三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加弗罗什把两个小孩收留在大象慈父般的肚子里,而那个神气十足的理发师却把他们赶走;理发师此刻正在店里给一个帝国时期在外籍军团服役的老军人刮胡子。他们在交谈。理发师自然对老兵谈起暴动,然后是拉马克将军,再从拉马克谈到皇帝。理发师对军人的谈话,如果普吕多姆在场,会添枝加叶,题为:《剃刀和军刀的对话》。

“先生,”理发师说,“皇帝的骑术怎么样?”

“很差。他不会滚落下马。因此,他从来没有滚落下来过。”

“他有骏马吗?他大概有一些骏马吧?”

“他授给我十字勋章那天,我注意到他的坐骑。这是一匹跑得很快的母马,全身雪白。它的耳朵分得很开,腰身凹下去,清秀的脑袋有一颗黑斑,脖子很长,膝关节非常灵活,两肋突出,肩部倾斜,后半躯强壮。十五掌尺〔2〕高。”

〔2〕 意大利古长度单位,约合0.25米。

“骏马呀,”理发师说。

“这是皇帝的坐骑嘛。”

理发师感到,说完这句话以后,沉默一下才合适,他这样做了,然后又说:

“皇帝只受过一次伤,是吗,先生?”

老兵以过来人平静而恭敬的口吻回答:

“伤在脚跟,在雷根斯堡。我从未见过他像那天一样穿着笔挺。他像一枚铜钱那样干净。”

“您呢,老兵先生,您大概常常受伤吧?”

“我吗?”老兵说,“啊!不严重。我在马伦哥颈背挨了两刀,在奥斯特利兹右臂中了一颗子弹,在耶拿左臀中了另一颗子弹,在弗里斯兰挨了一刺刀——在这儿,在莫斯科这儿那儿挨了七八下枪刺,在卢塞恩让一块弹片炸掉一根手指……啊!还有在滑铁卢,大腿中了一枪火铳。就是这些。”

“捐躯沙场是多美啊!”理发师用夸张的口吻叫道,“我呀,说实话,与其躺在床上,一天天慢慢被病拖垮,吃药,贴膏药,打针,看医生,最后死掉,还不如在肚子上挨一炮弹呢!”

“您的胃口倒不小,”老兵说。

他刚说完,一阵可怕的爆炸声震撼了理发店。一块橱窗玻璃突然碎裂了。

理发师变得脸色苍白。

“天哪!”他叫道,“来了一颗!”

“什么?”

“一颗炮弹。”

“是这个,”老兵说。

他捡起在地上滚动的一样东西。这是块石头。

理发师跑到碎玻璃那里,看到加弗罗什撒腿逃向圣约翰市场。加弗罗什经过理发店,记起那两个孩子,抵挡不住向理发师问好的愿望,便向玻璃橱窗扔了一块石头。

“看哪!”理发师吼道,脸色由白转青,“平白无故干坏事。这个捣蛋鬼,谁招惹他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