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十一卷 原子同风暴亲如兄弟 · 四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圣约翰市场的岗亭也被缴械;一伙人在昂若拉、库费拉克、孔布费尔和弗伊的带领下来到,加弗罗什与他们汇合。他们差不多都有武器。巴奥雷尔和让·普鲁维尔找到他们,扩大了队伍。昂若拉有一支双响猎枪,孔布费尔有一支注明番号的国民自卫军的步枪,腰上别了两支手枪,解开的礼服把手枪露了出来,让·普鲁维尔有一支老式马枪,巴奥雷尔有一支短枪,库费拉克挥动一把出鞘的手杖剑。弗伊握着一把军刀,走在前面,高呼:“波兰万岁!”

他们来自莫尔朗沿河大街,不戴领带和帽子,气喘吁吁,被雨淋湿,眼里灼灼闪光。加弗罗什平静地走近他们。

“我们到哪里去?”

“来吧,”库费拉克对他说。

巴奥雷尔走在弗伊后面,或者不如说蹦蹦跳跳,如同暴动激流中的一条鱼。他穿一件鲜红色背心,出言不逊,横扫一切。他的背心吓坏了一个行人,这个行人惊慌失措地叫道:

“红党来啦!”

“红色,红党!”巴奥雷尔反驳说。“资产者怕得出奇。至于我,我面对一枝丽春花一点不发抖,小红帽决不会引起我的恐惧。资产者,相信我吧,把恐红症留给有角动物吧。”

他看到墙角张贴着一张最平常不过的纸,巴黎大主教在封斋期间,允许他的“羔羊”吃鸡蛋。

巴奥雷尔叫道:

“羔羊,是蠢鹅的文雅说法。”

他从墙上撕下公告,令加弗罗什佩服不已。从这时起,加弗罗什开始研究巴奥雷尔。

“巴奥雷尔,”昂若拉指出,“你错了。你本该让这张公告贴在那里,我们要打交道的不是它,你白白浪费了气愤。留着你的储备吧。无论心灵和枪,都不要乱开火。”

“各人有各人的口味,昂若拉,”巴奥雷尔还击说。“这份主教公告冒犯我,我吃鸡蛋不要别人准许。你呢,你是冷热混合型的;我呢,我爱玩乐。再说,我并不消耗,我激发起热情;我撕掉这张公告,赫拉克勒斯!这是为了开胃口。”

“赫拉克勒斯”这个词给加弗罗什强烈印象。他寻找一切机会充实自己,这个撕张贴的人获得他的敬重。他问道:

“赫拉克勒斯是什么意思?”

巴奥雷尔回答:

“这是拉丁语,意思是说他妈的。”

这时,巴奥雷尔在一扇窗口认出一个黑胡子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他望着他们经过,这也许是ABC之友社的一个成员。他朝这个人喊道:

“快点,准备子弹!para bellum。〔3〕”

〔3〕 拉丁文,准备战争。与法语“美男子”谐音。

“美男子!不错,”加弗罗什说,现在他懂拉丁文了。

一队吵吵闹闹的人簇拥着他们,有大学生、艺术家、埃克斯的库古尔德社的年轻成员、工人、港口工人,他们拿着棍棒和刺刀,有几个人像孔布费尔那样,裤子上别着手枪。有个显得十分苍老的老人,走在这伙人当中。他没有武器,虽然模样若有所思,但紧紧跟上,决不肯落伍。加弗罗什看到了他:

“凯克塞克萨?”他问库费拉克。

“这是个老人。”

这是马伯夫先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