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十一卷 原子同风暴亲如兄弟 · 六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新战士

队伍时刻在壮大。快到劈柴街时,一个头发花白的大汉,加入他们的行列;库费拉克、昂若拉和孔布费尔注意到他粗犷、大胆的脸容,但他们都不认识他。加弗罗什只顾唱歌,吹口哨,哇哇乱叫,朝前走,用没有扳机的手枪托敲店铺的护窗板,没有注意这个人。

来到玻璃厂街,他们经过库费拉克的门口。

“正好,”库费拉克说,“我忘了带钱包,而且我丢了帽子。”

他离开人群,几级一跨地上楼。他拿了一顶旧帽和钱包。他还取出一只藏在脏衣服中的、像大手提箱的方箱子。他跑着下楼,女门房叫住他。

“德·库费拉克先生!”

“门房太太,您尊姓大名?”库费拉克反驳一句。

女门房呆住了。

“您很清楚,我是门房,我叫弗万大妈。”

“那么,如果您还叫我德·库费拉克先生,我就叫您德·弗万大妈。现在,说吧,有什么事?怎么啦?”

“有个人想同您谈谈。”

“谁呀?”

“我不认识。”

“在哪儿?”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c o m

“在我的门房里。”

“见鬼!”库费拉克说。

“他等您回来已经有一个多钟头!”女门房又说。

与此同时,从门房走出一个年轻工人模样的人,瘦削,苍白,小个,满脸雀斑,身穿一件随便找到的罩衫和一条旁边补过的灯芯绒裤子,更像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而不是一个男人,但说话的声音根本不像一个女人。他对库费拉克说:

“请问,马里于斯先生在吗?”

“他不在。”

“今晚他回来吗?”

“我一无所知。”

库费拉克又补充一句:

“至于我,我不回来。”

年轻人盯住他,问道:

“为什么这样?”

“不为什么。”

“您到哪儿去?”

“这关你什么事?”

“要我给您拿箱子吗?”

“我到街垒去。”

“要我跟您一起去吗?”

“随你便!”库费拉克回答。“街上自由通行,马路属于大家。”

他脱身出来,跑去追赶朋友们。等追上了,便把箱子交给其中一个拿着。整整一刻钟后,他看到年轻人果然跟上来了。

一大群人要去的地方没有个准方向。我们解释过,风把他们带走了。他们越过圣梅丽修道院,不知怎么就到了圣德尼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