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让·瓦尔让 第八卷 夕阳西下 · 四

[法]雨果2019年03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吸引和停息

一八三三年春夏之交,玛雷区疏疏落落的行人、店商、呆在门口无所事事的人,注意到一个穿黑衣服,十分整洁的老人,每天在同一时间,夜幕降临时,走出武人街,从布列塔尼圣十字街那边,经过白披风街,来到圣卡特琳文化街,又走到肩带街,往左拐,走进圣路易街。

到了那里,他放慢脚步,脑袋伸向前,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听,目光一成不变地总是盯住同一个地方,对他来说,这一点在闪烁星光,就是髑髅地修女街的拐角。他越走近这个街角,他的目光越明亮;有种快乐使他的眸子像内心的晨曦一样闪闪发光,他有受迷惑和感动的神态,嘴唇在不易觉察地翕动,仿佛他在对看不见的人说话,他隐约在微笑,他走得尽可能慢。好像他既想到达,又害怕接近这一刻到来。当他和似乎吸引他的这条街之间只隔开几幢楼的时候,他的脚步放慢到有时令人以为他不走了。他的头在摇晃,他的目光死盯住一个地方,令人想起指南针在寻找北极。不管他怎样延长到达的时间,他还是要到达了;他走到髑髅地修女街;于是他站定了,瑟瑟发抖,胆怯而凄切地探头越过最后一幢楼的拐角,朝这条街张望,在这凄凉的目光中,有点东西像对可望而不可即的事物着迷了,又像关闭的天堂的反光。然后一滴眼泪渐渐积聚在眼角,大到滚出来,淌下脸颊,有时在嘴角停住。老人感到眼泪的苦涩。他这样呆了几分钟,仿佛石头一样;随后他从原路,又迈着同样的步子返回,随着离开,他的目光暗淡了。

这个老人逐渐不再走到髑髅地修女街的拐角;他在半路上的圣路易街便停下;时而走得远一点,时而走得近一点。一天,他呆在圣卡特琳文化街的拐角,从老远望着髑髅地修女街。然后他默默地摇摇头,仿佛自我拒绝一样东西,走回头路。

不久,他甚至走不到圣路易街。他在帕维街就停下,摇了摇头,然后返回;后来他不超过三亭街;再后来他不超过白披风街。好像一只不再上发条的挂钟,摇摆幅度缩小,直到停止。

每天他在同一时刻出门,走同一条路线,但不再走完,也许他没有意识到,他在不断缩短路程。他整张脸只表达一个想法:何必呢?目光暗淡了;再没有闪光。眼泪也枯竭了,不再积聚在眼角;这沉思的目光是干枯的。老人的头总是伸向前;下巴不时在抖动;瘦颈的皱褶令人难受。有时,天气不好,他腋下夹着一把雨伞,决不打开。街区的老太婆说:“这是个傻乎乎的人。”孩子们跟在他后面哄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