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十八 · 2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太空船消失之后,阿尔文才意识到自己有个地方失算了,这个失算看似微不足道,但却会给安排好的计划带来灾难。他忘了机器人的感觉要比他更敏锐,而且夜要比他料想的黑得多。他不止一次迷路,有几次差点儿撞到树上。森林里几乎是一片漆黑。有一次,一个很大的东西穿过灌木丛向他走来。小树枝发出轻微的折断声,两只翠绿的眼睛从他腰际的高度紧盯着他看。它轻声地叫唤,一条难以置信的长舌头在他手上舔过,他感到一阵刺痛。一会儿过后,一个强有力的身体亲昵地蹭了蹭他,不出一声就离开了。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村子的灯光便穿过前面的树林照过来了,但他不再需要灯光引路,因为他脚下的路变成了一条模模糊糊的蓝色火河。他踩在发光苔藓上,身后留下了一串缓慢消失的脚印。这是美丽而又令人心醉的景象,阿尔文俯身采了些奇异的苔藓,捧在手里的苔藓发了几分钟光,然后才暗下来。

希尔瓦在屋外第二次迎接他,并第二次将他介绍给塞拉尼丝和议员们。他们怀着慎重而勉强的敬意欢迎他。他们心里都纳闷儿那个机器人到什么地方去了,但嘴上并没说什么。

“我很抱歉,”阿尔文开口了,“我不得不以那种不体面的方式离开你们的国家。离开你们的国家差不多就跟从迪阿斯巴逃出来一样难。”他特意停了停,然后又快速说,“我把利斯的情况全给我的同胞说了,我尽力让他们对你们产生良好的印象。但是,迪阿斯巴人不愿跟你们发生任何关系。尽管我费尽口舌,但迪阿斯巴人还是希望避免受到劣等文化的污染。”

“你为何回到利斯来呢?”塞拉尼丝问。

“因为我想使你们和迪阿斯巴人相信,你们都错了。”他没有再说其他的理由——他的唯一朋友在利斯,而且需要他的帮助。

议员们仍然不吭声,等他说下去。他知道许多别的并未露面的人正通过他们的眼睛看,通过他们的耳朵听。他是迪阿斯巴的代表,全利斯的人都在观察他。这是巨大的责任,在这个责任面前,他觉得不能妄自尊大。他整理好思绪,接着便继续开始说话。

他说的内容主要是迪阿斯巴的一切。他按自己最近所见描绘了那个城市,它躺在沙漠的怀里,沉溺在梦想中。它的塔楼式建筑像彩虹在天空的衬托下闪闪发光。他回想起古代诗人所写的那些赞美迪阿斯巴的歌,他说到无数将毕生精力献给迪阿斯巴的人。他说,没有人能够耗尽该城的财富,无论其寿命有多长。他千方百计让他们领略过去的艺术家们创造的值得永久称赞的东西。

他们一直听到最后,都没有打断他,也没有提问。他讲完时,时间已经很晚了。阿尔文觉得,在他的记忆中,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紧张和激动终于征服了他,他突然间就睡着了。

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自己已不在迪阿斯巴。随着意识的恢复,周围渐渐亮起来了。不一会儿,他便沐浴在从现已变得透明的墙壁射进来的柔和的清晨阳光中。他躺着,处于睡意蒙眬的半醒状态,回忆着前一天发生的事情。

在轻柔的乐音中,一堵墙壁开始起褶,褶皱的形成方式非常复杂,使人眼花缭乱。希尔瓦从开口处跨了进来,带着一种半是觉得有趣,半是真切关心的表情看着阿尔文。

“阿尔文,你可醒啦!”他说,“也许你至少会告诉我你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以及你是怎么回到这儿来的吧。议员们要去看那条地下通道,现在正在路上。他们不明白,你是用了什么办法经地道回来的。你是从地下通道来的吗?”

阿尔文跳下床,用力伸展自己的身体。

“我们最好赶上他们,”他说,“我不想让他们浪费时间。至于你问我的问题——一会儿我就告诉你答案。”

他们到达湖边时才赶上三位议员,双方稍有点不自然地打了招呼。议员们可以看出,阿尔文知道他们要去哪儿,不期而遇显然有点使他们不知所措。

“昨天晚上我恐怕使你们产生了误解,”阿尔文说,“我不是走老路来利斯的,所以你们想要封闭它,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事实上,迪阿斯巴也封闭了他们那一头,但同样是不成功的。”

议员们的脸上流露出困惑的神情,一个个答案在他们脑子里闪过。

“那你是怎么来这儿的?”带头的那个议员说。他忽然恍然大悟,阿尔文可以确定,对方已经开始猜到真相了。他在猜此人是否已经截获了他心里刚往山那边发出的命令。但他没说什么,只是默默指指北面的天空。

一道细长的银光呈拱形飞越过山脉,在后面留下一条闪亮的痕迹,其速度之快,连视线都跟不上。它在利斯上方两万英尺的空中停住。

它没有减速,而是一刹那间停下来的。霹雳般的巨响自天而降,那是太空船冲击空气发出的声音。一小会儿后,那艘在阳光里闪烁着灿烂光芒的太空船停在了一百码外的山坡上。

很难说谁最吃惊,但阿尔文第一个恢复了常态。当他们朝太空船走——十分接近于跑——去时,他纳闷儿太空船平常是否也是以这种流星般的速度飞行。他在旅程中并没有感觉到这种速度。

阿尔文站在打开的门里,希尔瓦在他身边。阿尔文回过头看看那几位噤若寒蝉的议员。他寻思,他们正在想什么呢?或者说,全利斯的人正在想什么呢?从他们的表情看,他们几乎好像不会动脑子想事了。

“我即将去沙尔米兰,”阿尔文说,“一个小时左右我就回艾尔利。但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请你们好好考虑一下。

“这可不是人们在地球上旅行所乘的那种飞机。这是一艘太空船,是有史以来所建造的速度最快的太空船之一。假如你们想知道我是在哪儿发现它的,那你们将在迪阿斯巴找到答案。可你们必须到那儿去,因为迪阿斯巴绝不会到你们这儿来。”

他转向希尔瓦,做了个手势。希尔瓦只犹豫了片刻,回头对周围熟悉的景象看了一眼,便举步迈入气闸门。

🐸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议员们目送他们远去,直到太空船在南面的天空中消失。这次飞行速度颇慢,因为去沙尔米兰只有一点点路。然后,那个为首的头发灰白的年轻议员哲人似的耸了耸肩,转向他的一个同伴。

“你总反对我们变革,”他说,“而且支持你的人一直占多数。但是,我认为未来并不操控在我们两方之中的任何一方手里。利斯和迪阿斯巴都已来到一个时代的尽头,我们必须好自为之。”

“恐怕你是对的。”那人阴沉沉地回答道,“这是一场危机。阿尔文让我们到迪阿斯巴去,他是认真的。迪阿斯巴人了解我们的情况,再隐瞒下去就没意思了。我想我们最好还是跟我们那些远亲建立接触——他们或许更急于合作。”

“可地下通道两头都已封死啦!”

“我们能打开我们这一头。用不了多久,迪阿斯巴也会这么做的。”

议员们——艾尔利和整个利斯的人——考虑了这个提议,虽然不情愿接受,但却找不到别的选择。

阿尔文播下的种子开始开花结果了,比他期望的速度更快。

他们到达沙尔米兰时,群山仍然被阴影笼罩着。从他们的高度往下看,要塞所在的那个巨大的碗形凹地显得非常小。地球的命运曾有赖于这个乌黑的小圆圈,现在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阿尔文让飞船在湖边的废墟中停下来,苍凉凄寂之感立刻爬上心头。他打开气闸门,那地方的死寂之气蓦地涌入飞船。希尔瓦在整个飞行中几乎没有说话,此时他平静地问:“你为什么又到这儿来?”

阿尔文没有回答。直至他们差不多走到湖边,他才说:“我要让你看看这艘飞船。我还希望那头水螅能再次出现……我觉得我欠了它一笔债,我要把我的发现告诉它。”

“要是为了这事,”希尔瓦答道,“那你就得等待。你回来得太早啦。”

阿尔文早想到了:这件事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即使失败他也不会失望。湖水纹丝不动。他们第一次来时见到的那种令他们费解的稳定搏动也不再有了。他在湖边跪下,向寒冷黑暗的湖水深处窥视。

在水面之下,小铃铛似的透明物体拖着几乎看不见的触须漂来漂去。阿尔文突然伸手到水里,舀上来一个,但他痛苦地轻叫了一声,马上将它丢了——那东西蜇了他一下。

到某一天——也许几年后,也许几个世纪后——这些无知无觉的果冻状物体会再次聚集,那头大水螅会突然再次出现。阿尔文想,要是它知道了他的发现,会怎样呢?它可能并不乐意了解主的真相。实际上,它可能会拒绝承认,它许多世代的耐心等待全是白费劲儿。

但它的等待真是白费劲儿吗?尽管这些生物可能受了骗,但它们漫长的苦守终于得到了回报——它们把既往时代的知识保存下来,否则这些知识就可能永远被湮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