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二十五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杰塞拉克在迪阿斯巴的街道上走着,他忍不住纳闷儿:这个迪阿斯巴跟他在其中度过一生的那个城市确实天差地别,他都认不出来了。但他知道,这就是迪阿斯巴。

街道狭窄,房屋低矮。公园不见了——也许应该说,它并不存在。这是改变之前的那个迪阿斯巴,向世界和宇宙开放的那个迪阿斯巴。城市之上的天空是淡蓝色的,点缀着缕缕白云,在风中缓缓旋转。这里是亿万年前还比较年轻的地球。

在城市之上数英里的空中,来来往往的太空船将迪阿斯巴和外部世界连接起来,用自己留下的尾迹给天空佩上饰带。杰塞拉克瞪大眼睛,朝那神秘而又不可思议的开放的天空凝望了很久。忽然,恐惧袭上他的心头。他觉得自己赤裸裸的受不到任何保护,自己头上这片安宁的蓝色穹窿只不过是一层最薄的壳——它外面就是充满神秘与威胁的太空。

这种恐惧并没有强烈到使他的意志瘫痪。在内心深处,杰塞拉克知道,他的整个经历是一个梦,一个不会对他造成伤害的梦。他将随梦漂流,品味它所带来的一切,直至他再次在自己所熟悉的那座城市中醒来。

他走进迪阿斯巴中心,朝着在他自己那个年代矗立着雅兰·蔡墓的那个地点走去。在这个古老的城市里,这儿并没有墓——只有一座低矮的圆形建筑,许多拱形门通向建筑内部。在一扇门边,有个男人在等着他。

要是在从前,杰塞拉克肯定会惊愕得不知所措,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使他吃惊了。他现在该和那个建造了迪阿斯巴的人见面了。不知怎么,这似乎是件很自然的事。

“我想,你认出我了。”雅兰·蔡说。

“当然,你的雕像我看过上千次了。你是雅兰·蔡,这是十亿年前的迪阿斯巴。我知道我在做梦,在这儿的你和我都不是真实的。”

“那你就无须为发生的任何事情惊恐了。跟我来吧,记住,没有任何东西能伤害你,因为你什么时候想在迪阿斯巴醒来就会醒来,返回你所属的那个时代。”

杰塞拉克顺从地跟随着雅兰·蔡进入那座建筑,他的心就像海绵一样不加挑剔地吸收着一切。他知道,以前他会在恐惧中退缩,但现在他不觉得害怕了。因为他知道这段经历并不是真实的,而且雅兰·蔡就像是一道护身符,会抵御可能出现的任何危险。

很少有人从那条通道进入建筑内部。当他们默默地站在那个长长的流线型筒状物旁时,身边没有其他任何人。杰塞拉克知道,那个筒状物能带他出城,开始一趟原本会使他肝胆俱裂的旅程。他的向导指着那扇打开的门,杰塞拉克在门口只停留了片刻,然后就进了门。

“你看到了吧?”雅兰·蔡微微一笑说,“现在放心好了。记住,你是安全的,没有东西会触碰你的。”

杰塞拉克相信他。当隧道口无声地关闭时,他察觉自己开始微微战栗。他所乘坐的机器开始加速,疾驰着奔向地球深处。在他跟这位来自过去的神话人物交谈的过程中,他的恐惧被忘得一干二净。“尽管天空对我们是开放的,可我们却竭力将自己埋到地球里面。”雅兰·蔡开口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这就是病态的开始,你在你的时代看到了它的结局。人类千方百计躲藏起来。他们被存在于外部空间的东西吓坏了,不久就把通向宇宙的所有大门都关闭了。”

“但我在迪阿斯巴上空看到了太空船。”杰塞拉克说。

“你不会看到它们多久了。我们和群星失去了联系。我们花了几百万年向外扩张,可重新回家只用了几个世纪。再过一段时间,我们连地球本身几乎都要放弃了。”

“你们为什么这么做呢?”杰塞拉克问。他知道答案,但不知怎么,觉得非问一下这个问题不可。

“我们需要一个庇护所,保护我们免受两种恐惧的侵袭——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太空的恐惧。我们是一个病态的种族,因为再也不想去宇宙中的其他任何地方,所以我们装作不知道它的存在。我们看到了发生在群星间的混乱,渴望和平与安定。因此,迪阿斯巴必须关闭,不让任何新事物得以进入。

“我们设计了你所知道的那个城市,编造了一段虚假的过去,以掩盖我们的怯懦。我们并不是这一做法的始作俑者,但我们是第一个将这事做得如此彻底的种族。我们重新设计了人的精神,去除了雄心壮志和较为强烈的感情,让人满足于现在拥有的世界。

“建造这个城市及其所有的机器人历时千年。每个人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后,记忆就被清除得一干二净,精心设计的虚假记忆就被植入每个人的心里,个人特性被储于城市的记忆库之中,直至再次召唤它出来的时间到来。

“于是,终于到了这么一天,迪阿斯巴城里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活人都不存在了;存在的唯有中央计算机,它服从我们所输入的命令,并控制了记忆库。跟过去有过接触的人一个也没有了。于是,在这一刻,历史开始了。

鲲 + 弩 + 小 + 說 + k u n n u ~ co m-

“接着,我们按预定的顺序一个接一个被从记忆库里召唤出来,重新赋予血肉。迪阿斯巴就像一台刚被建造、首次投入使用的机器,开始履行它的职责。

“可是,我们中的一些人从一开始就心存疑虑。永恒太漫长了,我们看到了将自己完全隔绝于宇宙之外的危险性。所以我们在暗中进行了必要的更改。

“特异人是我们的发明。他们会以漫长的间隔出现,去发现迪阿斯巴之外是否有什么值得努力去接触的东西。我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了这么漫长的时间,他们中的一个才取得成功,也没有想到,他的成功竟会如此巨大。”

杰塞拉克不明白,雅兰·蔡怎么能对发生在他的时代之后十亿年的事情说得如此头头是道。

旅程即将结束。他们乘坐的潜行车放慢了速度。雅兰·蔡开始以急迫而威严的口气说话,这种口气以前从来没有过。

“过去结束了。当你被创造出来时,杰塞拉克,那种对外部世界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在这方面,你和迪阿斯巴其他人一样。你现在知道,那种恐惧是没有根据的,那是人为地强加在你身上的。我——将恐惧给予你的雅兰·蔡——现在解除你的这一束缚。你明白吗?”

在说最后这些话的时候,雅兰·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响亮。当他的梦将要结束时,那辆带着他高速行驶的潜行车在杰塞拉克四周颤动起来。在视像消失时,他仍能听到那咄咄逼人的声音在他的脑子里回荡:“你不用再害怕了,杰塞拉克。你不用再害怕了。”

他挣扎着醒来,犹如潜水者从海洋深处向海面浮升。雅兰·蔡不见了,但在一段时间里,有些他熟悉却又听不出是谁的声音在对他说着鼓励的话。他觉得自己被一些友好的手搀扶着。接着,现实就像黎明一样骤然降临。

他睁开眼睛,看见阿尔文、希尔瓦和杰拉尼焦急地站在自己身边。但他没有留意他们,而是被展现在他面前的惊人景象深深吸引了——森林,河流,开阔的天空,蔚蓝的苍穹!

他在利斯。他并不害怕。

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打扰他。心满意足地看清这都是真实的之后,他转向同伴。

“谢谢你,杰拉尼,”他说,“没想到你成功地催眠了我。”

那位心理学家对悬在空中的一个小机器人作了些细微的调节。

“刚才你让我们很担心,”杰拉尼实话实说,“你有一两次开口问了些无法给予合理回答的问题。我怕我不得不提前结束催眠。”

“要是雅兰·蔡没使我信服,那你们怎么办?”

“我们就让你始终处于无意识状态,将你带回迪阿斯巴。在迪阿斯巴,你会自然醒来,永远不知道你曾到过利斯。”

“雅兰·蔡的影像是你输到我心里去的?他所说的话有多少是真实的?”

“我相信,大部分是真实的。我担心的是,历险游戏会使人信服,却不具有历史精确性。不过,卡利特拉克斯对其进行了审查,没有发现错误。它跟我们所了解的有关雅兰·蔡和迪阿斯巴起源的情况一致。”

“现在,我们能真正开放迪阿斯巴城了。”阿尔文说,“我们最终会让每个希望离开的人离开迪阿斯巴。”

“那将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杰拉尼干巴巴地说,“请别忘记,利斯幅员并不辽阔,容纳不了蜂拥而来的迪阿斯巴人。我不认为你们的人都会来这儿,但的确有此可能。”

“那问题会自行解决,”阿尔文回答道,“利斯可能是蕞尔小国,但世界是广阔的。我们为何不尝试改造沙漠呢?”

“你还在做梦啊,阿尔文。”杰塞拉克笑道。

阿尔文没有回答。过去的几个星期,他一直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他陷入了沉思,当大家下山朝艾尔利走去时,他落到了其他人的后面。

接下来的几个世纪将会是一段漫长的无聊岁月吗?

答案在他自己手里。他挣脱了命运的束缚。现在,他或许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