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 2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们在董邸前不远的那株参天老松树下下了马,将缰绳在多瘤的树身上系紧了,便步行向前。

狄公发现从白玉桥镇走到董邸原来并没有多少路,昨夜心神不安,路又陌生,好像走了不少时间。很快他们便看到了那幢风雨剥蚀的门楼和爬满荒藤野蔓的墙垣了。

他们走进了董邸大门,穿过前庭院,转几个弯,过圆洞门,刚待跨入那粉墙抱定的小花园,狄公突然停住了脚步。——一个身高肩宽的大汉正站在那亭阁前面,背朝着他们。

亭阁的门半开着,门上贴着的封皮被撕破了,碎条正在晨风中瑟瑟飘动。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狄公大声喝道。

那大汉转过身来,神态傲慢地将狄公上下打量。狄公见那人圆圆的脸盘又嫩又白,领下一绺小胡须,上下衫袍十分齐整。

那人上前向狄公拱手致礼,辞色温和地说道:“圣人云,敬人者人恒敬之,贵相公言语粗暴,倘若在下也仿效之,相公之意又若何?依律应是我将相公适才那问话问你们的,因为是你们无故闯入了我的地产。”

狄公好不耐烦,厉声道:“我是本州的刺史,来此侦查一桩血案,谁敢曰无故闯入?你先回答我,你是何人,来这里干什么?”

那人听了慌忙鞠躬致歉,堆起一脸尴尬的笑,谦恭地说道:“在下名叫郭明,是长安的药材商。四年前我从董一贯先生的手中买下了这幢馆墅。这里有双方画押的契书,请老爷过目。”说着去衣袖里抽出两张纸卷递上给狄公。

狄公看罢契书,见附着契书的是一张翡翠墅的详细地图。狄公将契书、地图还给郭明,说道:“郭先生因何将那亭阁门上的封皮私自揭去?你不知道那是犯法的行为么?”

郭明含愠答道:“老爷未细访详里岂可厚诬小民?那封皮并非我撕揭,我来这里时便见亭阁的门半开着。”

“我再问你,郭先生,你为何不早不晚在这个不寻常的时候闯入到这里?”狄公心中惊异,又问道。

“不早不晚?老爷此话问来蹊跷,小民好生疑惑。至于小民因何来的这里,这话说来冗长,老爷未必愿意细听。”

“就说个简略的大概!”狄公冷冷地说。

“是。事情是这样的:四年前,我的朋友卞嘉写信告诉我说董一贯先生要将这个馆墅廉价典出,劝我买进。因为我经营药材生意。这翡翠墅附属的那一大片曼陀罗林最是有利可图的药源。老爷或许知道这曼陀罗树的根茎是种昂贵的生药,为此我欣然买下了这幢馆墅。然而当时我京师铺子里这类药源充足,故一直没有想到来此勘量采伐。两年后,我决意派人来这里看看,筹划采伐之事。但卞嘉又写信告诉我说当时这里正在闹旱情,警告我如果不适时宜地来采伐那片林子,会招致本地百姓的强烈反对,说不定会弄出大乱子。因为说是那片林子已奉献给了河神娘娘,她是……”

“别讲什么河神娘娘了!快说说你因何此刻赶来这里!”

“以后的两年里又因生意繁忙,庶务缠绊,腾脱不出身子来这里看看。只是昨天早上当我搭乘的客船停泊在白玉桥下时,我猛然想起这里还有我的一宗产业——一幢馆墅和一片林子。于是我就……”

“你昨天来白玉桥干什么?莫非是逛山水,买土产?”狄公愈下紧地问道。

郭明心中叫苦,局促不安,皱着眉头答道:“我哪有闲情逸致逛山水、买地产?只是因为运河前方有我的一爿分店;那里缠上了麻烦,不得不要亲自去走一遭。故偕同我的伙计孙伟租赁了一条船,便匆匆上了路。一路并不想耽搁,谁知昨天早上船到濮阳时,船夫们听说当夜运河里有一场龙船赛,端的热闹非凡,便在白玉桥下下了锚准备过夜。无可奈何我也只得乘便上濮阳办点事。这时我想起了那翡翠墅和那片曼陀罗林。

“我送了个信息给卞嘉,约他中午来白玉桥镇,引我去看翡翠墅。他递来口信说他正忙于龙船赛的筹备,至早也要到下午才能来见我。日落前,他果然赶来我船上匆匆吃了一盅茶,我们约定今天拂晓在这里会面。我只想稍稍在这里看一眼便催船夫开船——此刻我正在这里等候卞嘉,不意有幸遇见老爷。

🌵 鲲+弩-小+說+ ww w +k u n n u - c o m +

“昨天黄昏时,卞嘉将我带去白玉桥的酒店,他正在那里盛宴招待龙船赛的桨手。酒饭罢,他又引我到运河边的彩台下。他自顾去忙碌奔走龙船赛,我只得独自一个在彩台附近走马观花赶热闹。一个过路人指给我看了老爷的官船,我大着胆走上了船,我与濮阳多有生意往来,我想对濮阳的刺史老爷表示我的一点敬意。船头上没有人为我通报,我便自个走上榈梯一看,见老爷正与太太们站在栏杆边观赏风景。我不想败了老爷的兴致,便轻步退了下来,正遇上老爷府上的管家。他要为我禀报,我说我不想打扰老爷了。”

狄公憬悟,原来郭明就是昨夜老管家说的那个蹊跷的闯入者。

狄公问:“那么,郭先生,你的伙计孙伟没有同你在一起?”

“没有,老爷。他有点不舒服,故早就躺在船舱里休歇了。我则看完了龙船赛,租了一匹坐骑回到了白玉桥。船夫们一个都不曾回船,我沏了一盅茶,独个慢慢喝了,再进舱睡觉。”

“郭先生,我再问你,你为何要修葺这个亭阁?”

郭明升起了他的两条细眉,微微一惊,使劲摇了摇头。

狄公心里明白,不再问话,便走上台阶推开亭阁的门,走了进去。洪亮和郭明跟随在后。

狄公见亭阁里破损毁坏得厉害,大块大块的捣红墙泥剥落下来,露出里面暗黑的青砖。半面窗扇已经掉落,地上的花砖残缺了许多,墙隅那张竹榻的四条腿也断裂了——昨夜他离开之后显然有人来这里翻腾过。

突然身后有人发问:“你们在这亭阁里干什么?”

狄公惊回头一看是卞嘉,便皱起眉头说道:“啊,原来是卞大夫,我们正在这里清查验对郭先生的房产,这翡翠墅因无人看管损毁严重。”

郭明会意,乘势冷冷地说道:“卞先生,你不是答应替我留心看护这馆墅和林子的吗?”

卞嘉心中发急,忙分辩道:“郭先生,一个月之前我曾委派人来这里看过。他回来告我说这里一切井井有序。那人对这馆墅里里外外十分的熟悉,他是这里旧宅主董一贯的儿子。我真不明白,一个月里竟会变得这样的荒败。”

狄公道:“你们慢慢在此整理吧,我先一步走了,衙里还有公事等着问理。”一面使眼色示意洪参军跟随而来。

狄公走出小花园,小声对洪亮说:“凶手今天一早又来这里,正值团丁散岗后。他必是听信了御珠的传说,赶来这里搜寻那颗御珠的,那门扇上的封皮正是凶手撕揭的。”

几个青蝇飞来,绕着狄公的头嗡嗡作响。狄公狠狠地拍打着。

洪亮道:“亭阁里已翻腾遍了,看来凶手并不曾找到那颗御珠!”

狄公点点头。成群的青蝇嗡嗡飞着,狄公皱起眉头,又拍死了几个。他忽然想到什么,说道:“洪亮,昨夜我正是在这堵矮墙上捉到那只乌龟的。”

他双手搁在那堵矮墙的墙阙处:“当时它正缓缓从这头爬来,险些儿将我吓得半死,我以为……”

狄公突然止住了话,全身不由一阵毛骨悚然,双眼露出惊惶的神色。矮墙外那条小沟的野草间正躺着一具男尸,无数的青蝇爬满他的头顶心——那里粘着湿糊糊的一大滩血。

狄公略一转念,回身飞步跑进亭阁,问郭明道:“我来之前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郭明答言:“我刚走进这花园你老爷便后脚跟到了,我还不曾去看那大厅堂呢!呵,不过,进来这花园之前我看了一会儿那曼陀罗林。”

狄公大声道:“你们跟我来!”

狄公将郭明、卞嘉引到了矮墙边,指着墙外道:“你们看那是谁?”

郭明朝墙阙处刚一探头,顿时脸色苍白呕吐了起来。

卞嘉一声惊叫:“这是夏光!——你看他左颊上的伤疤!”

狄公撩起长袍翻身过墙去,洪亮,卞嘉也跟着爬过了墙,小心跳下。

狄公蹲下到死者身旁先察看了他那粘满血斑的头发,然后又细细观察起浅浅小沟里的野草灌木。他拣起一块大砖,递给洪亮道:“夏光的头颅是被这块砖砸破的,你还可以看到这砖角上的清晰血迹。”

狄公站了起来命令道:“你们随我搜索那片林子边缘,也许还有其他线索可发现。”

突然洪参军大声道:“老爷,这里有一个木箱!”

他弯腰提起那木箱的革带。原来是一个木匠用的工具箱,里面有两弓锯子,一柄铁锤和几把凿刀。

狄公命洪亮将这木箱带走。一面又对卞嘉说:“你来助我脱去死者的上衣。”

狄公解开夏光的衣扣,裸露出死者肌肉发达的躯干,一条破布正紧紧绕扎着他的左上臂。卞嘉松释了布条,检查了臂上的伤口。

“这伤口是新近被一柄锋利的细刀刺戳的。老爷,这尸身尚有余温并未僵硬。”

狄公点头,又细细搜索了夏光的衣袖、腰带、裤袋,并不曾发现有任何东西;连方帕巾都没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