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四章 · 2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琥珀告诉他董梅搞到的那颗御珠要出脱时,柯元良见复仇雪耻的机会来了。柯元良是一个对骨董深有研究的行家,他断定那颗御珠根本不可能存在,这只是董梅、琥珀两人精心设计的一个骗局,目的是借此从他手中骗得一大笔钱远走高飞。柯元良思忖这正是他将计就计顺手落刀的绝好机会。

“柯元良召来了夏光,他叫夏光先不忙去诱拐牡丹。此刻他脑子里已筹画了一个阴险狠毒的杀人计划。柯元良给了夏光一张董邸翡翠墅的地图,图上标出了一个亭阁。告诉他说今夜龙船赛后董梅与琥珀必在那个亭阁会面,琥珀身上带着从我这里偷去的一包金锭。柯元良要夏光冒董梅之名去那亭阁杀死琥珀并将金锭取回。当然他答应给夏光一大笔酬金。钱,柯元良他根本不在乎。很可能柯元良当时便已拟定了随后便除掉夏光的全盘计划,做得滴水不漏。

“昨天夜里,当他与卞嘉一起在白玉桥酒店招待龙船赛众桨手时先毒死董梅。单除掉这董梅,便可称是一石三鸟:首先,他雪了耻复了仇,解了心头之恨;其次,他翦除了可能招致他罪恶行径败露的隐患——董梅知道他的全部底细;再次,董梅一死,卞嘉九号船必输,他押了一笔巨金的赌注可以净赢。

“夏光按约摸到了翡翠墅并在那亭阁里杀死了琥珀,他将琥珀身上携带的那包金锭带回交给了柯元良。然后柯元良乃告诉夏光说董梅在那亭阁中找出藏匿了的一颗御珠,琥珀又携去这么多钱,两人正是想带了黄金和御珠一并逃走到远方去逍遥快乐。夏光不知是计,便答应翌日清晨再去翡翠墅那亭阁搜寻御珠。今天一早,城门刚开,柯元良便与夏光分头去了翡翠墅——柯元良是骑马去的,他骗家里说是去散散郁闷,将琥珀不幸遇害的悲痛忘掉一点,夏光则扮成了一个赶早工的木匠。于是柯元良趁夏光认真搜寻御珠时,不提防用一块大砖砸碎了夏光的头,将他死尸扔到矮墙外的水沟里,然后骑马回城。

“中午,柯元良赶来公堂看审,想试探官府的虚实。他见官府没有动静,很是放心,没等退堂便出了衙门自顾回去家中。但在半路上他忽见紫兰小姐押着三个无赖和牡丹走向衙门,看这情景象是去告诱发拐牡丹之事。他虽不认识这三个无赖,但他一眼认出了牡丹。他马上明白,这事可能要败露并最后牵涉到他——孟老太一旦被拿,必定会供出他来。柯元良赶紧抢先一步到孟老太家亲手勒死了她。于是万事大吉,可能导致他败露的后患全翦除了。”

狄公捋了捋他的胡子,洪参军替他斟上一盅新茶。狄公呷了一口,又用冷手巾拭了拭脸面,继续说道:“倘若柯元良无罪,那么他妻子金莲的病真是起于一次可怕的脑病的袭击,而琥珀背上的鞭痕也只能是她在董府当使女时被董一贯抽打出来的。再次,柯元良确实信了御珠之事。——这不奇怪,我乍听之下也轻易地信了它,这御珠的传说太迷惑人了,叫你不能不信。好,如今你须忘却我适才说的一切,将柯元良撂到一边,再来细细推敲第二个重要嫌疑卞嘉的犯罪动机和犯罪经过吧。

“首先,卞嘉犯罪的动机可能是什么呢?我思量来正是一种挫败后沮丧的心情使他变得道德败坏和生活放荡。他用这种生活态度来作为对他凶悍的妻子的反抗,他的妻子嫉妒成性,不许他纳妾,为之他精神十分苦痛——他尚没有孩子。再者,他的职业又逼得他要假装正经,强作斯文,他不敢公开与妓女鬼混。也许他天生来便是一个性子残忍阴毒的人,但他遮蔽得严实,发泄得巧妙。起初,卞嘉只是暗中寻些低贱出身,才貌平平的女子厮混,中间拉皮条的起先是董梅,后来则是夏光。他俩先后受雇于卞嘉,这同适才解说柯元良的原由一样。

“然而这个邪恶的人渐渐开始追求起颖慧典雅、知书识字的贵妇太太、闺阁淑媛来了。那些粗俗的、低贱的女子已不再能满足他不断升华的变态的欲望。这时他的眼睛盯住了琥珀夫人,琥珀不仅年轻美貌风度翩翩,而且知诗书,通文墨,娴淑幽雅,韵格高绝,与一般女子判若霄壤。卞嘉常去柯府,他按时为金莲看病,暗中却窥伺琥珀动静。当然要从柯元良手中攫夺去琥珀极非容易,柯元良视之如掌上明珠,胜过任何一件骨董珍宝。故卞嘉只能耐心等候时机。他命夏光严密监视柯府里外情况,如果夏光能为他将琥珀骗上手,他许诺付给夏光一笔很高的酬赏。

“夏光从董梅口中探知他龙船赛后要与琥珀在翡翠墅会面交易一颗御珠,当然董梅不会透露御珠的交易是他们精心密谋的诡计。夏光见机会来了忙报告卞嘉,一心想从卞嘉手中得到那笔高额的酬赏。他草草绘了一张董邸翡翠墅的地图,他必是早先随董梅去过那里几次,故地形很是熟悉。他对卞嘉说只须设法先将董梅支开,他便可冒董梅之名去翡翠墅会面琥珀并将琥珀反锁在那个亭阁里,然后卞嘉便拿着地图寻到那亭阁收拾他的‘被关进了鸡舍的小鸡’——一旦事发,谁都认为是那些无赖闲汉犯下的罪孽,并不疑心到卞嘉、夏光头上。

“卞嘉喜出望外。他心中盘算不仅要攫获琥珀,还要夺得那十根金锭——那笔钱正好用来解决他钱财上的匮乏。不管他信不信御珠的故事,他心中明白董梅正是打算那夜与琥珀一起远走高飞,而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卞嘉在白玉桥酒店里招待众桨手时,偷偷在董梅酒食里投了毒,除掉了董梅他一举二得:一来他摆脱了这个深知他罪恶底细的证人;二来他故意输掉自己的船而赢得巨额赌注。

“当夜,琥珀在亭阁里认出来人不是董梅,便知坏事,但夏光这时已不让她出那亭阁,企图将她绑在那张竹榻上然后锁门。琥珀奋力抵抗并掣出一柄尖刀戳伤夏光的臂脯,夏光怒起便杀死了琥珀。其实夏光并非有意杀死她。只是琥珀反抗太猛,他心一急不知轻重便失了手。正在这时我出人意外的出现了,逼使夏光不及搜寻御珠,只拿了琥珀身上那包金锭匆匆逃出了翡翠墅。

“他回城详细将经过回报了卞嘉,琥珀虽没锁住但抢得了一包黄金,他仍要卞嘉付给他那笔酬赏。然而夏光却不知卞嘉比他更狡狯十分,残忍十分,卞嘉已拿定主意,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杀死夏光斩绝后患。卞嘉假意允诺他的要求,他深知夏光性贪,便诱骗夏光去搜寻那颗御珠,夏光当然一口应允。于是两人第二天即今天一早再去翡翠墅。——同样,卞嘉乘夏光不备,杀死了他。来,洪亮,再给我一杯茶,我的嗓子干极了。”

洪亮问:“卞嘉杀死夏光之后因何不立即逃走,还留在翡翠墅与郭明会面?”

狄公道:“卞嘉性狡狯,多诡计。我猜来他必是先在翡翠墅外的林子里一边躲过,让郭明先进来那花园看罢亭阁里外凌乱景象才露面去会他。但他从林子里出来时,却见你我也在亭阁之外,心中虽十分狐疑但也更是放心,因为你我同郭明三人都成了他的证人——他比我们三人后到翡翠墅。剩下的部分同柯元良的推测情形一样,中午衙门看审他也早一步退出公堂,他也是在街上遇见紫兰小姐和牡丹和那三个无赖,他赶到老君庙后孟老太家抢先一步勒死了孟老太。——简言之,琥珀虽死,但他却已摆脱了董梅、夏光和孟老太的干系,他仍可高枕无忧。尤为重要的是那十根金锭正解救了他钱财上的困境,而且在龙船赛的黑交易里又赢得了一笔数目可观的赌金。”

这时远处传来隐隐雷声,书斋内似乎阴凉了不少。

洪参军沉吟半晌,说道:“老爷,这第二个设想端的有理。依我愚见卞嘉杀人的可能最大,不仅老爷适才言之凿凿,我尚可举出两点为老爷补充。一,卞嘉故意诊断董梅系心病猝发而死,意图蒙蔽老爷脱却干系。二,他又诡称龙船赛后亲眼见到夏光回城。”

狄公点头频频:“嗯,这两点更意味深长。但我们仍不可贸然断定卞嘉便是那魔君元凶。假设、推断究竟不能作定罪的依据,再说董梅之征象也有七分像心病猝发,昨夜卞嘉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也难免看错人,将另一个脸上有疤痕的人认作是夏光了。”

“那么,老爷,究竟又是谁修葺了那个破旧的亭阁呢?”

“多分是董梅修葺的。那里原是他家的旧宅,他虽在城里租赁了房子,但仍时常去翡翠墅歇宿,很可能还在那里与琥珀幽会。但他修葺那亭阁并非储放他的骨董,我头里曾错误地这样假设过。那装有铁栅的窗子,那加固了的门户,那把胳膊般大的铁锁,所有这些并非防范外人的闯入而是防范关禁在亭阁里的人逃出来!对于那些干不干不净勾当来说,这亭阁远比老君庙后那孟老太家适宜。正如夏光告诉紫兰小姐的那样,没有人会听得见‘小鸡的咯咯咯叫声’。”

洪参军不住点头,他慢慢拧着颔下一把山羊胡子,忽然皱起了眉头又问:“老爷,适才说有三个最大嫌疑。不须分说,剩下的那个必是郭明无疑了。我是想说……”

突然书斋外传来一阵皮靴的急步声,洪亮忙刹住了话头。——衙官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地禀告道:“启禀老爷,卞大夫……他……他在孔庙前街遭歹徒暗算,险些丧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