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五朵祥云 · 2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太太与贺先生结婚后仍与那姓冯的厮会?”

“是的,这个无须欺瞒老爷。只是他们相会都在这亭阁之中,且每回都有我在场。我可以赌咒说:‘冯先生连太大的手指都没敢碰过。’”

“贺先生可知道他们之间的事?”

“他当然不知道。白天家里老爷外出勾摄公务。我便传信笺去约冯先生,冯先生即过来相会。进的是后花园小门。他们闲话一番,各喝一盅上品香茶。三年来这些偶尔的会面支撑着冯先生活了下来。”

“你则从中勾当,搭桥铺路。——大胆奴婢还不知罪?正是你一手酿成了这桩凶杀事件!你太太决非上吊自尽,而是被人谋害致死,犯案时间在未牌前后!”

“但,但这决不会是冯先生干的啊!”侍婢急得哭出了声来。

“当然我还需细细勘查。”

他转脸对仵作:“我们到门口去看看吧!”

缉捕和两名衙役坐在前院的一条石凳上,一见狄公出来,忙不迭跳立起来行礼。

缉捕禀道:“棺木已经备办妥当,要不要这就抬来?”

狄公不耐烦地应道:“不须。”一面继续往前走。

大门内管家正在训斥司阍的老头,见狄公走来,怒气犹未消尽,说道:“这老糊涂抵死说大门没有人进来过,可又承认午后足足偷睡了一个时辰!”

狄公问那司阍:“你可认识那个画画的冯先生?”

司阍老头点点头道:“回老爷话,奴才知道有个冯先生,大号冯松涛,正是画画的。他就住在我们后院附近的一家杂货铺的楼上,一个时辰前,我还看见他在花园后门外转悠哩。”

狄公道:“你这就去杂货铺楼上将冯松涛请来,就说这里有人要请他作画。”回头又对管家道:“我们回进外厅去,我要在那里见这位冯先生。”

他们回进外厅,管家为狄公沏了一壶新茶,便小心退出。

司阍去了一盅茶时,果将冯松涛带进了贺府外厅。狄公见那冯松涛三十左右年纪,形容清癯,风采隽爽。两眼有神,只是凹陷下去的颊腮挂着肺痨特有的桃晕。狄公示意冯松涛一边靠椅上坐下,仵作为他沏了一盅茶,便垂手侍立。

狄公道:“听说冯先生是丹青画工,今日有幸见识。”

冯松涛答言:“惭愧。只不知县衙老爷因何嘱小生来这里,小生猜来老爷决不会是央我作画吧。”

狄公点头:“冯先生正猜着了,这贺府后花园出了事,下官唤你来是想作个证人。”

冯松涛一惊:“出了事?莫不是贺夫人出了事?”

狄公正眼瞅了瞅冯松涛惊慌的脸色:“正是贺夫人出了事。有人见你未牌时分独个在后花园门外徘徊踯躅,莫不正是欲来后花园与贺夫人厮会。”

冯松涛失声叫道:“她……她出了什么事?”

狄公冷冷地道:“冯先生心里真不明白?还要下官说破。——你在后花园亭阁里杀害了她!”

“天哪!”冯先生懵懂了,顿时泪如雨下。他双手捂住脸面,全身抽搐起来。半日,乃稍稍镇抑住自己,抬头问道:“老爷因何诬我杀害了她?”

“她与贺春帆先生结婚三年来,你无时无刻不厮缠住她。如今她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并欲在贺先生面前披露你的秽行,你既愤恙又畏惧,便生下了歹念。”

冯松涛长吁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老爷的解说不无道理。事实上,未牌时我正是在后花园门外转悠。”

·鲲·弩·小·说 🦄 w w w_k u n n u_c o m

“贺夫人知道你来这里吗?”

“知道,正是她约的我。今日上午有一个卯角小童递与我一张她的亲笔信笺,要我未牌时来后花园相会,说是有急事告知。只须如往常一样,在后花园门敲上四下,侍婢自会放我进去。”

“你进花园后见到了什么?”狄公下紧问。

“我没能进去花园。敲了几次门,井无侍婢接应。我在门外盘桓了好一阵,想或是贺夫人一时摆脱不开,便快快回家了。”

“你且将贺夫人的纸笺与我看来。”

冯松涛急了:“早已焚去,她一再嘱我莫留下那些字迹,恐生意外。”

“如此说来,你不曾杀害贺夫人?”

冯松涛有点玩世不恭:“倘若老爷查获不到真凶,不妨就断小生杀的,以便了结此案,免了许多精力劳顿。我已是春冰风烛,存日不多,左右是死,那管他死在病榻或是死在法场,到终来一副薄棺,一怀黄土。唉!不期贺夫人先我而去,念之断肠摧肝。我本已痛不欲生,那顾忌这杀人些小罪名?不过,老爷果有本事拿获真凶,我倒想亲见那恶魔下地狱,也可奠祭贺夫人冤魂。”

狄公沉吟半晌,忧郁地捋着他那又黑又长的大胡子。忽然,他问道:“贺夫人可经常差小童送纸笺与你?”

“不,老爷,纸笺一向是她那个胖侍婢送来的,只是这番却是差遣了那小童。不过字迹确是她的……”

冯松涛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吐出了几口殷红的鲜血。他淡淡地望了那血迹一眼,又说到:“小生真不知贺夫人今番约我何事相告?究竟凶手因何要害她性命?我从未听说过贺府有什么仇家。她的婚姻也是美满的,他们夫妻相敬如宾。她虽然至今尚未生育,也不曾听说贺先生要纳小。再,小生与贺夫人的友情是光明磊落的,并不曾做下半点见不得人的丑事。贺夫人谨守妇道,与我只是师生之谊,她未出闺时我曾教授过她画画,这一点小生也是问心无愧的。”

狄公问:“冯先生既然如此熟捻贺夫人,可知道她近半个月来因何事常忧心戚戚暗自伤叹。”

“这小生也曾听她讲起过。只因贺夫人的父亲欠下了船商夏明一笔银钱,夏明追逼很紧,定要她父亲典押祖上传下来的几亩薄田。她父亲哪里肯答应?为此,贺夫人曾私下找过两回夏明,求他宽些期限。谁知夏明却反而放刁,竟动了贺夫人的歹念,缠住她非要轻薄,倘不遂其愿,那笔欠银便迫逼更紧。”

“贺春帆可知道她私下去求夏明?”

“这事贺夫人瞒过了她丈夫,只因贺先生也不富裕,无力替岳父偿清欠款。——贺夫人很体谅她丈夫。”

“体谅丈夫还会私下与你厮会?临大事不与丈夫商计,反寻你暗诉,仅这一点便是不守妇道。”

狄公拂袖而起,说道:“委屈冯先生权且作为杀人嫌疑随我去衙里听审。真凶拿获之前,你脱不了这杀人干系,尽管你辩解得头头是道。”他又转脸命仵作:“将贺夫人尸身抬去衙里再行细验,递呈一份详尽的验尸格目与我。”

狄公回到了衙厅。

贺春帆战战兢兢、忧心忡忡问道:“狄老爷,贱荆之事料理妥当了?”

狄公一口吸干一盅热茶,双手扶住太师椅靠手,仰着脸瞅了贺春帆半晌,乃慢吞吞答道:“贺先生,下官有一句话要告诉你,令太太不是自杀的,而是被人谋杀的。”

贺先生倒抽了口冷气,急问:“狄老爷这话是实?贱荆被人谋杀,是谁杀的?究竟又为何要杀她?”

夏明与叶守本面面相觑。夏明的额上沁出了汗珠。

“从目下迹象看来,嫌疑最大的是一个名叫冯松涛的人,他是个画画的。”

“画画的?冯松涛?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说过这个人?”贺春帆惊讶十分。

“贺先生莫要惊惶,让下官略说个本末。这冯松涛与令太太来往已有五六年,你们结婚之前,他就教授过令太太绘画。近三年来,他俩若断若续,时常私下约会,令太大似乎萌生悔悟,欲想与冯松涛断了往来。——可能今天下午他俩又约会在那后花园亭阁中,话不投机,冯松涛便起了杀机。”

夏明递个眼色与叶守本,两人立起身来拱手告辞,口称恐妨衙门政事刑案。狄公正色道:“不妨,不妨,正要两位先生一旁看了,好知全局。”两人无奈,只得又坐了原位静听。

“那姓冯的恶魔如何杀的贱荆?待我亲去揭了他的皮!”贺春帆羞愤交加。痛恨至极,言不择辞了。

狄公道:“他先一拳击昏了令太太,正伤在太阳星上。便将预先备下的红绫做了缳套,将令太太活活勒死,再悬吊在横梁上,布下悬梁自杀的疑阵。凶手作案时不慎碰翻了方桌上的一柄茶壶,茶壶里的茶水浇熄了那个梅花形的黄铜香炉。从熏香熄灭的时间推算,令太太遇害在未牌时分,而这之前有人看见冯松涛在后花园门口转悠。”

贺春帆情绪激动,神情恍惚:“狄老爷允许的话,此刻我就回府去看看。”

狄公道:“且慢,下官还有一句话问你。”

贺春帆茫然坐下。

“贺先生午牌至申牌都在这里衙厅坐着,整整都有半日。你府上的管家来报凶信时,我记得你脱口而出道‘我离家才一个时辰她就去了’。——这意思莫非是你早已知道令太太死于未牌时分?”

贺春帆一愣:“当时我并不知贱荆死于何时,只是猜来而已。——管家来衙里报信时,已是申牌交尾了。”

“贺先生因何就不猜想令太太遇害于午牌尾,或申牌头呢?——香炉上那‘五朵祥云’烧到正未牌上熄了,你离家正好一个时辰。可见贺先生是未卜先知的。”

狄公的语气里透出一丝令人颤粟的凉意,直透贺春帆脊梁。

“这个,这个,莫非我信口说中。”贺春帆支吾,额上沁出了细微的汗珠。

狄公厉声道:“不是信口说中,而是贺先生的着意安排!明言与你说穿了吧,正是你午牌时窥伺着侍婢离去那亭阁,便偷偷溜进去杀死了令太太,布下悬梁自尽的疑阵。又故意让茶壶翻倒,让茶水打湿了三朵‘祥云’。这样谁都会相信尊夫人未牌上吊时,不慎碰翻茶壶泼湿了盘香,而这之前冯松涛又正好在后花园门口徘徊逡巡。其实那纸笺是你临摹令太太笔迹写的,又差遣了一个小童诓骗冯松涛未牌时来后花园打门。——贺先生不愧是专理刑名的高手,思量得出如此绝妙好计。然而恰恰是你自以为得计时,画蛇添了足,道出‘未牌’一词,反露了形迹。你在衙厅整整呆了半日,而尊夫人死在未牌时,你又恰恰不在府里。这些话只可记在肚中,静心窥伺我寻丝觅迹,怎可迫不及待强先提示?所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贺先生自鸣得意之时,已坠入恢恢法网之中。——正是那‘五朵祥云’坏了贺先生的邪恶诡计,替无辜遇害的贺夫人作了证词,洗了冤案,庶几可告慰她在天之灵。”

贺春帆垂下了头,沮丧他说:“我怎会杀害自己的发妻?老爷岂非平白厚诬于我。”

狄公道:“你发现了尊夫人与冯松涛的行迹,不问青红皂白,便生出了这个歹毒之计。李代桃僵,不仅一并害了两个无辜人的性命,而且还可保全门户的名声。好了,这已是酉牌交尾了,明日在公堂再一一招供你的全部犯罪详情吧!”

狄公一示意,两名衙役走进衙厅将贺春帆押下。叶守本和夏明惊异十分,只觉尴尬不自在。

狄公缓和了颜色对叶守本道:“叶先生,我这就派衙役送你上轿回宅邪。”

夏明上前欠身也要告辞,狄公道:“夏先生,且慢一步,下官还有几句话要与你说。”

夏明心中发怵,腿筋微微酥麻。

“夏先生,说实话,我还怀疑过你是杀害贺夫人的凶手哩。这有两条证据:一、贺夫人偷偷与你相会过两回,这事单瞒过了贺春帆。她求你宽缓她父亲的债务期限,但你却动起了她的邪念。二、贺夫人在亭阁里被害前后,你恰巧在贺府后花园赏花。当然你终究不是杀人凶犯,然而你也犯了两桩大罪。”

“两桩大罪?”夏明惊愕。

“对,两桩大罪。一、你妄图诱奸一个有夫之妇。你是如何胁逼贺夫人的,冯松涛可以作证。二、今天衙厅议事前,你又诱逼贺春帆便私于你,并且企图行贿,贺府的管家可以作证。——他听见了你与贺春帆的谈话。——仅这两桩大罪,本官就可以判你坐牢……”

夏明“扑通”跪倒在地,大汗淋漓,捣蒜般叩头求饶。

“望狄老爷宽恩超豁,小民再也不敢犯恶作奸了!”

狄公作色道:“赎罪之方有二,夏先生好自为之。一、立一字据允诺贺夫人的父亲缓期还债,不许逼他典卖田产。二、重金聘定冯松涛为画师,与你描画新船样本。如今即去预付聘金五十两银子与冯松涛,以为他衣食药石之资。——完此两事,赎了前罪。日后但有不轨之举,并究既往,重刑发落。”

夏明叩头及地,连连称谢,乃惟惟退下。

狄公站起身来,推开衙厅的槛窗,观赏了一会那千娇百媚的木兰花,便信步朝内衙书斋行去。

(全文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