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红丝黑箭 · 2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孟国泰摇了摇头。

“狄县令对盂国泰印象如何?”方将军问。

“下官以为孟国泰不像是行为苟且之人。不过他只说是冤枉,却提不出为自己辩解的证据。下官是局外人,岂可越俎代庖,滋扰方将军睿断。哦,下官还有一事拜托,贵镇军衙送付县衙档馆的公文中少了甲卷四百零四号抄件,敬劳将军嘱书吏再抄录一份转赐,好教敝衙档馆资料齐全。”

方明廉心中嘲笑狄县令迂腐,又不好推阻,便令左右将掌管军衙公文的书吏叫来,井带上四百零四号公文的副本。

片刻,军衙的书吏前来叩见方明廉和狄公。恭敬递上四百零四号公文的存档副本。

狄公接过翻阅,见是晋升四名军校的呈文。公文共两页,第一页上是军衙的提议,及四名军校的姓名、年庚、籍贯、功勋,盖着苏文虎的印章。第二页却只有一行字:“敦候京师兵部衙门核复准请。”下面是方明廉的朱钤,注着签发日期及公文号码:甲卷四百零四号。

狄公摇头说:“这公文想是拿错了。我丢失的那份,虽同编人甲卷,却是关于军需采买、钱银出纳事项的。因为紧挨着的四百零五号公文上有手批:‘参阅甲卷四百零四号公文办’。——这四百零五号系军营购买戎服铠甲的,故四百零四号内容必不会是四名军校职衔晋升的人事呈文。”

方明廉笑道:“我们这里公文确也大多,莫说我弄不清,专办掌管的书吏已增至四名,都还理不清头绪来。甲卷已四百多号,乙卷、丙卷、丁卷、戊卷都已有二三百号。唉,只恨军寨内秀才大少,文牍大繁。——说实在的,我只要炮台的铁炮打得响,番寇进不来便行。哪有精力去一一验看这些烦琐乏味的公文。”

狄公将那四百零四号公文还与那书吏,苦笑一声,便起身拜辞。方明廉送狄公到辕门。马荣、乔泰在辕门正等得性急,见狄公出来,也不便细问,便护着狄公走下辕门外险陡的石级。

正午火辣的骄阳烤得海面发烫。官船在海口绕了个大弯后,便驶人水波平缓的内河,官船上张着一幅水绿色凉篷,狄公坐在一张竹椅上,将适才在军寨内的详情细末,一一告诉了马荣、乔泰。狄公呷了一口香茶,沉默良久,静下心来。此时舵浆鸦轧,波声汩汩。低飞的水鸟有时闯进了凉篷,倏忽回旋又鼓翼高飞。

狄公突然说:“我见施成龙和毛晋元两人对此案的见解最是相悖,施成龙说孟国泰无罪,而毛晋元则坚持说正是孟国泰杀的苏文虎。你们平日可听孟国泰谈起过这两个人,尤其是毛晋元,他是否忌恨孟国泰?”

马荣答言:“盂国泰从未谈起过施成龙,只是说起过毛晋元这个人狡诈多疑,秉性刻薄。”

狄公问:“那天你们与孟国泰聚饮时遇到两名番商,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马荣道:“我们开了一个玩笑。那个姓朴的问我们三人做何营业,我们答是响马,那两个新罗人信以为真,不仅替我们会了酒账,又说等他们去京师回来还专门治一桌丰盛酒席与我们交个长年朋友。”

乔泰补充道:“他们去京师支领一笔款目,说是卖了三条船给谁。他们说时闪烁其词,又禁不住都捧腹大笑。”

狄公又道:“那天夜里,孟国泰他究竟干了些什么?我想苏文虎被杀与他那天夜里的勾当大有关联。”

乔泰道:“孟国泰并没独个有勾当,我们三人一直在一起。后来遇到了那两位番商,便五人一桌灌起黄汤来。”

狄公点点头,忽回首大声问掌舵的艄公:“船到哪里了?”

艄公道:“恰走了一半路。”

狄公命令:“快,掉转船头再回炮台!”

狄公、马荣、乔泰三人再回军寨辕门时,得知方将军正召集众军官在军衙议事。守门的军士欲去禀报,狄公阻止道:“不必惊动方将军了,只请毛兵曹一见便可。”

毛晋元听得狄公有请,心中纳罕,不由狐疑重重。见了狄公,忙躬身施礼。

狄公道:“烦毛兵曹引下官再去看一遍苏镇副的房间。”毛晋元不便推辞,只得领着狄公三人再去苏文虎被杀的房间。

狄公一进门,便吩咐乔泰、马荣道:“你们伏在地上细细搜查,看有没有铁丝、钩刺、钉头之类的小物件。”

毛晋元笑道:“狄县令莫非要寻秘道机关?”

突然马荣叫道:“老爷,这里有一冒出来的钉尖!”

狄公赶忙按马荣指点,伏身细看。地板上果然冒出一个小小钉尖,钉尖上还粘着一红丝碎片,再细看还见到一点暗储。

狄公道:“如今毛兵曹便是一个证人,劳动毛兵曹将那一丁点儿红丝片小心收起。”

毛晋元只得小心将那红丝片从钉尖剔下,递给狄公。

狄公笑道:“下官还想看看苏镇副的遗物。”

毛晋元将苏文虎生前的私物全数搬放在桌上:一只旧铁角皮箱,一包衣服布裤。

狄公打开那只铁角皮箱,一件一件东西验看。突然他看见箱角里有一个黄丝绒方印盒,急忙拿出打开一看,却是空的。

“我猜想苏镇副的印章平日不放在这印盒内,而是放在那书案的抽屉里吧!”

毛晋元道:“果如狄县令猜想,收拾苏镇副遗物时,施仓曹正是在那抽屉里找到他的印章的。”

狄公道:“想来方将军议事亦已完了吧,还劳毛兵曹将这些东西妥善收了。”

方明廉与众军官议事方毕,狄公四人便进了军衙正厅。狄公拜揖施礼,向方明廉道明来意,并告诉他苏镇副被害之事已有了眉目。希望方明廉此刻当堂开判,他则在一旁相机助审,提出证据,澄清案子情由本末。

方明廉虽心中狐疑重重,却还是答应了狄公要求。

方明廉让了狄公座。便命将孟国泰押来听候鞫审。他郑重宣布:今日蓬莱县令狄仁杰主审此案,当堂判决,并备文呈报军法司终裁。

狄公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左右两边侍立的乔泰、马荣,慢慢开口道:“苏文虎被杀的背后隐着一桩骇人听闻的盗骗贪污案!一笔巨款,购买三条辎重军船的巨款!”

方明廉及众军官莫名其妙。一个个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据下官核查,本镇所需军备货物、兵戌器械的采买,经军衙议定后,由仓曹参军施成龙草具呈报公文,先由镇副苏文虎复核押印,再由方明廉将军终核押印在公文最末。公文或一页或二页、三页不等,一页者,苏、方两印章押在同一页,二页、三页甚而更多页者,则每页押苏镇副印,最末页押方将军印。然后备副本,自存抄件转呈蓬莱县衙门档馆。正本则加羽毛,封火漆,军驿飞驰京师兵部或登州军衙。然而这种程序有漏洞。倘若公文二页、三页以上者,胆大妄为之徒便会偷梁换柱,犯下怵目骇心的罪恶勾当。如何个偷梁换柱法呢?歹徒见是最末页无甚要紧字语时,便会偷偷藏过,因为那一页有方将军终核的印章,至关紧要。然后补上假造内容的前几页,手脚做成,已是轻而易举之事了……”

方明廉禁不住插上话来:“狄县令这话如何讲?须知前几页每页都需押盖苏镇副的印章啊!”

狄公莞尔一笑,轻声答道:“这正是苏镇副被杀害的原因!苏镇副大意将他的印章撂在从不上锁的抽屉里,故被人盗用十分容易。罪犯正是盗用了那枚印章被苏镇副觉察,才生出杀人灭口的歹念。原来,第四百零四号公文是晋升四名军校的内容那公文副本我看了,共两页,第一页写了军衙的提议及四名军校的姓氏、年庚、籍贯、功勋等等。第二页则只有一句话:‘敦候京师兵部衙门核复准请’,并押了方将军的大印。罪犯誊录了副本后,偷走了正本第二页,焚毁了第一页,补之以假造的内容。那内容写着什么呢?写着蓬莱炮台已向新罗籍商人朴氏、尹氏购进三条辎重军船,其价值必在巨额,尚不知确数。依照兵部衙门采买军需公例,由京师付款银与那两名番商。公文正本早达京师兵部,两名番商已去京师支领款银。——其半数或便是付与罪犯的赃财!罪犯精干此行,深知内里漏洞。副本存军衙,故是原来内容,未作改动。只是作案匆匆疏忽了一点,他怕军衙的书吏觉察,便自行誊录副本,然而却忘了备下一本抄件转吾我蓬莱县衙档馆。偏偏接踵而来了四百零五号购买盔甲戎服的公文,书吏见到四百零四号正本发往京师兵部时注着库部衙门的字样,便没细查四百零四号内容,以为同在甲卷总是购物之事,便自作聪明,手批了一条,‘参阅甲卷四百零四号公文办’的话。下官今日来军寨原只是想补一份四百零四号公文的抄件,却见副本上原是人事升迁之事,便觉蹊跷。四百零五号系是书吏抄录签发,故敝衙照例收到。那‘参阅’一词便引动我许多狐疑。如今才明白其中缘由。”

方将军略有所悟,又听是贪污盗骗巨额军款,心知事态严重,便大声问道:“望狄县令明言,那两名番商与三条辎重军船是如何一回事?”

狄公道:“罪犯与那两名番籍商人狼狈为好,做下若大一桩买空勾当。——获得赃银,两五拆账。倘若日后被人识破,不仅那两名番商远走高飞,便是本案主犯也早已逃之夭夭了。然而天网恢恢,罪犯合当败露。苏镇副被杀前夜,孟国泰与下官的这两名亲随干办一同在海滨酒家聚饮时,偏巧碰到了那两名番商。番商误以为他们三人是响马,故视为知已,引作同类。醉中吐真言,隐约托出了三条军船卖空的内情。只不曾吐露罪犯姓名。偏偏孟国泰那日饮酒过量,回到军寨时醉意正浓言语不慎,吐出与番商狂饮作乐之事。人道隔墙有耳,况复他当着众军士面前大肆吹擂,也算是祸从口出吧。罪犯疑心他已获悉真相,便暗中定计除口。故伪造苏镇副手令骗去军械库,手令上盖着苏文虎大印,印章是罪犯从那不上锁的抽屉里偷出的。”

方明廉省悟,便又问:“那么是谁一箭射死了苏镇副?”

狄公目光扫了一下众军官,答道:“杀害苏镇副的不是别人,正是贪污盗骗的主犯施成龙!”

正厅内顿时鸦雀无声,众军官大梦震醒,惊愕得面面相觑。已有两名军士挨近了施成龙,左右监护住了他。

狄公继续道:“施成龙午后进苏镇副房间时,固然不敢携带兵器。但他知道苏镇副的房间内有兵器——苏文虎午睡时总大意地将他的箭壶搁在窗台上。他只需拔出一支来便可将熟睡中的苏镇副刺杀。”

方明廉用目示意,两名军士立即将施成龙押了。施成龙没叫冤枉,也不挣扎,却冷笑道:“狄仁杰,你如何断定我要杀死苏将军?”

狄公道:“苏镇副已发现你用了他的印章,只待追问详里。你畏惧罪恶发露,故先下了毒手。并布下圈套,一石两鸟,拿孟国泰来充替罪羊。除灭了这两人,谁也不会知道你那桩贪污盗骗的大罪孽了。”

“说我杀苏将军有何凭据?”施成龙已经气弱,只不敢提贪污盗骗军款之事。

“你进苏镇副房里时,他已朦胧睡醒,正冲你又问印章之事,故你只得抢先动手。那箭壶搁在窗台,你不便去拔,却见地上脚边正有一支掉落的长箭,便偷偷甩脱了靴子,用脚趾挑起那支箭接到手中,一个急步上前刺进了苏镇副的肚腹。他猝不及防,顿时丧了性命。只因你挑起那支箭时用力过于迅猛,箭杆上的红丝带被地板上的一小小钉头划破了一条口。适才我见那小小的铁钉头上还粘着一丝红碎片,并沾着一星赭斑。毛兵曹可以作证。——故我断定你的脚趾上必有被划破或刺破的伤痕。施兵曹倘不服,此刻可以当堂脱靴验看。”

方明廉目光严厉地望着施成龙,猛喝道:“还需问你三条军船之事么?”施成龙蜷缩成一团,瘫软在地上,哭丧着脸望着狄公,再也不吱一声了。

两名军士忙不迭将孟国泰卸枷,松缚。孟国泰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也望着狄公,流动着无限感激的神采。

狄公笑着对一旁正振笔记录的书吏道:“莫忘了将呈送军法司判决此案的公文抄录一份送来衙门。”

(全文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