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断指记 · 2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黄掌柜生得五短身材,且背弓微有点驼。白净的脸皮表情淡漠,下颔几茎山羊胡子油黑发亮,衣帽衫袍上下十分齐整。他一见狄公,慌忙稽首拜揖。

狄公还礼让坐,示意管家上茶,一面笑吟吟他说道:“劳烦黄掌柜枉驾前来,你大可不必拘柬,此地不是公堂。我只想问问山顶上一些情况,当然你整日都在铺子里忙碌,但想来掌柜是在山顶上贵宅宿歇的吧?”

黄掌柜唯唯答道:“老爷所言甚是,这时节山上比城里凉爽得多。”

“听说昨夜山上发生了游民之间的斗殴?”

黄掌柜微微一愣,慢慢答道:“老爷不知从何听来。昨夜山上甚是宁静,不曾有什么骚动。闲常山腰的林子里虽有许多游民、乞丐歇宿,但他们很少斗殴、喧嚣,更不敢闯入我们的房宅,何况我们都有高墙卫护。说实在,如没有那等讨厌的人出没,这山林真是一个清凉幽静的去处。夏天里整日紫雾缭绕,风景如画。”

狄公笑道:“想来掌柜并未遍问你的家人奴仆,斗殴就发生在贵宅后的密林里。”

“老爷,这又何需遍问?昨夜我自己就一直在家,也没听见宅后有什么骚动。噢,老爷不妨去问问我的紧邻蓝掌柜,他时常倒是个夜神仙,睡得很晚。”

“我再问你,这山上除了你和蓝掌柜两家,还都有谁居住?”

“回答老爷,目下只我们两家,山上另外还有三幢宅子,那都是京师的官商消夏别馆,此刻他们尚未搬来,故还空着。”

狄公嗯了一声,说道:“好吧,你可以回去了。呵,黄掌柜不妨也去认认一个人,或许在这山上山下见过他的踪影。”一面吩咐捕快带黄掌柜下去辨认死尸。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去了一盏茶时,捕快回来禀狄公说,黄掌柜也不认识这死者,并说黄掌柜告辞时留下言语,以后衙里老爷来唤,随即便来。

狄公微微点头,陷入沉思。

陶甘说:“老爷,我看是否有这样的可能,即死者是在城里的酒店或窑子里被杀的。”

狄公摇了摇头,说:“倘使那样,凶手会将死尸埋在地下或扔到枯井里,而决不敢冒险将死尸搬上山坡去,况且一路还得经过衙门。罢,陶甘、此刻你拿着这枚戒指到城里各家当铺、柜坊和金银号去让他们认认,或许他们中有人倒能知道这枚戒指的主人是谁。”

陶甘拿了戒指走后,狄公吩咐沏了一盅浓茶,独个呷着,慢慢思忖。死者虽然被认为死于一伙游民之间的争斗残杀,但有一个疑点却始终萦绕在狄公的心上;那死者不像是个游民、乞丐,而倒是个有教养的有钱人,并有坚韧的性格,经历过长途跋涉。他感到迷惑,但他暂时不想把这个疑点告诉陶甘,怕挫伤了陶甘主观想象的满腔热情。

狄公叹了一口气,放下茶盅,信手翻阅了一下桌上的一厚迭公文。这迭公文都是有关邻县江夏的一起走私贵重物品的案卷。十天前,三个走私犯正将两箱贵重的物品偷运过汉阳、江夏界河时被巡卒截获,走私犯逃进了江夏的密林,箱里装的是金银、水晶、檀香和高丽产的人参等。朝廷对这类东西明文要征重税,道、州、县各驿路口都设了关卡。由于罪犯匿入江夏县界的密林,追缉的责任便落在江夏县令头上,案情又牵涉到汉阳,故狄公委派洪参军带领乔泰、马荣去协助江夏县令侦查。界河一带的密林间布下了许多暗障和细作,但几天来都未见着半点罪犯的踪影。偏偏是州里对这起案子又甚是看重,鄂州刺史给两县县令指令了破案期限。近年来多起跨县连州的大规模走私活动已使朝廷震怒,刺史认为其后台或许正是京师户下的某个高官,如果这次能追获那三名走私罪犯,顺藤摸瓜便能牵出朝廷上下一串重要案犯。如果不把那后台捕获归案,这一类的走私案子便会有增无已。

狄公沮丧地摇了摇头,把这堆案卷推到一边,又呷了一口茶,捻着胡子闭目养神。

陶甘几乎跑遍了城里所有的柜坊、当铺、金市、银号,谁都说没见过这枚戒指。他又耐着性子询访了许多家末流的客栈,也没听说近两日有外乡的游民斗殴凶杀的传闻。他疲惫不堪地坐在孔庙的玉石台阶上,一面揉捏着酸疼的双腿,一面自怨自艾。

他正望着对面那家黄记生药铺呆呆出神,突然发现就在这生药铺的隔壁有一家不为人注目的铺子,漆黑的大门敞开着,门边挂着一块烫金的招牌:“蓝记当铺”——陶甘明白这“蓝记当铺”的掌柜就正住在那山顶的宅子里,却原来铺面开在这里,生意竟也同黄家做在一处。他顿时拖起疲惫的身子,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推门走了进去。

门里当面便是一横高高的柜台,柜台外站着十来个衣饰华贵的客人,正与柜台里的伙计商洽着生意。柜台隅角的账台上端正坐着个胖子正在认真地拨弄算盘。

陶甘从衣袖里取出一片名刺递了进去,名刺上注着陶甘的假身份——长安大珠宝商。这是陶甘投奔狄公前作为一个骗子随身携带的许多名刺中的一种。名刺果然灵验,那胖子忙站立起来,摇摇摆摆向陶甘走来,堆起一脸笑:“先生,不知有何宝物赐我眼福?”

“蓝掌柜可曾见过这枚戒指?”陶甘把那枚戒指放在柜台上说道,“有位客官想将它贱卖给我,我疑心这玩意来路不明,要不然便不是真金打制的。”

蓝掌柜将那枚戒指拿在手上看了看,脸色阴沉下来,眼里闪烁出一种奇怪的光彩。“没有见过,我从来未见过这枚戒指。”他断然地答道。

柜台里一个尖头缩腮的伙计这时也斜过眼来打量这枚戒指,蓝掌柜厉声斥道:“不干你的事!”转脸对陶甘说:“先生,失陪了。”说着便拂袖回他那账台去。

那伙计却对陶甘使了个眼色,暗示陶甘去隔壁稍候片刻,有话交待。陶甘会意,便告辞出门,踅进黄记药铺,捡一条长凳坐下等候。

药铺里两个伙计正在忙碌地搓揉药丸,另一边一个伙计在用铰链固定的大铡刀,一刀一刀地将粗干的生药切成薄片,还有两个伙计在给蜈蚣、蜘蛛、蝉壳分类。——陶甘好奇地望着他们有条不紊地工作。

半晌,当铺里那尖头缩腮的伙计走了进来,挨在陶甘旁坐下。一面沾沾自喜地开了腔:“那蠢货没认出你来,但你却瞒不过我去。你常在衙门里行走,正经是个做公的——”

陶甘生气地说:“休张口信舌胡扯谈!你想要告诉我什么事?”

伙计忙作色道:“那胖杂种用假话来搪塞你,他见过那枚戒指,他亲手细细看过。两天前一个漂亮的女子正就是拿着这枚戒指来估价,我正待要问她是否典当,这胖杂种一把将我推开,自己迎了上去,这老色鬼见了年轻漂亮的女人便馋涎三尺。我见他与那女子嘀咕了半日,后来那女子拿了戒指走了。”

“那女子是谁?”陶甘忙问。

“像是个粗使唤的丫头,记得那日穿的是旧补丁的蓝布衫裙,但长得很灵秀,胖杂种见了她便如收了三魂六魄似的。呵,他还做假账,偷漏税金。他与许多不法交易都有牵连。”

“看来你很是忌恨你的东家。”

“你不知道他是何等的苛刻狠毒,还有他的儿子,每时每刻都在监视我们,生怕我们吞吃了他的银钱。嘿,衙里但肯使我些银子,我可以收集到他许多漏税的凭据,须教这胖杂种干净蹲几年牢。刚才我透露给您的真情,付我二十五个铜钱便行。”

陶甘拍了拍那伙计的肩膀称赞道:“多烦老弟指教,以后会给你钱银的,此刻我正忙乎,休罗唣不休,我有事再来找你。”

伙计大失所望,溜灰着脸回去了。陶甘于是再去找蓝掌柜。

陶甘用他那瘦骨嶙峋的拳头敲击柜台,命蓝拳柜出来。蓝掌柜见又是他,正待发作,陶甘不客气地对他说:“此刻你得随我去衙门走一遭,狄老爷有请。放下你的算盘,也不必换什么衣服,赶快动身。”

两顶软轿将陶甘和蓝掌柜抬进了汉阳县大堂,胖掌柜心发了虚,汗涔涔问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陶甘正色道:“见了老爷自会明白。”

陶甘将蓝掌柜带进狄公内衙书斋,先禀报了详情。

蓝掌柜见了狄公,顿时一骨碌跪了下来,趴在地上磕头。

狄公冷冷地说:“蓝掌柜起来,我且有话问你,你须照实答来,不可支吾、搪塞。我先问你,昨夜你在哪里?干了什么勾当?”

蓝掌柜颜色大变,心中叫苦,说道:“老爷,我可赌誓,我实在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只是多喝了点酒。昨天我的朋友朱掌柜把我拖到一家酒店多灌了几盅,一个身子飘飘然只是摇摆不住。告辞了我的朋友后,我命轿夫一直将我抬回山顶的家去。轿子抬到衙门下街转弯处,有一帮闲汉、乞丐冲到轿前要钱,我不给,便寻衅生事。我本要走避,不意那帮人愈骂愈急,怪我多喝了几盅,乘着酒兴冲出轿去,正见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乞丐指着我的轿子在骂什么,我拔步上前就是一拳,那老家伙仰八叉一跤摔倒,却不再爬起来了……”

蓝掌柜拿出手绢拭了拭脸上的汗。

“他的头有没有流血?”狄公问道。

“没有。我记得那是一条泥路,千不合,万不合,我竟甩手坐了轿扬长而去。走到半路,夜风一吹,酒有点醒了,我才感到事情有点不妙。倘使那老乞丐真有个山高水低,可不肇了大祸?于是我又下轿来,寻回到那个拐角,那老乞丐早不见了,路边一个小贩告诉我,那老乞丐后来爬了起来,一面骂一面往山那边走去。我听了心上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你为何不让轿夫抬你回到那里?”

“我怕他们会乘机讹诈,倘使那老乞丐真有个短长。他们见我将那老乞丐打倒……”

“那么,这以后你又干了什么?”狄公又问。

“于是我只得重租一顶轿回山上。半路我的肚子忽地疼痛起来,多亏隔院黄掌柜和他的儿子刚从山岗上散步回来。他的儿子将我背回了家,他那儿子虽是呆痴,但力气却很大。回家后,我就上了床一觉睡到今日天亮。老爷,思想来应是那老乞丐到衙门里告了我,我这准备赔偿……”

狄公站了起来将蓝掌柜带进停尸的小屋,把盖住尸体的芦席揭开,问道:“你认识他吗?”

蓝掌柜低眼一看,不觉倒抽了一口冷气,惊惶得叫了起来:“我的天!我竟送了他的老命!”说着不觉双膝一软,就地跪了下来。一面抽泣着央求:“老爷,可怜小民,我委实不是有意伤害他……一时失闪了手,多灌了该死的黄汤。”

狄公命衙卒盖好尸体,锁上门,将蓝掌柜带回衙内书斋去细细盘问。

狄公双目紧盯着蓝掌柜,说:“我再与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了那枚戒指问道:“你为什么说不曾见过它?”

蓝掌柜老大委屈地说道:“小民一时不知那位先生是衙里的相公,不便与他细说。”

“我再问你,那年轻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蓝掌柜耸了耸肩,说道:“小民实不知那女子是谁。她衣衫褴褛,行动诡谲,看来是什么帮会的游民,她左手没有小指尖便是明证。但无庸讳言,她长得十分标致。那天她来铺子打问这枚戒指值多少银子,我心中思忖,这端的是件罕见的首饰,至少也值六十两银子,骨董商有慧眼的恐怕一百两都肯出。我告诉她典当十两,绝卖二十两。她劈手拿去了戒指,说了一声她不卖也不典,接着就走了。从那之后却再也没见过她。”

“有人见你与她私下嘀咕了不少话。”狄公厉声说道。

蓝掌柜的脸“涮”地涨得通红。

“我只是提醒她一个人在这市廛上行走须仔细防着歹徒。”

“此事想来是实了。究竟你与她说了些什么话?”狄公愈发紧的问道。

蓝掌柜迟疑了半晌,抬头又看了看狄公严峻的脸色,尴尬地答道:“我只说要与她去那茶楼会会,她突然作色,叫我断了这个邪念,说她哥哥就等候在铺子外面,他的拳头是不认人的。”

狄公拂袖而起,说:“将他押进监牢,正是他杀的人。”

四名衙卒一声答应,上前动手。蓝掌柜欲想挣扎,哪里还可动弹。

狄公又沏了一盅茶,慢慢呷着。陶甘忍不住说道:“那伙计并不曾说蓝掌柜与那女子争吵,只说私语了一阵,想来是那女子接受了蓝掌柜的约请。蓝掌柜说的‘她突然作色’则发生在他俩会面之后,这才是微妙之处。蓝掌柜动了邪念,到头来却给自己带来了麻烦。那女子与她哥哥以及那个被杀的老家伙是一伙的,女子往往是引人上钩的香饵,一到那会面的茶楼,女人便惊呼求救,于是他哥哥与那老家伙突然冲出来,讹诈他的钱财,这是人人皆知的老把戏了。蓝掌柜大概设法逃了出来。当他坐轿到半路——或是第二天坐轿——又被他们一伙拦截,在一阵混乱里蓝掌柜把那老家伙打翻在地。当他后来从道路边的小贩口里得知那老家伙已爬起来上山去时,他便尾随而去,在半山腰上用一块石头将那老家伙砸破了脑壳。他有力气,且熟悉山上的道路,于是顺手将尸体背到那间荒凉的小茅棚里。这时他想到不能让这老家伙的身份被人发现,他就在那茅棚外的大砧板上切去了死者的四个手指,把他游民帮会成员的事实掩盖起来。至于他如何能切得这般齐整,又不留下血迹和指头,现在一时尚无法猜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