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断指记 · 3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狄公怀着极高的兴趣听着陶甘说完,心里很是欣赏。他捋着长胡子笑吟吟炮说道:“你的剖析十分精致,且想象丰富。但你立论的最大支柱是那伙计的话全盘是实,倘若他的话一虚,则恐怕事事皆虚了。你可曾细访了个确证?但被那伙计一席话便立得起这般天大人命铁案?我们须首先证实已掌握的事实,进而探寻新的凭据。我们此刻已有了三个可以确证的事实:一,那个漂亮的女子与金戒指有关。二,那女子有一个哥哥,他们兄妹和被害者有联系,很可能便是同一伙的人。三,他们是外乡来的。由此我可以断定在官府具结这件凶案之前,可以这么说,在他们兄妹寻回这枚戒指之前那兄妹决不会离开这城市。我们下一步便是找到那个漂亮的女子和她的哥哥。看来此事也不很困难,因为漂亮的女子惹人注目,影踪易寻。一般说来,这种游民帮会里的女子都是便宜的妓女。”

陶甘自告奋勇:“我可以到红鲤酒店去找那个乞丐帮会的头目——鲤鱼头。他九流三教,耳目众多,对这汉阳城里的乞丐。闲汉、妓女、小偷、游民了如指掌,那一对兄妹的踪迹他不会不知。”

狄公道:“这主意十分的好。陶甘,你去城里找这乞丐的头目,务必查访到那兄妹的踪迹。我将细细验核蓝掌柜招供的情况,询问蓝掌柜铺子里那伙计和他的朋友朱掌柜以及他的轿夫,我还要找到那天看见老游民被蓝掌柜打倒后又爬起来的小贩,最后我还要证实蓝掌柜昨夜回家时是否真喝醉了。好,我们俩就这样分头去查缉。”

红鲤酒店的店堂又臭又脏,高高的曲尺柜台后坐着一个满脸皱纹、两鬓灰白,唇边垂下两络长须的中年人。他就是这酒店的掌柜,汉阳城里的乞丐帮会头目鲤鱼头。

陶甘走进店堂自顾倒了一杯酒,慢慢呷啜。那鲤鱼头见了忙陪着笑凑近来:“侥奉,陶相公,许多时怎的也不来这边走走?这两日或许是为那金戒指的事在奔波吧?”

陶甘点了点头。他对这乞丐头目的信息灵通并不感到惊奇,这城里发生的一切都难瞒过他的耳目。陶甘放下酒杯,叹了口气说道:“掌柜的,实不相瞒,逐日答应上司,没个闲工夫。今天算是稍稍得个自在,只想痛快地消遣一番,你不能帮兄弟找一个年轻漂亮点的?最好是外乡来的,去来不留个痕迹,免得衙里同僚取笑。”

鲤鱼头不怀好意的脸上挂着一丝好笑:“我引荐的准令你满意。”一面伸出一只干瘪的手。

💦 鲲 | 弩 | 小 | 说

陶甘忙去袖里取出五个铜钱递上,那只手没有缩回去,陶甘苦笑一声又增加了五个铜钱。

鲤鱼头收了钱,低声说道:“到碧云旅店,过两条街,左首拐弯便是。找一个名叫沈金的,他的妹妹生得同个西施一般,我活了半百,眼里真是不曾见过这般容貌,正又是外乡来的。一应接引全是那沈金一手包搅,他是个爽直的汉子,专好照应陶相公一流的贵客,此去保你喜逐颜开称了心愿。”

陶甘道了声谢,拔步就出了红鲤酒店。他生怕那鲤鱼头耍手段,提前一步去沈金那里报了他在衙门里当缉捕的身份。

碧云旅店挤在菜市和鱼市之间,门楼歪斜,酸寒破落。阴暗狭窄的楼梯口坐着一个胖胖的茶房。

陶甘拂了拂身上的尘上,整了整衣帽,上前问话:“我想找位叫沈金的客官。”

“楼上右首第二间房。有劳相公传话与他,掌柜的催他交纳欠下的房金。”茶房说。

“他们一行有多少位?”陶甘又问。

“三个人。沈金和他妹子,还有一个姓张的,都是帮畜牲。租赁了房子不纳房金,行动还秽语伤人。早先还有位伙计,倒甚是礼貌,昨天却是先离去了。”

陶甘上了楼来,寻着了沈金的门户便敲了三下。

“狗杂种!人都睡了,敲你娘的丧钟,明天就还你房钱!”房里一个粗嗓子骂道。

陶甘用力一推,门开了。空荡幽暗的房间两头两张板床上各躺着一个彪形大汉,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哼着小曲,一个光着头皮的交叉着双臂正鼾声如雷。靠窗口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正埋头在缝补什么,见她松松梳了一个坠髻儿,穿着合身的蓝布衫裙。

“恕我冒昧了,茶房要催你们交纳房金,我想我或许正可帮你们一点忙。”陶甘指了指那女子。

络腮胡子明白了陶甘的来意,他用一双布满了血丝的小眼睛上下打量着陶甘。陶甘注意到他的左手小指短了一截。

“多少钱?”

“五十个铜钱够了吗?沈先生。”

沈金朝那打鼾的同伙踢了一脚:“听见了没有?五十个铜钱——帮我们纳房金。”

“将这个丑八怪撵出去!”那女子突然愤怒地叫道。

“你这嚼舌头的小贱人,谁要你插嘴来?老万叔的事就坏在你身上,到如今那戒指还没弄到手!”沈金气呼呼地说道。

陶甘听得明白。现在他思忖着如何将他们三个人一齐带到衙门去。他想到这三个人对这城市还不熟悉,正可施展一下他的拿手本领。

沈金斜眼看了陶甘一下,说:“张旺,抓住这个狗杂种!真是吃了大虫心豹子胆了!”

张旺冷不防一把抓住了陶甘,反转了双手,逼到尾隅。沈金上前熟练地搜陶甘的身。

“晦气!真的只有五十个铜钱。五十个铜钱还来做他娘的春梦——”

陶甘急中生智,嘻笑了一声从容说道:“沈先生真嫌钱少,我还有一笔大生意未启口哩,五两银子的买卖。”

“什么?五两银子?”沈金疑是听错了。

“对!正是五两银子,此事容我慢慢说来。”

沈金忙示意张旺松手放了陶甘。陶甘咂了咂嘴唇,神色诡秘地说:“沈先生,实不是我看上你妹子,我是奉了我掌柜之命前来与你商谈这买卖的。”

沈金蓦地一惊,脸色转白:“是不是黄鹤面馆的刘掌柜?是他要五两银子?”

“哪里什么刘掌柜,我掌柜姓的是甘,是这方圆一百里的大财主,家里尽管妻妾成群,温香软玉一堆,但却不曾有一个人得他老人家的眼,能常时挂在他心上。前日里不知哪里打听得沈先生的妹子天姿绝色,不觉动了个慕名而求之心,特地委派小人来寻沈先生。——这五两银子只是见面之薄礼,令妹子倘真的有些手段,就是金山银山拆了搬来给你他也是甘心的,还保你下半世没个富贵坐享?天下哪有此等发利市的买卖,还不快快打发你妹子,梳妆打扮,跟我上路。”陶甘这一发言语说得沈金笑在嘴上,乐在心里,一对小眼睛合成一线,恨不得马上把妹子塞进轿子让陶甘当即抬去。

沈金原一心想让他妹子挂牌开业,他可从此坐享清利,省去奔波流浪许多苦处。如今却听得陶甘引来偌大一个财神菩萨,不由几分得意忘形,慌忙把五十铜钱还给陶甘,只催着他妹子赶快梳妆。

沈金提出他要同张旺一起去甘家,他真想看看这个财神是什么模样,住在那等样的仙馆洞府。陶甘自然一口应允,又关照他俩须识些礼数,免得吃人耻笑。临行陶甘提出要沈金支付他十个铜钱的荐头佣金,沈金也照付不疑。

他们三人便跟随陶甘出了碧云旅店,穿过几处大街小巷,来到一处高大粉墙包裹的园宅后门。陶甘从衣袖里掏出一管钥匙,打开了后门的大锁。

沈金不胜羡慕他说:“你主人真是阔绰。”

陶甘笑道:“这是后花园的东便门,那正大门如京师的王爷府一般,平日里停满了车马大轿。你想能是你我之辈可以出入的?”

沈金听了微笑点头不迭。

陶甘吩咐他们三人在门里等候,他自去内厅禀报。陶甘去了一盏茶时不见回来,那女子突然惊叫起:“我们上当了!”

捕快领着六名衙卒从回廊水榭和粉墙假山后包抄而来。张旺从腰间掣出尖刀,沈金挥手制止了张旺:“这些狗畜牲专门靠杀人领取酬金,你我权且忍耐则个。”衙卒上前来将他们三人套上铁锁链,押进了后衙西首的监牢。

陶甘收捕了沈金等三人后,便径直来内衙书斋禀狄公。当值的文书拉住陶甘说道:“老爷此刻正在见蓝掌柜的儿子。”

陶甘问:“他儿子来干什么?老爷根本不想审他。”

文书答道:“他来询问衙里为何拘捕他父亲。他进书斋前还一直在这里询问衙卒早上茅棚里发现死尸的事,你得将这情况告诉老爷。”

陶甘点了点头,走进了书斋。

狄公坐在书斋后,书桌前站着一个二十五岁上下的英俊青年,见他穿戴齐整,举止潇洒。

狄公见陶甘进来,忙介绍道:“这是蓝掌柜的公子蓝田玉。他为他父亲被捕感到惊惶,我已向他解释了,此刻还只是嫌疑,究竟他参与了那起凶杀案没有,还要等上公堂才能审理明白。”

“老爷,我父亲昨夜决不可能杀人!”蓝田玉还要强辩。

“为什么?”狄公皱了皱眉头。

“理由说来也甚是简单,昨夜我父亲喝得酩酊大醉,隔院黄先生的儿子背他回家来时是我开的门——回家后便上床睡了。”

狄公若有所悟地嗯了一声。

“还有,老爷,我思想来当是在哪里见着过那两个凶手。”

“真的?快与我细细说来!”狄公不由把太师椅向前挪了一下。

“老爷,我听说那老游民的死尸是今早上在山坡上那间茅棚里发现的,这倒使我想起一件事来。昨夜月色皎洁,山风凉爽,我正顺着我们宅后那条山径散步,突然看见前面林子里有两个人影在晃动。其中一个身材丰伟,肩上正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袱,莫不就是凶手杀了人正往那茅棚搬移尸体?这山坡的林于里经常有成群结伙的游民、暴徒歇夜,我不便走得离家大远。”

陶甘得意地望着狄公的脸,盼望出现惊奇的表现。现在陶甘相信蓝田玉见到的那两个人影正是沈金和他的同伙。然而狄公突然脸色一沉,喝道:“看来杀人的不是你父亲而是你!”

蓝田玉呆若木鸡,愣了半晌,说:“老爷莫要戏言,冤枉煞了小人。那夜我只是去林间闲步,且有人可证实……”

狄公松了口气,问道:“我早料到这一点,那么陪同你的那女子是谁?”

蓝田玉紫涨了面皮,忸怩地答道:“是我母亲的侍婢,我父母亲管教很严,他们不赞同我俩结婚,我们只得时常到山坡上那间茅棚里相会。她能证实我们是一起在林子里散步的,但我们昨夜没有去那茅棚。……我们的婚事还望老爷替我们作个主。”

狄公挥手,示意蓝田玉退出。

蓝田玉刚出了书斋,陶甘就高兴地说道:“老爷,案件已真相大白,凶手已……”

狄公微笑着阻断了他的话:“陶甘,还是让我先来告诉你我这里查访的结果:一,蓝掌柜铺子里那伙计讲的半是假话,他挟私诬告。金银市、当铺的行会商董们都说蓝掌柜虽然很富绰,做生意很精,但胆子很小,怕犯法,也不敢得罪人,他经常去江夏做生意。二,昨夜蓝掌柜确实与朱掌柜一起喝酒,而且是喝多了点。三,蓝掌柜坐轿回家被一群乞丐游民拦住,但争吵不是为那女子的事,而仅仅是讨钱。老游民看来与那群乞丐不是一伙,也许是正巧路过。蓝掌柜将老游民打倒走了后,老游民便自己爬了起来。那路边的小贩更说了一件奇怪的事:老游民说的话之乎者也,咬文嚼字、十分文绉绉,根本不像是乞丐、游民用的语词。我原打算问黄掌柜,蓝掌柜是否真的喝醉了回家来,现在他的儿子言词凿凿,看来也毋需再去麻烦黄掌柜了。好,陶甘,现在该你谈你的查访结果了。”

“老爷,首先我得告诉你,那蓝田玉见你之前,已向衙卒仔细打听了茅棚发现死尸之事。不过,我已有确证证明他在林子里看到的情况是真的。”

狄公点点头,说:“蓝田玉看来比他父亲更忠厚本分。”

陶甘继续说道:“他在林子里看的两个歹徒名叫沈金、张旺。沈金有个妹子叫沈云,就是老爷吩咐我四处去查寻的那个漂亮女子。这三个歹徒已被我全部缉拿归案,此刻正在衙里西牢押着,专候老爷亲自鞠审。他们一伙原来还有一个人,说是昨夜已先行离去。我亲耳听见沈金责备他妹妹坏了‘老万叔’的事,怪她没有弄到‘老万叔’的那枚金戒指。显然那个老万叔正是被杀害的老游民。他们三个都是外乡人,但他们却认识这里的一个开着黄鹤面馆的刘掌柜。”

陶甘停顿了一下,又说:“老爷,看来这起凶案与蓝掌柜端的是无关了。我以前的想法错了,那女子拿戒指找蓝掌柜看,仅仅是为估估价,他们间的关系纯粹是巧合。”

狄公若有所思地捋着他那美髯,慢慢说道:“陶甘,你知道我最不愿相信的便是巧合,而最容易解释的也是巧合。你刚才说起他们与此地的一个开面馆的刘掌柜有来往,你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吗?”

陶甘笑道:“不甚清楚。”

“你先去查清楚这个刘掌柜的真正身份,我不曾听说过汉阳有一个黄鹤面馆。”

陶甘退下不一盅茶工夫便转来向狄公禀报:“老爷,查清楚了。这刘掌柜原是江夏县的一个贼窝头民正开着爿面馆哩。看来,沈金一伙也是江夏县人氏。”

“罢,罢,”狄公意味深长地说,“你看蓝掌柜也经常去江夏,这又是一个巧合了。陶甘,我将一个一个亲自审讯,先从沈金开始。你先去将他带到停放尸体的小屋,暂不让他认看尸体,我随后便到。”

狄公来到停尸小屋时,沈金早已被两名衙卒押着面墙而立。昏暗的小屋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他命沈金转过身来,一面亲手掀开盖在尸体上的芦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