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断指记 · 4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认识这个人吗?”狄公两眼注视着沈金的脸。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 co M|

“天哪,是他!”沈金大惊失色,脸吓得苍白。

狄公厉声喝道:“是不是你将他杀死的?”

沈金使劲摇了摇头:“不,不,不是我杀的。这老家伙昨夜离开碧云旅店时还好端端的,怎的一夜工夫变成了死尸一条?他名叫万茂才,是个痴心肠的蠢货。他在长安开着爿很大的生药铺,他很是有钱……”

“生药铺的掌柜?那他与你们一伙又怎的厮混一起?”

“这老色鬼要娶我妹子,他死死跟着我们,从长安一直跟到这里。要不是死了,还想加入我们的帮会与我们一起四处流浪哩。”

“沈金,本官面前但有半个虚字,小心打断你的腿。我再问你,这万茂才与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老爷,我可以发誓,他打见了我妹子就起了个痴性,整日走了魂魄一般。把长安偌大一个家私抛了脑后,三妻四妾放着都不管,却缠住我要娶我妹子。偏偏我那妹子也生就一副傻呆肝肠,虽说不肯嫁,却又乐意同他在一起。那万茂才是捧着金银珠宝跟着我们转,她偏一个铜钱也不要。一个金戒指给了她,竟又拿去退还了。这个缺心眼的小贱人不知与我合了多少气。老爷,小人句句是实,就是打死了也只是这么几句参不透的闷心话,那敢虚认了这杀人的罪名?我们四个一路行来,有时不免抓一只走散了的鸡或病死在路上的猪,或是问过路人借几个铜钱,这是任何一个无家可归的游民都会做的事,但我们从来不曾动过杀人的念头,也不敢杀人,哪里还会自己去杀老万叔?我们为什么要杀这样一个心地不坏的老蠢货呢?”

“你妹子是妓女吗?”狄公又问。

沈金搔了搔头,答道:“也是也不是。有时我们非常短钱用,她偶尔也拉一两回客。但一年到头,难得有这样的利市。我一直催着她找个户主挂牌接客,不仅从此衣食有靠,我也可多些钱银使唤,也免了四处奔波,吃了欺凌。”

狄公动了怒:“我且问你,你什么时候起为那当铺的蓝掌柜卖命的?”

“当铺的蓝掌柜?从来没听说过。我们从来不同那类喝人血的交往。我们的掌柜姓刘,在江夏城西门开着一爿面馆——但我们已用钱自赎了出来,与刘掌柜断了往来。当然他还不肯放过我们。”

狄公点了点头。他知道游民、偷儿、乞儿的都有一种不成文的约法,一个帮会的成员要脱离这个帮会,必须交付给他们的头目一笔可观的自赎金,往往双方因自赎金的多少争议不休而引起激烈的斗殴,甚至弄出人命。

狄公问:“你们同刘掌柜在赎金上有没有纠纷?”

“老爷可不知,那刘掌柜的狼心狗肺,他拿出账册算盘几下一拨,要讹诈我们三十两银子。多亏了老万叔他做了中人,拨起算盘,重新复核,豁兔了我们不少。他书算上甚是精通,那刘掌柜撇不过老万叔的面皮,不便多放刁,只得让我们脱了钩,自闯江湖去。想来是刘掌柜也得了老万叔的许多好处。”

“你们又为什么非得要离开刘掌柜的帮会?”

“老爷有所不知,那刘掌柜干的尽是见不得人的营生,落在他手里,难得再清白。一天,他要我同张旺帮他偷运两箱货物过汉阳、江夏的界河。我们不敢答应,那号买卖若是被官府拿住要关进大牢,即便没拿住,也多有莫名其妙被他弄死的——我们见过不少了。自那之后便动了自赎的念头,图个清白自在。”

狄公含义深长地看了陶甘一眼。

“你拒绝了刘掌柜,那两箱货物后来是谁去搬运的?”

“应奎、孟二郎和缪龙。”

“他们三人现在何处?”

沈金惨然一笑,说道:“那天夜里,他们在刘掌柜店里喝了点酒,回去就不明不白地死了。”他的一对小眼睛里闪出恐惧的神色。

“你知道那两箱货物是送给谁的?”狄公又问。

沈金诡谲地摇了摇头:“天知道送给谁!左右是给汉阳城里哪个掌柜的。不过那天我听到刘掌柜在向应奎交待说是孔庙商场的一个什么铺子。我没去细问应奎,事与我无关不想去打听,知道得愈少愈好。老万叔说我的这种态度是完全正确的。”

“你昨夜在哪里?”狄公追问道。

“我同张旺还有我妹子都去了红鲤酒店。老万叔则说他到一个朋友家去,他不喜欢上红鲤酒店。当我们半夜回到碧云旅店时他还没有回来,平时他总比我们上床睡得早。谁知这个可怜的老家伙竟一命归了阴,被人害死了!唉,他不该独个出去。他根本不熟悉这个地方。”

狄公从衣袖里取出那枚戒指,问道:“沈金,你见过这枚戒指吗?”

“当然见过,这是老万叔的戒指。平时总戴在手上,听他说是他家祖传的宝物。有一次他借给我妹子戴,我对妹子说,你就向他要下这枚戒指吧,可我妹子死活不要,戴了两天又还给了他。唉,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哪!”沈金不禁满面愁容,叹息频频。

狄公命衙卒将沈金押下去,传命带沈云去内衙细审。

从停尸小屋出来,空气顿时一新,衙舍、庭院间夏木垂荫,蝉声高吟。

狄公高兴地对陶甘说:“想不到在沈金身上竟问出了走私案子的重要线索!我马上传驿使飞报江夏县,要他们立即捉拿黄鹤面馆的刘掌柜,然后问出谁是他的后台,那两箱走私物品到底是送给谁的。陶甘,我怀疑接受那两箱走私货物的就是蓝掌柜,他不正是在孔庙对面开着当铺吗?更何况他常去江夏县做生意,与那里的走私犯们串连一气。”

“如此说来老爷真相信沈金他们不是杀万茂才的凶手,那么蓝田玉的话又作何解释。他在林子里见的两个人不正是沈金和张旺吗?”陶甘迷惑不解。

狄公思索了一下,说道:“等我们完全弄清了万茂才的来龙去脉后案情便会更清楚。我认为沈金已将他所知道的事全告诉了我们,当然有一些事他也未必全清楚。我们还是来听听他妹子沈云说些什么吧。”

狄公、陶甘回到内衙,当值文书便呈上一份江夏县刚送来的案情简报,说:“陶相公头里问我打听黄鹤面馆刘掌柜,老爷,这份简报里恰有一节说那刘掌柜今天在江夏县酗酒后与人斗殴而死。”

“什么?!”狄公吃一大惊,忙接过简报溜了一遍,又扔给陶甘:“这帮贼竟走在我前头了!本来我想走私案的破获已指日可待,现在看来我们还得重新开始。应奎等三人的骨头早已烂在枯井或树洞里了,难怪乔泰、马荣找不到他们的踪迹,而如今这个唯一能抓住的关键人物刘掌柜又与人斗殴而死,一线活丝在此掐断。”狄公一屁股坐倒在大师椅上,神情阴郁地望着陶甘出神,一面愤愤地用力抖着他那又长又黑的大胡子。

陶甘慢慢用手指绕卷着颊上那颗痣上的三根长毛,半晌说:“此刻就对黄鹤面馆所有的伙计进行一次出其不意的刑讯,或许还能拈出根新的线头。”

“不!”狄公道:“刘掌柜对帮他偷运两箱货物的人尚且如此残忍,非置之于死地不甘休、他会留下个把知情人在他的面馆里?事实上他的上司对他都实施了残忍的灭口手段。”

狄公恢复了平静,他一面摇着鹅毛扇,一面从容地说道:“万茂才的被杀我认为与那个走私案密切相关,我有一种预兆,只要我们能成功地侦破万茂才案子,就不愁破获不了那走私案。”

衙卒将沈云押进了书斋。

狄公见那沈云黝黑的鹅蛋脸上一对深情脉脉的大眼睛极富于表情,樱桃小口之上悬着一梁高挺的鼻子,两条细长的凤眉如丹青画出一般。乌云似滋润的长发盖头披下,不施粉黛却顾盼流波,与她那粗陋的衫裙很不相称。她从容自若站定在书斋内。宛如一株水杨枝儿插在风里,一摇一摆,袅娜生姿,腰间一根黑丝绦,两只新葱似的玉手叉在腰间。

狄公和颜悦色地说:“沈小姐,衙里正在勘查万茂才的下落,我只想问你,你是在什么地方认识他的?”

沈云冷冷地看了狄公一眼:“老爷该是寻错人了,我不是犯人,不想回答莫名其妙的问话!”

“你知道我是县令,这里是衙门,你若是大胆藐视官府,小心打得你皮开肉绽。”

“我忍得住痛,我不怕鞭子、板子,我是被你们骗进来的,我有什么罪过?”沈云抗辩道。

“你这个猖狂的女子!你可知道单凭流窜和私娼两个罪名便可在你脸上刺上金印,发配充军!”狄公厉声说。

沈云的脸变白了,她满脸狐疑地望着狄公铁青的脸,乃娇莺般地开了腔:“老爷在上头坐着,小女子哪敢猖狂。只是我实在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不信老万叔会说我什么坏话,绝对不会。我们在长安与一帮歹徒斗殴,我和哥哥都挨了刀,鲜血直流,正没奈何处,恰碰上这老万叔出来劝阻。那帮歹徒一见他都纷纷退避了。他开着一爿大生药铺子,家里很是富有。他将我们带到他的店里,用金疮药细心与我们贴敷,并谦恭温和地问这问那,我生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好心人,我们遇到的有钱人都是狗狼心肺的。从此后,我们常去他铺子拜访他。他常周济我们。有时还亲自带了东西来我们下处,所以我们便做了自家人。你是懂得我这话的意思的,总之我们经常在一处。他有大学问,待人合礼数,他不嫌我不识字,每回都耐着性子听我讲话,什么小事听过了都记在心里,背得出来。我很喜欢他,他也喜欢我。他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但还像个年轻人一样行动好顽。”

“后来呢?”狄公深感兴趣。

“我们来往了一个多月,后来我们要离开长安去别处流浪,他只好同我们分手。临行他要给我一百两银子装束身子,我死活不受,我又不是妓女!但我哥哥却大骂我中了邪魔,连白花花的银子都不认了。我怎能厚着脸平白受人银子?他虽嘟囔,但也没可奈何。我们走了约一个月,一天在襄阳城里,老万叔突然闯进了我们的客栈,说要娶我去做他的姨太太。他说他要付给我哥哥一大笔财礼。我拒绝了老万叔,我不要他任何钱财,也不愿做他的姨太太。我喜欢自由自在,毫无羁束。叫我在夫人、太太跟前俯首帖耳或整天关在闺楼里听任别人服伺,这样的日子我一天也过不来。叵耐我哥哥却满口答应,一心要撮合这门亲事,尽日撺掇我,催逼我,打骂我。可他究竟也奈何我不得。老万叔也只得丧气地走了。

“又过了一个月。当我们来到祖籍汉水尾上一个山村时,老万叔又出现了。他说他已把长安那爿大药铺典卖了,他只身一人千里赶来加入我们一伙,死铁了心要随我们流浪。我哥哥起头还有些犹豫,这回我却一口应允。我们可以一起生活,一起流浪,但我不嫁他,更不要他一文铜钱。听说不要他钱,我哥哥可动了肝火,他抽来一根藤条,说我若再不答应向老万叔收钱,他便立刻打死我算了,还说要赶老万叔走。我无计奈何,只得同意老万叔每月交我哥哥三两银子,算是我们行会的老规矩,再说我哥哥一路上也教他些功夫、手段,那笔钱多少也有了个名目。直到昨天,老万叔和我们在一起将近有了一年。”

狄公听得入神,肚里只称新鲜,不觉问道:“那万茂才在长安家中,肥甘美酿,一日千金,过惯了阔绰舒泰的日子,怎耐得与你们一样跋涉奔波,风餐露宿。就是没有怨言,也难说会有个长性。”

“不,老万叔自从跟随了我们,天天喜笑颜开,心里极是舒坦,有歌有笑,从不听见有怨言。我有时劝他还是回长安去,何必同我们吃这莫名的苦。他笑着说,他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他说他对长安的生活早已厌倦,他的妻妾们一天到晚只是叨叨着一些琐碎小事,心胸浅狭,眼光如豆。他有几个儿子,但都不成材。他只喜欢他唯一的女儿,但女儿又与广州一个富商结了婚到南方去了。他说他在长安同行朋友天天酒宴,把个肠胃都弄坏了,打从跟了我们之后,肠胃竟都没了病,皮肉虽黑了点,但筋骨却比以往强壮得多了。我哥哥教他打拳,张旺教他钓鱼,他对这两件事专心极了,感情是着了迷。他很喜欢我,又很尊重我,从不粗鲁,从不犯怒,我与哥哥争吵时总一意护着我,耐心将我哥哥析服。”

“那么,万茂才一路总不忘拜访他的许多有钱的朋友吧?”狄公问道。

“他与那些有钱人早就没了来往。他说他最卑视有钱人,说他们心灵里浸满着铜臭,他说他自己也为富不仁。”

“万茂才一路上可带着大笔钱银?”

“老爷这又猜错了。他虽又傻又痴,但他头脑很精明。可以说他身上经常一个铜钱都没有,每当我们到了州县大埠,他便去当地的金银号领取现银,但他又将取来的钱托别人保管。你知道我哥哥是个手脚不干净的人,老万叔这一招是很精的。然而只要他一旦需要,他随时可以拿出一大笔钱来。这一点不假,这次我们到汉阳,他不知从哪家银号竟取出了五十两金子。听听!五十两黄澄澄的金子!我不知道他一下子取出这么多金子作何用处。我悄悄对他说,看在老天爷的面上,千万别在我哥哥前露眼,他见了这黄金保不定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老万叔笑着说,他这五十两金子正是要送给我哥哥的,不过现在暂时有个存放的地方。第二天,他的背褡里真的只剩下一串铜钱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