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断指记 · 5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可知道他从哪里取来这五十两金子,后来又存放在谁的手里?”狄公焦急地问道。

沈云耸了耸那狐狸一般尖削的肩膀,说道:“他自己的事都不瞒我,惟独是他的生意买卖他从来不吐一个字。我也不需打听,这与我无关。我是不喜欢他的钱和他的生意,我只是喜爱他为人的谦和和气度。不过刚来这汉阳的第一天,他告诉我哥哥他要去看望孔庙商场的一个什么掌柜。我哥哥问他莫非以前曾来过这汉阳,他回答说只是第一回来,但这里却有他的朋友。”

“你最后见到万茂才是什么时候?”

“昨夜晚饭之前。他说去一个朋友家吃晚饭,便再也不见回来。我想他多半是与我们混腻了,又不好意思明说,便偷偷地溜回长安去了。当然这是他自己的事,没有人可以管束他,但他却不该蒙混我们。就在他走之前他还认真对我说,这回他拿定了主意,他说等他回来我们便可以看他的一片真心了。他因何不就说拿定主意结束我们间的来往呢?如果他直说了,我倒是有点舍不得,以后还会想念他。如今这么不明不白地走了,岂不污了他当初一片拳拳真心,被人看了取笑去。尤其是我哥哥更会将他狗血喷头地大骂一通。”

“他说了没有到哪个朋友家里去?”狄公问。

“没说。我猜来会不会又去找孔庙商场的那个什么掌柜了。”

狄公微微点头,一面又去衣袖里取出那枚金戒指放在桌上,问道:“沈云,你说你从来不要万茂才的钱财,那你又为何要将他的这枚戒指送到当铺去?”

“不!老爷的话说到哪里去了。这枚戒指是老万叔祖上传下的宝物,我岂会要他的?他见我喜欢,便让我戴着玩,戴了两天我便还了他。那一天我们恰好路过一家大当铺,我便好奇地进去与这戒指估价,这仅仅是好玩而已。不意那当铺的掌柜却缠住了我不放,说了许多腌脏话,我正经了脸,抽身便跑出了那当铺。那天也是合当多事,我刚跑出那当铺,迎面正撞见一个高个儿后生家,他一把扯定我的胳膊就要做嘴,说我是他的心肝肉儿。我正待泼口叫骂,老万叔赶过来拉开了他的手,说:‘休得无礼!光天化日竟敢调戏我的女儿。’那后生直愣愣了眼正待撒野,我哥哥上前一把扭着他的胳膊狠狠扇了几下巴掌。那后生被人打了反咧嘴嘻笑了一下,踉踉跄跄,歪扭着脖子去了,我疑心是个呆痴。——老万叔对我们兄妹也真像个父亲一般,我不信他会上衙门告我们什么。”

狄公脸上开始变得沮丧,他默默地捋着他的胡子,双眼凝视着前方,似在深思着什么。

陶甘捻着他那颊上三根长毛不禁频频点头,沈云一番话又使他相信这万茂才乃是走私案中的重要人物。他与这一群衣衫褴褛的乞丐、游民混迹在一起,正是他从事违法走私的掩护,一个不惹人注目的老乞丐谁会怀疑他的真正身份?万茂才今番来汉阳正是为了联络孔庙商场的那个蓝掌柜,蓝掌柜是他们一伙在汉阳的头目,而万茂才本人则是最重要的枢机人物,走南闯北,周游各地,把全国的走私人犯织成一片网,听命于京师朝延上一个首领的指挥。陶甘几次干咳,提醒狄公注意这一层关节,但狄公看来仍无动于衷。

狄公忽然从沉思中醒来,以一种温柔的眼光看看沈云,说道:“沈小姐,你的那老万叔昨夜被人杀害了!”

“你说什么?老爷,老万叔被人害了?谁干的?”沈云惊奇、激动、迷惘。

“我正想间问你是谁干的?”狄公平淡地说。

“哪里发现的他的尸体?”沈云紧迫地又问。

“城外山坡上一间无人居住的茅棚里。看来是昨夜被人杀了后搬到那里去的。”

沈云细眉倒竖,圆眼怒睁,原先一双云恨雨愁的眼睛顿时射出灼灼怒火,那玉手捏紧的拳头狠狠敲着桌子,说道:“准是那姓刘的狗杂种!老万叔帮我们逃出了刘掌柜的手心,刘掌柜不甘,他派人跟踪我们,而老万叔竟误入了他们的圈套,被这帮杂种王八害了!”

她忍不住悲切哭出声来,双手捂住了脸。

狄公等沈云稍稍恢复了平静,问道:“沈小姐,我看你们的左手小指上都少了一截指尖,万茂才跟你们合了伙,他是否也切掉了他左手小指的指尖?”

沈云答道:“他几次想割,但都没有胆量下手。好几回他把左手放在树桩上,右手拿刀,我站在旁边帮他数一、二、三,但每次他都胆怯地把手缩了回去。”

沈云说到这里又忍不住笑了一笑。

狄公慢慢点头,沉吟了一会,又长叹了一口气,拿起朱笔在官笺上写了几行字,纳入封套,又在封套上写了几行字,命当值文书马上将这信函送出。

狄公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看了沈云一眼,说:“小姐肯定已有了一个称心如意的心上人了吧?”

。鲲。弩。小。说。🍒 w ww…k u n N u…co m

沈云略一诧异,不禁点了点头:“嗯,是长江里的一个船夫,他已经等我许多年了。我想将来我们自己买上一条船,来往长江中运货搭客,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又可玩游许多名山大川。我不愿一直流浪,更不想去做妓女。老爷,你不会将我面上刺上金印,押去边庭充军吧?”

“不,我不会这样做的。你暂时委屈几天,我现在认为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子了。”

沈云退下后,陶甘忙说:“万茂才这家伙很狡猾,他正是利用他的游民身份槁走私犯罪的。沈金兄妹是粗心人,哪里会知道他是一个跨县连州的走私网上的大蜘蛛。案情已很清楚,杀他的可能是他的同党或上司,我疑心正就是孔庙商场的那个什么掌柜。只要抓住这个人,这两起案子便可一并破获了。”

对陶甘的这一番话,狄公没有评论。他对万茂才的人生态度却发了一通感慨:“象万茂才这样的人真可算是看透了人生的人了,几十年养尊处优,重姻而卧,兼味而食,娇妻美妾包围,一旦得了悟头,便厌倦了原来的生活,怀疑起走过的道路,毅然跳出旧的圈子,与以前的自己一刀两断,根据新的人生意识追求新的精神慰藉,探索新的生活模式。我们不知道他后来是否萌过后悔之心,但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不仅有大胆尝试的精神,而且有果敢决断的行动。”

一席话说得陶甘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等狄公稍停话头,赶紧问:“老爷,是否将张旺带来审问?”

狄公抬头淡淡地看了陶甘一眼:“张旺?对,沈金的那个同伙,就由你明天审吧,只须一般问问就行。我现在考虑的是如何处置他们。沈金和张旺好办,我将送他们去北镇军都虞侯的苦役营去,先医痊愈他们的懒惰,一年后再让他们披甲执锐去边庭立功,报效朝廷。只是对沈云却感十分的棘手,朝廷律法对女的乞丐游民与暗娼相同,都视作是社会治安的隐患,刑罚最是无情。我不忍看她一步步堕到不可救药的田地,我想将她派给韩虞侯家去当侍役,韩虞侯是一个非常注重严格训练的正统人物,如果在他家里呆上一年半载,她将会理解一个女人如何在世上生存得更有意义,更有价值,对生活会产生新的热情,感到新的责任。然后我再帮助她嫁给那个钟情于她的长江船夫。她便会成为一个既贤惠又勤劳的主妇。”

狄公自顾一个劲不着边际地谈论,一旁陶甘不觉发了急,忍不住又开口道:“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办?”

“下一步?”狄公扬了扬他那浓黑的眉毛,神秘地笑道:“你说下一步?我们没有下一步了,我们应做的事都做完了,你没发觉我们所有的疑难都解决了?你不是听到了全部的证词,侦查鞠审了与这起凶案有关的所有人物?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万茂才是怎样被杀的,以及是谁将他的尸体搬到好小茅棚里去的。一切明如白昼,当然那个走私帮在汉阳的头目是谁也知道了。”

陶甘听罢,如合在缸底一般,瞠目结舌望着狄公,吐不出一句言语来。

狄公见陶甘那滑稽的表情,知道他还蒙在鼓里。笑了一笑,意旨遥深地说道:“这是一个不幸的故事,它的结局总算还不太糟糕。奇怪得很,今天一早我刚从猴子那里拾到这枚戒指时就隐隐感到这是一个凶兆,这枚戒指闪烁着一种令人战栗的寒光。我看到原本不应该流而白白流掉的血,原本应该珍藏而不得不舍弃的爱……”

狄公语未落音,衙卒已将黄掌柜带进了书斋。

黄掌柜脸上增了几分苍白但依旧举止利落,态度轩昂,见了狄公从从容容地躬身作揖。

“不知县令老爷唤鄙人来又有何贵干?”他彬彬有礼地问了句。

狄公指着桌上那枚闪出碧荧幽光的戒指,问道:“你拿走万茂才五十两黄金,为何不将这枚戒指一并拿走?”

黄掌柜见那戒指并不吃惊,说道:“老爷这话意思小民好不明白。”

狄公说道:“我先来破个头吧。刘掌柜由江夏运来交给你的两箱走私贵重物品因在界河被巡卒截获,你须求助万茂才放在你那里的五十两黄金,救一时之急。”

黄掌柜这才吃一大惊,不觉蓦地心慌,低下了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