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英]乔治·奥威尔2019年02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天过了一大半时,动物农场发生的事情,已在郡内一半地区传开。雪球和拿破仑每天放飞好几批鸽子,这些鸽子都得到指令与附近各农场的动物混在一起,把造反的故事告诉他们,并且向他们传唱《英格兰的生灵》的曲调。

这些日子琼斯先生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维林敦的红狮酒吧,向每一个愿意听的人诉说自己遭遇的弥天不公,居然被一帮狗屁不如的畜生从自己的农庄里扫地出门。别的农场主从道义上都表示同情,但刚开始时并没有给他太多帮助。他们每个人心中都在盘算,自己也许有可能设法从琼斯的不幸中捞到好处。所幸与动物农场毗邻的两家农场业主彼此间素来不睦。一家名叫狐苑的,是一座老式大农场,长期疏于管理,到处杂树丛生,牧场地力耗尽,树篱无人整修。它的主人皮尔金顿先生是一位逍遥派乡绅,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钓鱼或狩猎上——视季节而定。另一家农场名为撬棍地,面积小些,经营状况却要好些。业主弗雷德里克先生是个凶横而又狡诈的人,接连不断地卷入词讼,以狠宰对手和特别难缠出名。他们二人互相憎恶到这般地步,以致对他们来说想达成任何协议都十分困难,即便事关保护他们双方的利益也同样如此。

不过动物农场造反的消息还是把这二位都吓坏了,急煎煎地只想阻止他们自家的动物获悉太多这方面的情况。一开始,他们还故作镇静,认为动物居然想要自己管理农场这个主意太可笑了。他们说,这场风波顶多闹上两个星期就会过去。据他们估计,庄园农场(他们坚持使用旧称;他们无法容忍“动物农场”这个名称)的牲口必将没完没了地打架互殴,而且很快都会饿死。及至一段时间过去了,那里的动物显然没有饿死,弗雷德里克和皮尔金顿又改腔换调,开始谈论目下在动物农场可怕的兽行妖风甚炽。据称那里的动物已在不折不扣地食同类之肉,用烧红的马蹄铁互相施虐,对雌性配偶实行共有。这是违背自然法则悍然造反带来的必然结果,弗雷德里克和皮尔金顿如是说。

这些离奇的故事说归说,但人们从来没有完全信以为真。至于有一个很不寻常的农场,那里的人都给轰走了,动物自行管理他们自己的事务——这等传闻倒是一直不绝于耳,虽则语焉不详,而且走样得厉害。总之,整整一年里头,一股造反的浪潮已席卷乡村。一向很听使唤的公牛一下子野性勃发;绵羊撞倒树篱,把苜蓿地吃得一片狼藉;母牛踢翻奶桶;行猎马拒绝跃过栅栏,却把骑者甩了过去。最不可思议的是,《英格兰的生灵》的曲调乃至歌词,到处都在传唱,其传播速度之快,着实令人吃惊。人们听了这首歌,尽管表面上嗤之以鼻,其实按捺不住一腔怒火。他们说,简直无法理解这等货色怎么会大行其道,就算是动物也不应该堕落到去唱如此可恶的垃圾。所以,凡是动物唱这首歌给逮住,就得当场挨一顿鞭子。可是这首歌依然压不下去。黑鸟在树篱中打的唿哨是这支歌,鸽子在榆树丛里咕咕地叫着的也是它,它渗透进了铁匠铺的打铁声和教堂钟鸣的音调。人们倾听这歌声,禁不住暗暗打寒颤,似乎从中听到了他们自己在劫难逃的预告。

十月初,谷物已收割完毕,堆成垛,部分已经脱粒,这时,有一群鸽子飞旋着穿空而过,降落到动物农场的院子里,神色万分紧张。原来是琼斯带领他所有的雇工,再加上来自狐苑和撬棍地的另外六名人手,已进入有五道闩的大门,正沿着通农场的马车道走来。他们全都手执棍棒,只有带队的琼斯手中拿着一支猎枪。显然,他们是企图夺回农场而来。

此举早在预料之中,而且一切准备工作也都做好了。雪球研究过从农场主宅内发现的一本旧书,是关于恺撒大帝历次重大战役的,故而防御战事由他来指挥。他迅即发布一道道命令,才几分钟时间,每一只动物都已进入自己的战斗岗位。

当来犯的人们逼近农场居住区时,雪球发动了他的第一次攻击。为数多达三十五羽的一群鸽子倾巢出动,在人们头顶上方飞来飞去,从半空中冲他们劈头盖脸拉下屎来。正当人们在闪躲鸽粪的时候,藏匿在树篱后面的一大群鹅,冲了出来狠啄人们的腿肚子。不过,这仅仅是一次小接触,旨在制造一点小小的混乱,人们用棍棒一阵挥舞就把鹅赶跑了。接下来雪球开始启动他的第二轮攻击。慕莉尔、本杰明加上所有的绵羊,在雪球率领下向前,猛冲,从四面八方用尖角戳、用脑袋撞来犯者,其时本杰明则转过身去用他小小的后蹄尥蹶子。但他们再次不敌人们的棍棒和带钉的靴子;忽然间,随着雪球发出作为撤退信号的一声喊叫,动物们一齐掉过头去从大门口退入院子。

来犯者发出一阵得胜的欢呼。他们按自己的想像一看,见敌方正在溃逃,对己方的人员部署未加调整便贸然追击。这恰恰中了雪球的计谋。来犯者刚进入院子深处,三匹马、三头母牛以及所有的猪原先就埋伏在牛棚里,此刻突然出现在来犯者的后方,正好把敌人的退路切断。雪球这才发出冲锋信号。他自己直扑琼斯。琼斯见他扑上来,举枪就放。铅沙弹擦着雪球的背部划出几道血痕,一只羊却倒下去死了。雪球甚至没有一刹那的犹豫,便把自己这二百多磅直冲琼斯的两条腿猛撞过去。琼斯给抛进一个畜粪堆,他的猎枪也从他手中飞了出去。但是模样最最吓人的要数拳击手,他后腿着地前身竖立起来,像一匹种马挥舞着钉有铁掌的两个大蹄子。他击出的第一拳就打在来自狐苑的一名马倌脑袋上,后者直挺挺倒在泥浆里一动不动。有几个来犯者见势不妙,纷纷扔下棍棒,打算落荒而逃。他们给吓得魂灵出了窍,紧接着,全体动物一起撵着他们在院子里绕着圈儿跑。人们一个个都饱受顶撞、踹踢、齿咬和踩踏。农场的每一只动物无不各显神通向人们进行报复。就连那只猫也一下子纵身离开屋顶跳到一名牛倌肩膀上,把爪子插进他的脖子,疼得那牛倌没命地惨叫。有一眨眼的工夫,并无动物堵在门口,喜出望外的来犯者瞅准时机冲出院子,朝着大路的方向逃之夭夭。就这样,这次入侵没有超过五分钟,人们便从他们来的那条路上很不光彩地仓皇败退,后面还有一群鹅发出嘘声紧追不舍,一路尚且频频啄他们的小腿。

所有的人都走了,只有一个除外。那马倌脸朝下躺在泥浆中,回到院子里的拳击手正用蹄子轻轻触摸着他,尝试着想把他翻过身来。马倌一动也不动。

“他死了,”拳击手悲伤地说。“我没有这样做的本意。我忘了自己穿着铁靴子。谁会相信我不是故意干了这件事?”

“不必伤感,同志!”自己身上有几处伤口还在滴血的雪球说。“战争就是战争。只有一种人是好的,那就是死人。”

“我不愿杀生夺命,甚至不愿伤害人的生命,”拳击手一再重申,两眼噙满了泪水。

“莫丽到哪儿去了?”有动物惊呼。

莫丽确实不见了。一时间动物们大起恐慌;大家担心那帮人也许会用什么手段伤害她,甚或把她掳走。不过最后发现原来她躲在自己厩内,把脑袋埋在马槽的草料之中。刚才枪声一响,她撒腿就逃。及至其他动物找到她以后回到院子里,发现那马倌此前其实只是被打昏了,现已苏醒过来后离去。

动物们重又聚集到一块儿,心情之激奋达于极点,每一位都扯开嗓门一而再、再而三地列举自己在刚才那一仗中的赫赫战功。一场未经筹备的祝捷庆功会说开就开。旗帜升起来了,《英格兰的生灵》一连唱了多遍,给被枪打死的那只羊举行了庄严隆重的葬礼。雪球在墓旁发表简短讲话,强调所有的动物都须作好准备为动物农场献身,如果有此必要。

动物们一致通过决定设立军功勋章。“一级动物英雄”勋章就在彼时彼地颁发给雪球和拳击手。那是一枚铜牌(实际上从挽具房里找到过好几块旧的铜质马饰),以便在星期天和节假日佩带。另有“二级动物英雄”勋章一枚被追授与牺牲的绵羊。

围绕着这一仗该取个什么名儿,大家议论纷纷。末了它被命名为牛棚战役,因为伏兵正是从那里杀出来的。琼斯先生的猎枪被发现掉在泥浆里,动物们得知农场主宅内还有备用的枪弹。于是决定把那支猎枪架靠在旗杆脚下,就当它一门礼炮,一年鸣放两回:一回在10月12日,纪念牛棚战役;一回在6月24日施洗约翰节,纪念动物造反。

 

共 12 条评论

  1. nightp说道:

    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bad

    1. 说道:

      这翻的多接地气啊,是你看不懂吧,中文都不会说?

  2. 匿名说道:

    中加人中加魂中加都是人上人

    1. 123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中加人yyds

    2. 匿名说道:

      巧了都是英华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3. 匿名2说道:

    11G打卡 我爱Eric

  4. Shawn's dad说道:

    Fat brother! I 360° circle fuck your mother!

  5. 麦克斯爱吃酸萝卜说道:

    假面骑士爆干动物农场

  6. ez说道:

    no 要考试了 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要考试了

  7. 我也不知道叫啥好说道:

    中加nb!md不够十个字还不让发???

  8. 冯浩家说道:

    我爱麦昆,舔疯了家人们

  9. 一个正常人说道:

    一群弱子,不要发一些正常人看不懂的话,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