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卷二 闲情记趣 · 五

[清]沈复2018年06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夏日炎热无事,便以考试对句为会。每会八个人,每人各带两百铜钱。先抓阄排序,得第一的人为主考,坐在旁边监考;得第二的人负责誊录,也即可就座;其余的人做举子,每个人去誊录处取一张纸,盖上印章。主考出五、七言各一句,燃香计时,行走或站立构思,不准交头接耳。对句写好后,放入一个匣子内,方可就座。每个人交卷完毕,负责誊录的人打开匣子,将对句抄成一卷,转呈于主考,以杜绝徇私的行为。

十六个对句中,选取七言三联,五言三联。六联中获得第一的人,即为下一任主考,第二名为誊录。有人两联都没有被选取的,罚钱二十文;选取一联的,少罚十文;超过时间限制的,则加倍处罚。一场下来,主考得钱一百多文。一天可以考十场,积攒上千文钱,如此下来,酒钱很是充足啊。惟有芸例外,她被大家推为官卷,允许她坐下来构思考题。

杨补凡曾为我们夫妇绘了一幅栽花小影,神情肖似。当日晚上,月色颇美,兰花的影子映于粉墙,别有幽致。星澜喝酒醉后,情致大起说:“补凡能为你绘像,我能为花绘出影子。”我笑着说:“花影能像人影吗?”

星澜取出白纸,铺到墙壁上,对着兰花的影子,就用墨浓淡参差地绘制起来。到了白昼取出观看,虽然还不能成为一幅画,然而花叶疏朗萧散,自有一番月下闲趣。芸非常珍视这幅小画,大家也都在上面题诗落款。

苏州城有南园、北园两个地方,菜花黄的时候,苦于没有酒家可以喝酒,携带着酒具食盒过去,对着花喝冷酒,实在毫无趣味。有人建议就近寻觅酒馆,有人提议看花归来再喝酒,终究不如对花热饮快意。

众人争议了很久,不能确定下来。芸说:“明日只需各人出酒钱,我自担炉子来。”

众人笑着说:“好啊!”

众人回去后,我问她:“你果真亲自担炉子而去吗?”

芸说:“当然不是的。我见集市中有卖馄饨的,他的担锅、炉灶都有,雇他而去怎样?我先酒菜准备妥当,到那里后再热一下,茶与酒就都有了。”

我说:“酒菜固然方便了,还缺少烹茶的器具。”

芸说:“到时我带上一个砂罐去。用铁叉串起罐的把手,把锅取下来,将砂罐悬挂灶上,添加柴火煎茶。如此,不也很方便吗?”我鼓掌赞叹不已。

街头有一个姓鲍的,以卖馄饨为生计。用一百文钱雇了他担负锅灶与砂罐,约定了明日午后。姓鲍的人欣然同意了。第二日看花的人到了后,我告诉他们原因,众人无不叹服。饭后我们一起出发,并且带了席垫。到达了南园,挑了柳荫下团团围坐。先烹茶煮茗,饮茶过后,接着烫酒热菜。

这一日风和日丽,遍地黄金之色,青衫红袖,穿行于田间小径之上,四周蝶蜂飞舞,令人不饮自醉。不久,酒菜已经热好,众人坐于草地之上大吃起来。姓鲍的担者也颇不俗,拉他过来一起饮酒。游人看到我们,无一不羡慕我们的这些奇思妙想。待饮酒至杯盘狼藉之时,众人都已陶然欲醉了,有人坐着,有人卧着,有人歌吟,有人长啸。红日将要落山之时,我很想念粥之滋味,姓鲍的人即刻又买了米煮了粥。众人饱腹而归。

芸说:“今日的游玩愉快吗?”众人回答说:“如若不是夫人的才智,哪会有如此快乐的光景啊!”众人大笑而散。

贫寒之士的起居、服饰、饮食,以及器皿、房屋,都应当省俭而雅洁。省俭之法即是“就事论事”。

 

共 5 条评论

  1. 淡白说道: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2. 匿名说道:

    原来我们现在所爱,早为古人所钟

  3. 匿名说道:

    真是羡慕他们的生活。

  4. 匿名说道:

    看着书中的地名 慢慢的有些恍惚 网师园也好 南园也罢 终究是说不清楚是蝶梦庄周还是庄周梦蝶了

  5. 匿名说道:

    真的是羡慕他们的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