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章 · 10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一百零六日:

我醒来了,真是个完美的早晨。天空湛青;太阳是镶嵌在其中的一颗刺眼血红的宝石。我站在茅屋外,看着迷雾散去,树栖动物停止了它们的清晨尖叫音乐会,气温开始回暖。然后我进屋看了看带子和磁碟。

我意识到,昨天太过兴奋,那些胡乱涂鸦压根没有提及我在悬崖下发现了什么东西。现在我会一五一十讲讲。我有磁碟、胶带以及通信志记录,但是很有可能的情况是,只有这些个人日记会被发现。

昨天早上大约七点半,我开始朝悬崖下爬去,当时毕库拉都在森林里搜集粮草。我本以为沿着藤蔓往下爬是件十分简单的事——它们一条条缠在我身边,足以在多数地方形成某种阶梯。但是当我荡来荡去,要往下降时,我还是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猛烈跳动,这让我痛苦不堪。如果失足摔落,我将掉进三千米的深渊,坠入山石和河流中。我一直紧紧抓着至少两条藤蔓,一厘米一厘米地朝下降,尽量不去看脚下的深渊。

我花了大半个小时,下降了一百五十米,我确信这点距离对毕库拉是小菜一碟,他们只要十分钟就可爬完。最后,我来到了一块弯曲的突岩上。有些藤蔓延伸进天堑中,消失不见了,但多数藤蔓旋绕在这块峻峭的岩石下,朝三十米内的绝壁攀缘。这些藤蔓比比皆是,似乎缠绕成了麻花,形成了一座非常拙劣的桥梁,毕库拉很可能手都不用,便能轻松自如地在藤蔓上行走。我爬上这些麻花状的绳子,双手紧紧抓着其他藤蔓以求支撑,口里念叨着孩提时代以来从未念过的祷文。我盯着正前方,仿佛这样就能忘记这些摇摇摆摆、吱吱作响的植物之绳下方的无限空间。

绝壁上横着一条宽宽的岩脊小道。我走在上面,与万丈深渊保持着三米远的距离。之前我挤过藤蔓,落到这条岩石小道上时,离深渊有二点五米。

岩脊大约有五米宽。一头朝东北方延伸了很短一段距离,然后就到了尽头,再往前就是大量的突岩。我沿着岩脊的另一头朝西南方走去,走了二三十步之后,我突然停住,呆若木鸡。那是一条“路径”。一条坚石中磨砺而出的路径。它那发光面被磨得凹陷了下去,足有几厘米深,而周围的石头仍旧平坦如常。再往前,路径变得稍浅、稍宽,岩石上有脚步的印子,但即使是这些印子,也被磨损到一定程度,似乎是陷在岩石小道中间的。

这个简单的事实把我怔住了,我坐了下来,琢磨了片刻。即使四个世纪以来,三廿又十每天旅行来此,也不会对坚石造成如此的侵蚀。在毕库拉殖民者坠落于此的很久之前,肯定一直有某人或者某物在走这条路。数千年来某人或者某物一直在走这条路。

我站起身,继续往前。除了微风吹过五百米宽的大裂痕的声音,几乎没有其他声音。我甚至能听见遥远深渊中河水的柔声细语。

路径在一处峭壁旁朝左边拐了个弯,然后到了尽头。我走到一块宽阔平坦的岩石上,注视着,面对眼前的情景,我不由自主地用手画起了十字。

由于这条岩脊小道沿着正南北方向刺入悬崖,足有一百米长,所以我可以面朝正西,看着大裂痕猛地挥向三万米的宽阔天空,那里就是高原的尽头。我立刻意识到,每晚的落日都会照亮头顶那块突岩下的悬崖峭壁。如果在春分和秋分时节,站在这个有利地形处看海伯利安的太阳,也许它会像是直接落入了这大裂痕,而它那红彤彤的侧面则会把峭壁染成粉红的色调。就算这样的景象真的存在,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我朝左拐弯,盯着绝壁望去。这条磨损的路径沿着宽宽的岩脊,通向一扇从承重石中凿刻而出的门。不,这些不仅仅是普通的门,它们是殿门,雕刻得极为复杂的殿门,有着精心制作的石窗扉、门楣。两侧两扇成对大门上,宽阔的彩色玻璃窗户伸展开来,向上至少有二十米高,触向突岩。我走近了些,审视着它的正面。不管谁造了这个东西,为了造出它,此人拓宽了突岩下的这片区域,在高原的花岗岩中削出了一道陡峭光滑的墙壁,然后笔直地向悬崖内挖出了一条隧道。我的手摸过门上雕刻着的深深的装饰性切口。很光滑。一切都被时间抹滑、磨损、软化,甚至在这儿,受着突岩的唇缘的保护,躲开了大多数的坏天气,也无济于事。这座……神殿……被刻进大裂痕的南墙中,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吧?

那些彩色玻璃既不是玻璃,也不是塑料,而是某种密致的透明物质,摸上去似乎和周围的石头一样坚硬。窗户也不是合成板材所造;颜色纷飞,渐变,融合,互相混合,就像浮在水上的油彩。

我从背包中拿出手电筒,碰了碰其中一扇门,我停住手,那殿门向内旋转而开,滑溜得简直没有摩擦。

我跨入这个门廊——没有其他词来形容它。穿越静谧的十米空间,然后停下脚步,面前是另一堵墙,也是用相同的彩色玻璃材料所制,现在,甚至我身后也闪耀着光芒,门廊内充溢着百色之光。我立刻想到,日落时,太阳的笔直光线将会在这空间内注满一束束不可思议的颜色,将会照到我面前的彩色玻璃墙,将会照亮摆在前面的一切。

我找到了仅有的一扇门,它由细小、暗淡的金属勾勒,嵌在彩色玻璃石中,我走了过去。

在佩森,我们通过旧照片和全息像,尽最大努力重建了屹立在旧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它差不多有七百尺长,四百五十尺宽,在教皇陛下宣讲弥撒时,教堂内可以容纳五万朝拜者。但是,即使全宇主教院进行每四十三年一次的集会之时,教徒也从没有达到过五万之众。我们有贝尔尼尼[28]的圣彼得宝座的复制品,在其边上,是中央半圆殿,那巨大的圆顶拔地而起,高出圣坛一百三十米的距离。那地方令人终生难忘。

[28]贝尔尼尼(Bernini,1598-1680):意大利雕塑家和建筑家,巴洛克风格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而这地方更大。

在昏暗的光线中,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我确认自己在一个大房间中。这是一个巨大的礼堂,一个在坚硬岩石中挖出的空洞。我暗自思忖,这升向天顶的平滑四壁,肯定就在毕库拉的村子的正下方,中间仅隔几米。在这个充满回声的巨型窑洞空间中,没有装饰,没有设备,没有任何可以启动的东西,除了正中心那个四四方方蹲坐着的东西。

位居这个巨大礼堂正中心的,是一个圣坛——一块五平方米的石板。圣坛上矗立着一个十字架。

四米高,三米宽,被雕刻成旧地老式但极为精细的耶稣受难十字架,十字架面朝彩色玻璃墙,仿佛在等待太阳和光线的爆发,等它们点亮内嵌其中的钻石、蓝宝石、血晶、青金石珠、皇后之泪、缟玛瑙,以及其他珍贵的宝石。我慢慢走近,在手电筒的照射下,依稀辨认出这些宝石。

我双膝跪地,祈祷着。随后关闭手电筒,让眼睛在烟雾弥漫的昏暗光线下适应了几分钟,最后终于看清了十字架。这东西,毫无疑问,就是毕库拉所说的十字形。它被安置在这儿的时间,必是在人类逃离旧地很久很久以前,最少也得追溯到数千年前,或是数万年前。甚至是基督去加利利[29]传教前。

[29]加利利(Galilee):以色列北部的一个地区。圣经中多次提到耶稣在此地传教。

💑 鲲=弩=小=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我祈祷着。

今天,我重新看完全息碟,坐到屋外晒太阳。现在,我已经确认了一些东西。然而当时,在发现这座“大教堂”,在爬上悬崖返回的途中,我几乎没有注意到它们。在大教堂外面的岩脊上,脚印磨出的小道继续蜿蜒而下,深入到大裂痕中。虽然和通向大教堂的路径相比,这条小道磨损得不是那么厉害,但是它们同样诱人一探究竟。唯有上帝知道下面还有别的什么奇迹在等着。

必须,我必须让世界知道这一发现!

是我发现了这一切,这其中带着的讽刺并没有影响我。如果没有阿马加斯特,如果没有我的放逐,这一发现可能还要等上数个世纪。在这新发现赐予教会新生之前,教会可能早就已经消亡了。

但是我发现了。

不管用什么方式,我会把信息发出去。

第一百零七日:

我成了囚犯。

今早,我来到溪流坠入悬崖的地方,在这个平日里洗澡的地方洗澡。突然,我听到了什么声音。我抬起头,发现被我称为德尔的毕库拉正盯着我瞧,怒眼圆睁。我向他打了声招呼,但是这矮小的毕库拉见状后转身就跑。这令我困惑不已。他们很少会急匆匆地赶路。然后我明白了,即使当时我穿着裤子,毫无疑问,我还是违反了他们的裸体禁忌,让德尔看见了我赤裸的上身。

我笑了,摇摇头,穿好衣服,回到了村子。要是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东西,我不会感到好笑的。

整个三廿又十的人都站在那儿,看着我走近。我停下脚步,离阿尔法还有十几步路。“早上好。”我说道。

阿尔法一挥手,五六个毕库拉向我猛冲过来,抓住我的双手和双脚,把我按在地上。贝塔朝前走来,从他(她?)的袍子里拿出一块锋利的石块。我徒劳地挣扎,想要脱身,贝塔用石块把我胸前的衣服一割到底,撕开了布条,直到我几乎一丝不挂。

暴徒们向前紧逼,我不再挣扎。他们盯着我苍白的身体,自顾自地嘟哝着。我感觉到我的心在猛烈跳动。“很抱歉,我冒犯了你们的法律,”我开口道,“但是没有理由……”

“安静。”阿尔法说,然后他看着手掌上带着伤疤的高个儿毕库拉——被我叫作泽德的家伙,阿尔对他说:“他不是十字形的人。”

泽德点点头。

“让我解释一下。”我再次开口,但是阿尔法反手就给我一巴掌,让我哑口无言,我的嘴唇流着血,耳朵嗡嗡作响。就和我把通信志掷在地上让它闭嘴一样,他的这一举动并没有多大的敌意。

“我们如何处理他?”阿尔法说。

“不追随十字架的人,必得命享真死。”贝塔说道。人群搅动,向前走近,许多人手上拿着利石。“不是十字形的人,必得命享真死。”贝塔说,她的口气中带着得意的终结之言的音调,就像一而再、再而三的表述,就像虔诚的连祷。

“我追随十字架!”我大声疾呼,这群人在那儿牵拉着我的脚。我一把抓住脖子上的耶稣受难十字架,挣扎着,反抗着许许多多手臂的压迫。最后,我终于把小十字架举过了头顶。

阿尔法举起手,人群停了下来。在这兀然的静寂之下,我听见了大裂痕三千米之下的流水声。

“他真的戴着十字架。”阿尔法说。

德尔向前探过来,说道:“但他不是十字形的人!我看见了。他跟我们想的不一样。他不是十字形的人!”那声音中充满了杀人的口吻。

我咒骂着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愚蠢。教会的未来就全靠我了,可我却想当然地把毕库拉当成迟钝、无害的孩子。我就这么把教会给抛弃了,也把自己抛弃了。

“不追随十字架的人,必得命享真死。”贝塔重复着。这是最终的判刑。

七十只手举起了石头,我尖叫起来。我知道,我下面的这句话,要么是我最后的机会,要么是最终的定罪:“我到悬崖下去过,我膜拜了你们的圣坛!我追随十字架!”

阿尔法跟这群暴徒犹豫起来。我明白,他们正在和这新的想法搏斗。对他们来说,想明白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追随十字架,我希望成为十字形的人,”我尽力抑制住内心的波澜,“我去过你们的圣坛。”

“不追随十字架的人,必得命享真死。”伽玛喊道。

“但是他追随十字架,”阿尔法说,“他在屋子里祈祷过了。”

“这不可能,”泽德说,“三廿又十在那儿祈祷,他不是三廿又十的人。”

“在这之前,我们知道他现在不是三廿又十的人。”阿尔法说,在他处理过去的概念时,他微微皱了皱眉。

“他不是十字形的人。”德尔塔二号说道。

“不是十字形的人,必得命享真死。”贝塔说。

“他追随十字架,”阿尔法说,“难道他不能成为十字形的人吗?”

这句话引起了一阵强烈的抗议。趁着他们乱作一团、你推我搡的时候,我想甩掉紧紧拽在我身上的手,但是他们仍然牢牢抓着我。

“他不是三廿又十的人,也不是十字形的人。”贝塔说,现在那声音听上去少了点敌意,更多的是脑子迷糊掉了,“他怎么不应该命享真死?我们必须拿起石头,割开他的喉咙,让血流出来,直到他的心脏停止跳动。他不是十字形的人。”

“他追随十字架,”阿尔法说,“难道他不能成为十字形的人吗?”

这一次,随着这个问题,沉默来袭。

“他追随十字架,他已经在十字形的房间中祈祷过了,”阿尔法说,“他不必命享真死。”

“除了三廿又十之外。”一个我没认出来的毕库拉说。我的手一直把十字架举在头顶,胳膊又酸又疼。“所有人都命享真死。”这无名的毕库拉结束了他的话。

“因为他们追随十字架,在屋子里祈祷,并且成为了十字形的人,”阿尔法说,“难道他不能成为十字形的人吗?”

我站在那儿,紧握着冰冷的金属制小十字架,等待着他们的判决。我害怕死亡——我感到恐惧,但是我很大一部分意识似乎已经超然物外。我最大的遗憾是,我不能把那座大教堂的消息发送出去,告诉这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宇宙。

“来,我们得就此谈谈。”贝塔对这群人说道,然后他们拉着我,静悄悄地迈着步子,回到了村子。

他们把我关在茅屋中。我没机会拿到狩猎脉塞,有好几个毕库拉守着我,他们还把我在茅屋中的大部分财产清了出去。他们拿走了我的衣服,仅仅留给我一件编织得很拙劣的长袍,让我裹住身子。

我坐在这的时间越长,心里的愤怒越强烈,内心也越来越焦虑。他们拿走了我的通信志、摄影仪、磁碟、芯片……所有的一切。我曾经把一个未曾打开过的板条箱扔在了老营地,箱子里装着医学诊断设备,但是这些并不能帮我记录大裂痕的奇迹。如果他们打算毁掉他们拿走的东西,那他们就是毁掉了我——就不再有大教堂的记录了。

如果我能有把武器,我可以杀掉守卫,然后[30]

[30]这里没有标点,原文如此。

哦,上帝啊,我在想什么?爱德华,我会做什么?

即使我幸免于此,回到济慈,安排好行程回到环网,谁又会相信我呢?由于量子跃迁带来的时间债,经过脱离佩森的“九年”时间,一个先前因为谎言而遭到放逐的老头,现在仅仅是带着同样的谎言回来了——

哦,我的上帝啊,如果他们毁掉了数据,就让他们一同毁掉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