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章 · 6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卡萨德经常梦见她。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从未说过话。但即使在完全的黑暗中,他也可以从一千个人中分辨出她的触摸和气味。他觉得她是一个谜。

当其他年轻军官去寻花问柳或是和当地女孩子拍拖时,卡萨德宁可待在基地里,要么逛逛奇怪的城市。他一直沉迷在各种神秘事物上,也知道自己的状态在心理学报告上会落个怎样的结果。有时,在多轮月亮照射下的露营地,或是在子宫般的零重力运兵船船舱里,卡萨德会觉得自己和一个幽灵般的人相爱是多么疯狂的事。不过他会回忆起她左乳下的小痣,他曾经在某个晚上吻过的小痣,那时凡尔登附近的大地被巨大的火炮震得天摇地动,他的嘴唇同时感受着她的心跳。他也会回忆起她迫不及待的动作——头发撩到脑后,脸颊依偎在他的大腿上。所以,年轻军官们会去基地附近的镇上或村子里找乐子,而费德曼·卡萨德宁可读点历史书,或者跑圈,要么在自己的通信志上运行战术策略。

不久,卡萨德跃入了上级的视线。

在兰伯特星环,同自由矿工不宣而战的时期,是卡萨德中尉带领着幸存的步兵和舰队警卫队,穿过佩里格林古老的小行星钻孔轴,领着霸主的居民和领事成功撤离。

然而,那是在新先知统治库姆·利雅得的短暂时期,费德曼·卡萨德上尉才进入了整个环网的视野。

库姆·利雅得上,新先知决定领导一千三百万新什叶派人士,对抗两大陆的逊尼派商人和九万霸主的异教徒,就在此时,殖民地两个跳跃年之外,唯一一艘霸主飞船的军部船长正在对他们进行一次谦恭的拜访。结果船长和五个执行官员全部被扣作战俘。从鲸逖中心传来急迫的超光消息,要求环轨运行的“德尼夫”号霸舰上的高级军官立刻解决库姆·利雅得的局势,拯救所有的人质,并废黜新先知……而且不能在星球大气范围内使用核武器。“德尼夫”是一艘老迈的轨道防卫警戒舰船,上面并没有携带可在星球大气范围内使用的核武器。而这位高级军官,就是联合上尉费德曼·卡萨德。

在革命的第三天,卡萨德乘坐“德尼夫”号仅有的突击艇,降落到马什哈德大清真寺的主园里。他和另外三十四名军部士兵看着暴徒一点点围拢过来,到最后,足有三十万斗士挤在那里,他们近身不前,仅仅是因为飞艇的密蔽场把他们隔开了,并在等待新先知的命令。新先知本人并不在大清真寺,他已经飞到星球北部的利雅得,参加那里的胜利游行去了。

降落后的两个小时,卡萨德队长走出飞船,发表了一通简短的声明。他说自己曾经作为穆斯林被养大。他同时声称,从什叶派种舰登陆的那天起,对《可兰经》的诠释明白无误地说明,无论像新先知这样只会吹牛的异教徒宣布了多少圣战,真主决不允许也不会宽恕任何滥杀无辜的行为。卡萨德队长给三千万狂热信徒的领导人三个小时的时间,要他释放人质,并退回到他们在沙漠大陆库姆的家。

在革命的前三天,新先知的军队一度占领了两个大陆的主要城市,并扣留了两万七千多名霸主人质。行刑队日夜忙着解决古老的神学争论,估计至少有二十五万逊尼派的人在新先知占领的头一两天被杀。作为对卡萨德最后通牒的回应,新先知宣布,所有异教徒都会在他当晚的电视演讲直播后被处死。他也命令自己的手下攻击卡萨德的突击艇。

为了避免爆炸伤及大清真寺,革命卫队动用了自动武器、原始的能量炮、等离子枪,还有人海战术。密蔽场都抵挡住了。

在卡萨德最后通牒到期前的十五分钟,新先知开始电视演讲。新先知同意卡萨德的观点,说安拉会狠狠惩罚那些违背教义者,不过他说霸主的异教徒才应受到惩罚。这是新先知唯一一次在镜头前失态。他厉声尖叫,唾液飞溅,要求人浪重新攻击那艘登陆的突击艇。他宣称,此时此刻,在已被攻占的阿里地区的“力量为了和平”反应堆,正在装配十几枚裂变式原子弹。有了这些,就连安拉自己的军队都会被送往天堂。第一颗裂变式原子弹,他解释道,会在当天下午用在异教徒卡萨德的邪恶突击艇上。然后新先知开始确切地说明,他要怎么处死那些霸主的人质,但在那时,卡萨德声明的期限已经过了。

库姆·利雅得表面上是一个原始的世界,这是由于它自己的选择,同时也是因为恰好远离银河中心。不过当地居民并不至于落后到没有数据网。也没有哪个支持革命并且领导入侵的毛拉特别反对“霸主科学大恶魔”,以至于拒绝把个人通信志接入全球数据链。

“德尼夫”号霸舰已经撒下了足够的侦查卫星,因此,在库姆·利雅得中央时间十七时二十九分,霸主飞船通过监听数据网,通过进入代码,辨认出总共有一万六千八百三十名支持革命的毛拉。在十七时二十九分三十秒,侦查机器人开始把实时目标数据传回卡萨德突击艇在低轨道中留下来的二十一个环形防线卫星。这些轨道防御武器太老了,所以,“德尼夫”本来已经接到把它们送回网络销毁的命令。卡萨德却提议将它们另作他用。

十七时三十分整,这些小型卫星中的十九个引爆了自己的聚变内核。自毁十亿分之一秒前,由爆炸引起的X光被集中,瞄准,然后释放出一万六千八百三十束不可见的相干光束。这些古老的防御卫星并不是为大气环境使用而设计的,它们辐射光线的有效伤害范围低于一毫米。幸运的是,那正是他们想要的。虽然并非所有的射线都穿透了毛拉面前的障碍物,但还是有一万五千七百八十四条射线命中了目标。

整个效果立竿见影,而且充满了戏剧性。每个目标瞬时脑浆沸腾,然后气化、颅骨飞散。在十七时三十分来临的那一刻,新先知的现场全球广播正讲到一半——他正念着“异教徒”中间的那个字。

几乎整整两分钟时间里,全星球的电视屏幕和可视墙上的画面,就一直定格在新先知没有脑袋的身体上,那具瘫倒在麦克风上的身体。随后,费德曼·卡萨德切入所有波段,声明他的下一次通牒到期时间是一小时以后,如果任何人胆敢伤害人质,将会得到一个更富戏剧性的证据,以示安拉的不快。

没有人报复。

这晚,在库姆·利雅得的轨道上,学员生涯之后,那个神秘女人第一次来找卡萨德。他睡着了,但那来访不仅仅是梦,也绝不是历战网模拟的另一种现实。两人盖着薄毯子躺在破屋檐下。她的肌肤温暖而令人兴奋,她的脸在黑夜里只有一个苍白的轮廓。头顶上的星辰即将隐入黎明前的微光。卡萨德觉得她在同自己讲话——她的温唇述说着话语,声音就在卡萨德耳朵的门槛边徘徊。他朝后退去,想要好好看看她的脸。然而朝后移去的刹那,他就与一切失去了联系。他在睡袋中醒来,两颊湿润,飞船嗡嗡的轰鸣听起来奇怪得像是某只半睡半醒的野兽在呼吸。

九个标准星期的飞船生活后,卡萨德被送上自由岛上的军部法庭接受审查。他知道,自从决定实施在库姆·利雅得的行动起,除了处死他或者晋升他之外,他的上司别无选择。

军部已对环网或殖民世界的所有突发事件做好准备,也因此充满自豪。不过,他们对南布雷西亚战役却毫无准备,而且对其中新武士道的暗示也一无所知。

“新武士道法则”统治着卡萨德上校的生命,它的演化来自军人阶级求生的需要。在旧地二十世纪末和二十一世纪早期的那段岁月里,军事领袖们把整个民族都纳入战争策略,所有的平民都成了合法的军事目标。而那些穿着军装的刽子手则安然坐在地下五十米的掩体内。后来幸存的平民们对此极度厌恶,以至于在接下来一个多世纪里,提到“军事行动”,就等于邀人参加一伙暴徒的私刑。

随着新武士道慢慢演化,它把古老的荣誉和个人的勇气结合在了一起,只要有可能,就要保护平民。同时它也包含着一种智慧的看法,觉得要回归拿破仑时代前那种小型、“非全面发动”的战争,而且要有确定的目标,禁止过分的暴行。法则要求放弃核子武器和全面战略轰炸,只攻击最重要的目标(除非万不得已)。除此以外,它也要求回归到地球上中世纪那种概念的两军对阵战,即那种小型的职业军人之间的战斗,交战时间由双方达成一致,交战地点能将对公共和私人财产的伤害减到最低。

法则在大逃亡后接下来的四个世纪执行得很彻底。由于基本技术从根本上来说停滞不前,这一事实在那时的三个世纪里给霸主帮了忙,霸主通过在远距传输器上的垄断,可以随时向合适的地点派出适当的军部资源。即使在那些特殊的殖民地和独立世界,它们因时间债产生的跳跃年同环网分隔,也无望与霸主的力量相抗衡。像茂伊约那游击战争式的独特政治叛乱,或者库姆·利雅得的宗教狂热都被彻底平定,而且这些战役中任何的暴行仅仅是指出了一个重要性:回归新武士道的严格法则。但不论军部如何深思熟虑,如何准备万全,没有人对与驱逐者之间必然的对抗有过充分的计划。

四个世纪以来,驱逐者是霸主唯一的外在威胁,当时,这群野人部落的祖先离开了太阳系,乘着他们粗糙的战舰:漏泄的奥尼尔城,翻滚的小行星,以及试验性彗星农场群。甚至在驱逐者们拥有了霍金驱动器后,霸主的官方政策还是忽视他们,只要他们的游群仍然待在星际间的黑暗中,那些近星系的掠夺也仅是开采气体行星的少量氢气,或者在无人月亮上挖些冰块罢了。

早期在偏地星球如草地世界和GHC2990上爆发的冲突被认为是不正常的,但霸主却对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在李三星上的激战也仅仅被当成是殖民服务问题,而且军部特遣部队在战斗开始后六年,驱逐者离开后五年才到达那里。但人们还是不在乎这些暴行,甚至都赞同这样一种观点,认为只要霸主捋起袖子展示下肌肉,就没有哪个野蛮人敢再来劫掠。

在李三事件的几十年后,军部和驱逐者的太空部队已经在一百多个边境区域爆发了冲突,不过除了无重力、无空气环境中零星的舰队接触外,还没有步兵交战。一些流言开始在世界网内流传开来:驱逐者们永远不会对居住在类地行星上的人类构成威胁,因为几个世纪以来他们适应了零重力环境;驱逐者们进化出一些高于——或者说低于——人类的东西;他们没有远距传输科技,而且永远不会有,因此他们永远不会对军部构成威胁。然后,就有了布雷西亚事件。

布雷西亚是那些自以为是的独立世界中的一个,因出口钻石、粗根以及无与伦比的咖啡而变得富庶。它有通向环网的便捷通道,但同时也为与之相距八个月的路程而感到高兴。它态度谄媚,却拒绝成为殖民地,不过还是得依赖霸主的保护体和共同市场来满足它剧增的经济目标。和那时大多数世界一样,布雷西亚以其自卫力量而自豪:十二艘火炬舰船,一艘已经在军部空军服役半个世纪的经改装的退役太空攻击航母,四十多艘小型快速轨道巡逻艇,还有一支九万志愿人员组成的常备军,一支可敬的远洋海军,以及一仓库的核武器——虽然积攒在那儿纯粹是用作象征目的。

驱逐者的霍金器行踪曾引起霸主监督站的注意,不过仅仅被误认为驱逐者的另一批游群迁移队,不会接近布雷西亚星系半光年之内。于是命令下达说,除非这群驱逐者进入欧特云半径,不然就不用侦测。然而,游群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修正路径,直到进入了欧特云半径。于是,驱逐者就像旧约的瘟疫落在了布雷西亚上。布雷西亚和霸主的营救与回应之间,隔着至少七个月的天堑。

布雷西亚宇宙防空军在战斗的前二十个小时内就被摧毁殆尽。然后,驱逐者游群又派出了三千艘以上的飞船进入布雷西亚的地月空间,系统性地打击行星防卫设施。

+鲲-弩+小-说 ·

这个世界本是由正经的中欧移民在第一波大逃亡时建立的,两块大陆也被简单地称作南布雷西亚和北布雷西亚[18]。北大陆有沙漠和高纬度冻土,还有六座城市,大部分居民都是粗根种植者和石油工程师。南布雷西亚从地理和气候上来说更温和,这个世界四亿人口中的大多数聚集在此,它也是大型咖啡种植园的所在地。

[18]布雷西亚是意大利北部城市。在地理上划分,也属于中欧。

仿佛是为了证明战争是什么样的,驱逐者们血洗了北布雷西亚——先用几百门无尘核子武器和战术等离子炸弹,然后是死亡射线,最后是定制的病毒。只有一千四百万居民逃出虎口。南布雷西亚却没有遭到轰炸,仅仅发生了针对特别军事目标、机场和在索诺的大港口的袭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