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0章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索尔、布劳恩、马丁·塞利纳斯、领事一行人,扛着装备、海特·马斯蒂恩的莫比斯立方体以及雷纳·霍伊特的尸体,走下长长的斜坡,向狮身人面像的入口走去。现在冰雪正疯狂地下着,雪花在依旧翻腾汹涌的沙丘表面之间缠扭,同那些被风驱策而起的沙粒跳起了复杂的舞步。尽管他们的通信志宣称夜晚已快到尽头,东边却丝毫没有日出的迹象。通信志的无线电链接上反复发出的呼叫也没有得到卡萨德上校的任何回复。

🐬 鲲 = 弩 = 小 = 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索尔·温特伯在那座叫作狮身人面像的光阴冢入口前停了片刻。他感觉着斗篷下女儿的存在,那个温暖的小东西倚着他的胸膛,温暖的身体随着呼吸起伏不停,抵靠在他的脖颈处。他举起一只手,摸了摸那个小包裹,努力去想象二十六岁的年轻瑞秋,身为研究者的瑞秋,将要进去检测光阴冢神秘的逆熵现象的瑞秋,正是在这同一个入口前停住脚步。索尔摇了摇头。自那个时刻以来,已经过去了漫长的二十六年,那是一生的时间。四天之后就是他女儿的出生日。除非索尔能做出点什么,找到伯劳,同这个生物交涉,除非他做出点什么,不然,瑞秋将会在四天之后死去。

“你还不进来吗,索尔?”布劳恩·拉米亚唤道。其他人已经把他们的装备放入第一间屋子,地处狭窄走廊往里六七米深的地方,四面都是厚厚的石墙。

“就来就来。”他大声回答道,然后走进葬墓。荧光球和电灯沿路从隧道中一字排出,但是它们都早已暗淡,上头覆满了灰。只有索尔的手电筒和从卡萨德的一个小提灯里射出的光线照亮了路途。

第一间屋子很小,约摸四米见宽、六米见长。其他三名朝圣者都已经将他们的行李靠着后墙放下,把防水布和铺盖卷在冰冷的地板中间铺开。两盏提灯嘶嘶作响,投出两束冷光。索尔停下脚步,往四周看了看。

“霍伊特神父的尸体在隔壁屋子里,”布劳恩·拉米亚说,回答了学者没有问出口的问题,“那间屋子还要冷些。”

索尔在其他人身边坐下。即便如此深入墓冢,他也能听到沙砾和雪花吹刮在石头上的声音。

“领事等会儿要出去再试试他的通信志,”布劳恩说,“把状况跟悦石说清楚。”

马丁·塞利纳斯笑了。“没用的。这他妈的根本没用。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永远不可能让我们从这里出去。”

“等太阳出来我就出去试。”领事说。他的声音非常疲惫。

“我来警戒。”索尔说。瑞秋动了动,微弱地哭泣着。“反正我也得给孩子喂奶。”

其他人似乎都累得懒得回答了。布劳恩靠在一个背包上,闭上双眼,几分钟后就沉重地呼吸起来。领事把自己的三角帽拉下,盖住双眼。马丁·塞利纳斯抱着双臂,望着门口,等待着。

索尔·温特伯匆忙拿过一个奶包,用患上关节炎的冰冷手指费力地把它放在加热板上。他看着自己的包,意识到他只剩下十个奶包和几张尿片了。

婴孩吸着奶,索尔打着瞌睡,几乎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一个声音惊醒了所有人。

“什么东西?”布劳恩大叫道,摸索着她父亲的手枪。

“嘘!”诗人厉声说着,张开手,示意大家安静。

在坟墓之外的什么地方,声音再次传来。这个单调的声音戛然而止,刺穿了风声和沙粒刮擦的声音。

“是卡萨德的步枪。”布劳恩·拉米亚说。

“或者其他人的。”马丁·塞利纳斯低声说。

他们沉默地坐着,紧张竖耳倾听。漫长的一段时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然后,刹那间,夜晚突然爆发出噪音……那声音使得他们每一个人都退缩不止,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瑞秋害怕得大哭起来,但是在墓冢之外传来的爆炸声和撕裂声中,完全听不见她的哭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