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7章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十二小时前,费德曼·卡萨德上校走出螺旋楼梯,走上水晶独碑的最高层。四面八方火光冲天。透过他给这建筑物水晶表面轰出的豁口,卡萨德看见了黑暗。底下的沙暴扬起朱红的沙尘,不断从小孔飞入,空气犹如被血粉充斥了。卡萨德戴上头盔。

身前十步以外,莫尼塔等待着他。

能量拟肤束装下,她什么都没穿,视觉效果像是把水银直接倒上了肉体。卡萨德看见她胸部和大腿曲线上反射的火焰,以及凹陷的喉咙与肚脐处折射的光线。她的脖子很长,脸庞像是极其光滑的铬雕。那双瞳影里倒映着同一个高大的身影——费德曼·卡萨德。

卡萨德端起突击步枪,把手动选择器拨到全频谱射击。同时激活了内部的紧致装甲,收缩身体,准备攻击。

莫尼塔挥挥手,于是她身上从头顶到脖子的拟肤束装都消减了。她现在已经防御大减。卡萨德觉得自己知道那张脸的每一处,每个毛孔和骨突。那一头棕色头发剪得较短,温柔地垂到左边。双眼同往昔一样,大大的,充满了好奇,深邃的碧绿令人惊异。那樱桃小嘴丰满的下唇嘴角依然带着似笑非笑的意味。卡萨德注意到,她的眉梢有一点好奇地上扬,他凝视着他曾经吻过的小巧的耳朵,他曾低声对它们说过那么多次悄悄话。还有柔软的脖颈,他曾把脸紧贴在那倾听她的脉搏。

卡萨德举起突击步枪,向她瞄准。

“你是谁?”她问。声音一如记忆中的温柔性感,还略微带着难以捉摸的方言口音。

卡萨德手指扣上扳机,又顿了顿。他们有过数十次的性爱,在他的梦里,在军事模拟中他们的爱巢里,彼此熟悉。但如果她真的是逆时间而来……

“我知道了,”她说着,声调平静,似乎不知道他已经开始往扳机上施加压力,“你就是大哀之君预言的那个人。”

卡萨德大口吸气。然后他开口说话了,声音痛苦,非常紧张。“你不记得我了?”

“不记得。”她昂起头,满脸疑惑地望着他,“但大哀之君预言过一个战士。我和他命中注定要相见。”

“我们在很久以前就见过。”卡萨德终于说出了口。突击步枪自动瞄准了那张脸,每微秒都会改变波长与频率,直到拟肤束装的防御被彻底撕裂。伴随着地狱鞭和激光束,会有钢矛与脉冲栓瞬时射出。

“我不知道很久以前发生的事,”她说,“在时间的通常流动中,我和你是朝相反方向前进的。在我的未来,也就是你的过去中,你认识我时,我叫什么名字?”

“莫尼塔。”卡萨德大口吸气,努力控制着手指,以防走火。

她微笑着点点头。“莫尼塔。记忆之女。真是赤裸裸的讽刺。”

卡萨德记得她的背叛,他们上一次在废弃的诗人之城之上的沙漠中做爱时,她突然变了。不知道是她变成了伯劳,还是让伯劳替换了她的位置。这让示爱的举动变得极为恶心。

卡萨德上校扣动了扳机。

莫尼塔眨眨眼。“枪在这儿不起作用。在水晶独碑里没用。你为什么想杀我?”

卡萨德咆哮着,把这没用的武器扔过登陆台,将能量集中到铁手套,向她冲去。

莫尼塔没有任何逃跑的举动。她望着他冲过十步的距离;低下头,紧致装甲呼啸着改变了聚合体的晶状排列,卡萨德也一同在尖啸。她垂下双臂,迎接他的冲锋。

卡萨德的速度与重量撞倒了莫尼塔,他俩一起滚到地上,卡萨德极力将戴着铁手套的双手扣上她的咽喉,但莫尼塔紧紧握住他的手腕,就像老虎钳一般夹住了他,两人抱在一起滚过登陆台,到了平台边缘。卡萨德翻到她上方,试图借助重力发动攻击,他伸直双臂,手套上的刀刃弹出,手指弯曲,一副要杀人的架势。他的左腿悬在空中,脚下六十米是黑暗的地面。

“你为什么想杀我?”莫尼塔低声问,翻身侧到一边,两人一同滚下平台。

卡萨德尖叫着一甩头,护目镜垂了下来。他们从空中翻滚而下,双腿以剪刀脚姿势死死夹住对方的身体,卡萨德的手腕被她狠命扣住,动弹不得。突然间,时间似乎慢了下来,直到他们缓缓地降落,空气从卡萨德身边掠过,犹如一张毯子慢慢蒙过他的脸颊。然后时间又加速,变回正常——此时他们的下落还有最后十米。卡萨德尖叫着,想找出正确的代号,好让他的紧致装甲变得刚硬,然后就是可怕的撞击。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费德曼·卡萨德从血红的深渊挣扎着浮上意识的表面,知道他们撞上地面后仅仅过了一两秒钟。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莫尼塔也在缓缓地起身,她单膝跪地,望着釉质地面上被他们的坠落砸出的坑。

卡萨德把能量集中到束装腿部的伺服系统,全力向她的头部踢去。

莫尼塔躲过这一击,顺势抓住他的腿,扭转过去,把他扔向三米厚的结实水晶墙,他撞碎墙壁,滚进外面夜色下的沙漠。莫尼塔摸摸脖子,脸上流动着水银的光泽,然后跟着他走了出去。

卡萨德掀起破碎的护目镜,取下头盔。狂风搅乱了他黑色的短发,沙粒搓着他的脸颊。他跪起身,然后站了起来。束装衣领上的信号装置闪烁着红色光芒,警告他最后的储蓄能量即将耗尽。卡萨德没有理会这些警告。对接下来的几秒钟而言,那些能量已经足够了……接下来就要一决胜负。

“不管在我的将来……你的过去发生了什么,”莫尼塔说,“我没有变。我不是大哀之君。他——”

两人相隔三米,卡萨德一跃而过,落在莫尼塔身后,右手那致命的刀刃环笼成弧形,穿破音障,掌缘收紧,尖锐得如同最锋利的碳-碳压电丝。

莫尼塔没有蹲下身子,也没有试图格挡他的攻击。卡萨德的铁手套一把勒住了她的脖子下部,力道足以切断一棵树,或者刺入岩石半米深。在布雷西亚首都白金敏寺的肉搏战中,卡萨德就曾这样迅速地解决掉一名驱逐者上校——他的铁手套刺穿了紧致装甲、头盔、身体能量场、骨肉,毫不迟疑——那人在死神最后带走他之前,还足足瞪了自己的尸体二十秒。

卡萨德的攻击击中了她,但手套在水银般的拟肤束装表面来了个急停。莫尼塔晃都没晃一下,也没有反击。卡萨德感觉到手臂变得麻木,同时束装的能量在急剧下降,肩膀肌肉剧烈地绞痛。他摇摇晃晃地朝后退,手臂无力地耷拉在身旁,束装的能量急速消失,犹如鲜血正从伤口涌出。

“你不听我的。”莫尼塔说。她向前迈步,抓住卡萨德战斗装甲的前襟,将他朝翡翠茔的方向丢出二十米。

卡萨德重重地摔在地上,紧致装甲硬挺起来,但残余能量不足,只吸收了一部分冲击力。他用左臂保护了脸和脖子,但很快装甲锁紧,手臂也无用地弯垂到身下。

莫尼塔跳过二十米,在他身边蹲下,单手将他举向空中,另一只手抓住紧致装甲,从前面一把撕开他的战斗装甲,撕裂了两百层微纤丝和最后一层聚合布。她轻轻给了他一巴掌,几乎有点懒洋洋。卡萨德的脑袋偏向一边,几近休克。风沙敲击着他胸腹赤裸的皮肉。

莫尼塔撕下剩余的装甲,撕下生物传感器和回馈装置。她抓住这名赤裸男子的上臂,摇晃着他。卡萨德尝到了血的味道,红色斑点在他的视野中游移。

“我们何苦为敌。”她轻声说。

“你先……朝我……开枪。”

“只是想测试你的反应,又不是想杀你。”她的双唇在水银般的网膜下自然地移动着。她又给了他一巴掌,卡萨德往空中飞出两米,摔在一座沙丘上,继而在冰冷的沙粒中朝底部滚去。空气中满是数以万计的各色斑点——血、沙、彩色光芒的轮转焰火。卡萨德翻过身,挣扎着跪起,手指麻木地曲成爪状,拼命抓住流动的沙子。

“卡萨德。”莫尼塔低声喊道。

他翻身躺下,等待着。

莫尼塔隐去了拟肤束装。她的肌肤看起来很温暖,吹弹可破,皮肤如此苍白,几乎成了半透明。她完美的胸部上方隐隐可见柔和的蓝色静脉。那双腿看起来很强壮,如同精细的雕刻,大腿根部微微分开。那双眼睛是深沉的碧绿。

“你热爱战争,卡萨德。”莫尼塔俯到他身上,低声说。

他挣扎着,想要挪到一边,挥起双臂想要攻击她。莫尼塔一只手紧紧把他的双臂压在头顶,双乳来回蹭着他的胸膛,身子俯到他岔开的双腿之间,全身散发着热量。卡萨德能够感觉到她压在自己肚子上的小腹那微微的曲线。

他立即意识到,如果自己不作反应,这就是强奸。拒绝她就可以抵抗。但没用。周围的空气似乎成了浓稠的液体,风暴也变得遥远,沙粒悬浮在空中,像是蕾丝轻幕被稳稳的微风托起。

莫尼塔靠在他身上,前后移动着。卡萨德能够感觉到体内渐渐激荡起兴奋的感觉。他抵制着这种感觉,抵制着她,挣扎着,踢打着,努力要挣脱双手。但她强壮得多。她用右膝把他的腿拨到一边。乳尖擦过他的胸膛,如同两颗温暖的卵石;她温暖的腹部和腿根让他的肉体起了反应,像一朵花儿追随阳光生长。

“不!”费德曼·卡萨德尖叫起来,但莫尼塔的双唇印在他唇上,堵住了他的声音,她的左臂依然把他的双手压在头顶,而右手在他们之间滑动,寻找他,引导他。

温暖围拢过来,卡萨德咬住她的嘴唇。他的挣扎让他靠得更近,深入了她。他试图放松,但她完全靠在了他身上,把他压进沙地。他记起了他们做爱的其余时刻,战争在激情燃烧的禁地之外怒吼,他们互相在对方的温暖里寻找理智。

极度的欢愉如波浪一般向他涌来,卡萨德闭上双眼,脖子后仰,想要控制这感觉。他尝到嘴唇上的鲜血之味,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

一分钟后,他们依然在以同一节律运动,卡萨德意识到她已放开了他的双手。他毫不迟疑地放下双臂,环绕住她,十指紧压在她的后背,粗暴地将她抱得更紧,然后一只手滑向高处,温柔地托住她的后颈。

狂风复又吹起,刮起沙丘边缘的沙粒,一卷卷飞沫扶摇而上,耳边再度充满声音。卡萨德和莫尼塔滑到下方沙丘那柔滑的曲线上,顺着温暖的沙浪一同滚下,滚到它歇止的地方,两人忘却了夜晚、沙暴、古早的战役,忘却了所有的一切,脑海中只剩眼前的这一时刻和对方。

随后,他们一起步入水晶独碑那四散零落的美丽之地,她先用金色戒尺触碰了他,接着又用了个蓝色圆环。他望着一块水晶碎片上反射出的自己,水银般的人形轮廓,完美到男性的每一个细节,乃至他精瘦的躯体上肋骨的线条。

——现在又该如何?卡萨德问道,那是种既非心灵感应,也非声音的媒介。

——大哀之君正在等待。

——你是他的仆从?

——绝不是。我是他的同伴与复仇女神。他的监管人。

——你和他一道来自未来?

——不是。我从自己的时代来,同他一起逆时而行。

——那你以前又是谁——

卡萨德的疑问被伯劳的突然出现——不,他想,是突然的存在,不是出现——打断了。

那怪物正和他记忆中多年前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卡萨德注意到这东西的表面如镀过汞铬般滑溜,与他们身上的拟肤束装极其相似。但直觉告诉他,那样的甲胄下面不止是血肉和骨头。它站立在那儿,至少有三米高,四条手臂在优雅的躯干上看起来毫不反常,身体则像是一大团荆棘、尖刺、关节、一层层参差不齐的金属丝网组成的雕刻,双眼燃烧着光芒,也许是红宝石折出的激光,长下巴和层叠的牙齿简直是噩梦的源泉。

卡萨德摆开备战姿势。如果拟肤束装带给他的力量与灵活跟莫尼塔从中得到的一样的话,至少他还不会毫无还手之力。

但根本没有时间。一瞬间,大哀之君就越过黑色瓦砖,站到了五米外;一瞬间,它又来到了卡萨德身旁,抓住上校的上臂,它的钢刃如老虎钳深深陷入拟肤束装的能量场,鲜血从他的肱二头肌涌出。

卡萨德绷紧肌肉,等待着伯劳的出手,决定同时还击,尽管这么做意味着会将自己刺穿在刀刃、荆棘和金属丝网上。

伯劳举起右手,一个四米高的矩形入口出现了。它和远距传输入口差不多,所不同的只是散发着紫罗兰色的光芒,浓重的光线填满了独碑的内部。

莫尼塔朝他点点头,打头迈了进去。伯劳向前跨出一步,指刃只是轻微地陷入卡萨德的上臂。

卡萨德想要抽回手,但他感到自己的好奇心胜过了死亡的欲望,于是和伯劳一道跨入了入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