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0章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们一起吃着最后的两包压缩食物,权作午餐,杜雷几乎快虚脱了。索尔和领事把他抬到狮身人面像宽阔台阶上的阴凉地。神父的脸和他的头发一样苍白。

索尔拿起一瓶水,举到他嘴边,神父试图想笑。“你们全都接受了我复活的事实,没有任何困难。”他说着,用手指擦擦嘴角。

领事靠向身后狮身人面像的石头。“我看过霍伊特身上的十字形,就跟你现在带着的一模一样。”

“我也相信他的故事……关于你的故事。”索尔说。他把水递给领事。

杜雷摸摸额头。“我一直在听通信志磁碟。那些故事,包括我的,都……令人难以置信。”

“你怀疑这些故事有的不真实?”领事问。

“没有。但要把它们一五一十地弄清楚,却是一项挑战。找到其中的共同点……互相关联的线索。”

索尔把瑞秋举到胸前,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轻轻摇晃着她。“它们一定得有联系吗?除了各自和伯劳的联系?”

“唔,是的。”杜雷说。他的脸上恢复了一点光彩。“这趟朝圣之旅不是偶然。也不是出于你们的选择。”

“这趟朝圣参与者人选的定夺,是由各个不同机构遴选得出的结果,”领事说,“人工智能顾问理事会、霸主议院,甚至伯劳教会。”

杜雷摇摇头。“你说得没错,但在这些选择背后,有一个共同的智能在引导他们,朋友们。”

索尔凑近了些。“上帝?”

“或许吧,”杜雷说道,满面春风,“但我一直在想,在整个这一连串事件中,扮演神秘角色的,会不会正是内核……那些人工智能。”

婴孩发出轻柔的咂咂声。索尔给它找了个奶嘴,然后把手腕上的通信志调到心率查看档。孩子捏起拳头,又舒展开,按在学者的肩膀上。“从布劳恩的故事可以看出,内核成员在试图动摇现状……在追寻他们终级人工智能计划的过程中,也给予人类一个生存的机会。”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领事指了指万里无云的天空。“所有发生的这一切……我们的朝圣之途,乃至这场战争……都是人为制造的,起于内核的内部纷争。”

“我们对内核又了解多少?”杜雷轻声问。

“一无所知,”领事说着,把一块鹅卵石朝狮身人面像石阶左侧精细的石雕扔去,“说到底,我们还真是一无所知。”

杜雷起身,用一条稍稍蘸湿的布抹了抹脸。“但他们的目标却和我们的出奇地一致。”

“什么目标?”索尔问道,依然摇着婴孩。

“认识上帝,”神父说,“或创造上帝。”他眯眼朝狭长山谷的下方看去。西南方崖壁的阴影正逐渐向外远移,开始接触并逐渐包拢墓群。“当年还在教会的时候,我也参与了这个想法的发展与研究……”

“我读过你关于圣忒亚的论文,”索尔说,“那些著作鞭辟入里,辩称了向欧米伽点——神性——进化的必要性,却没有误入索契尼派[1]异端邪说的歧途。”

[1]索契尼派(Socinian): 这个教派主张,就我们所讨论的预定与预知而言,人将来会做什么事无法得知,要等人自己选择之后才能知道。按照这种说法,《圣经》的预言就沦为慧黠的推测,基督徒一向承认的《圣经》默示教义也被破坏了。

“什么派?”领事问。

杜雷神父微微笑道,“索契尼是生活在公元十六世纪的意大利异教徒。他的信条……他也为此被逐出了教会……认为上帝是能力有限的存在,能够随着世界……宇宙……变得越加复杂而学习成长。我的确陷入了索契尼派异端的误区,索尔。那是我犯下的第一条罪孽。”

索尔直直地盯着他。“那你接下来又犯了什么罪孽?”

“除了傲慢之外?”杜雷说,“我最大的罪孽就是篡改阿马加斯特七年挖掘的数据。我本想在那里找到已经消亡的拱廊建筑者与一种原初基督教之间的联系,但那根本不存在,于是我捏造了数据。这恰是讽刺之处,我最大的罪孽,至少在教会的眼里,是违反了科学的研究方法。在教会最后的日子里,她能够接受神学异端,却无法容忍任何违背科学研究程序的行为。”

“阿马加斯特的环境和这里相比如何?”索尔问道,手臂一挥,挥过山谷、墓群和蚕食四周的沙漠。

杜雷四处环视,双眼霎时有了光彩。“沙漠、石头、死亡的气息,都很像。但这个地方的威胁要大得多。有什么本该已屈服于死神的东西还在垂死挣扎。”

领事笑了。“希望我们也属于这些东西之列。我准备把通信志拖到山鞍上,再试试能不能与飞船的信号建立转接联系。”

“我也去。”索尔说。

“还有我。”杜雷神父说着,站起身,想要抓住温特伯伸来的手,但踉跄了一下,没有抓住。

飞船没有响应请求。没有飞船,他们就无法用超光仪将信号转送给驱逐者、环网,或海伯利安之外的任何地方。普通交流波段都出了故障。

“飞船会不会是被摧毁了?”索尔问领事。

“不会。消息被它接收了,只是没回应。悦石依然隔离着飞船。”

索尔眯起眼,视线越过外头的戈壁,望在热雾中闪耀微光的山脉。近在几千米外,诗人之城的废墟耸立着,衬着天幕显出锯齿状的轮廓。“无妨,”他说,“事实上我们还有很多机械之神[2]。”

[2]机械之神(Deus ex machina): 拉丁语中的deus指“神”,machina即“机器”。古罗马时期的舞台艺术中,当剧情极其繁复时,往往需要神来化解矛盾,此时空中的机器中便放出“神”。所以这个词也用于表示关键性的可以带来转机的人物。

保罗·杜雷笑起来,声音深沉而真挚,笑到他开始咳嗽,不得不停下来喝口水。

“你笑什么?”领事问。

“机械之神。我们之前讨论的事。我怀疑那正是我们所有人在这里的确切原因。可怜的雷纳带着十字形里的神。布劳恩带着她困在舒克隆环里的还魂诗人,寻找能够解放她人格神的事物。你,索尔,等待着黑暗之神来为你女儿解决可怕的难题。内核,机械之物,探索着怎样创造自己的神。”

领事推了推太阳镜。“你呢,神父?”

杜雷摇摇头。“我等待着世间最恢宏的机械之物——宇宙,创造出它的神灵。在我关于圣忒亚的研究著作中,有多少是滋生于这个简单的事实,出于我在当今世界上没有找到创造者依然存在的踪迹?我的想法和技术内核的智能一样,既然不能在别处找到,不如探索如何创造。”

索尔望着天空。“驱逐者又在追寻怎样的神?”

领事回答道:“他们倒是真的对海伯利安执迷。他们认为这里将是人类新希望的诞生地。”

“我们最好先回下边去,”索尔说道,为瑞秋遮挡着阳光,“说不定晚餐前,布劳恩和马丁就会回来。”

但他们并没在晚餐前回来。到了日落时分,依然没有他们的音信。领事每过一个小时就会走到山谷入口,爬上一块岩石,向沙丘与石砾地间张望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发现。领事想,要是卡萨德留下一副高清望远镜就好了。

天色渐暗,还没到黄昏,就能看见一簇簇光芒划过天顶,宣布天空中依然进行着战斗。三人坐在狮身人面像顶级石阶,望着天空中的绚丽的光芒,纯白暗红的花朵竞相绽放,突然划过的碧绿或橘黄条纹在视网膜上留下一幅幅燃烧的影像。

“你们觉得哪方会获胜?”索尔问。

领事头也不抬地答道:“无所谓。你们觉得除了狮身人面像之外,今晚还能在哪儿过夜?要不要去其他墓冢等他们?”

“我不能离开狮身人面像,”索尔说,“要是你们想去别处,尽管去吧。”

杜雷摸摸婴孩的脸颊。她正专心致志地吸着奶嘴,小脸在他手指下嘟起。“她现在多大,索尔?”

“两天。差不多刚好两天。以这个纬度的海伯利安时间算,日出后过十五分钟就是她的生辰。”

“我上去最后看一次,”领事说,“然后咱们生堆篝火什么的,方便他们找到回来的路。”

领事顺楼梯走向小径,刚走了一半,索尔站起来指着什么地方。不是光线昏暗的山谷前端,而是另一条路,蜿蜒着伸入山谷的阴影中。

领事停住脚步,另外两人赶到他身边。领事把手伸进口袋拿出卡萨德几天前给他的小型神经击昏器。拉米亚和卡萨德失踪后,这就成了他们唯一的武器。

“能看清楚吗?”索尔低声说。

翡翠茔发着微弱的光亮,有人影在附近的黑暗中移动。应该不是伯劳,因为那东西看起来既没有它大,行动也没它迅速;而且前进的步伐很奇怪……十分缓慢,一步三跛,脚步打偏。

杜雷神父回头朝山谷入口看去,然后又回过头来。“会不会是马丁·塞利纳斯从那个方向的路进了山谷?”

“不可能,除非他从悬崖壁上跳下来,”领事低声说,“或是往东北方绕行八公里。况且,看他的身高也不可能是塞利纳斯。”

人影又停下来,摇晃几下,然后扑通倒地。从一百多米外看去,他就像山谷地面上低矮岩石中的一块。

“快来。”领事说。

他们还是不疾不徐地走着。领事带路走下楼梯,击昏器开路,射程设置在二十米,尽管他知道,在这个范围里对神经的作用效果最低。杜雷神父紧跟其后,手里抱着索尔的孩子,学者正在找小石头带在身上。

索尔赶上来,拿着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把它嵌进那天下午用背包上切下的纤维塑料做成的弹弓。“准备重演大卫与哥利雅之战[3]?”杜雷问。

[3]《圣经》中,牧羊人大卫运用智慧刺杀了巨人哥利雅,这个典故用来形容以小胜大,以弱胜强。

学者的脸被太阳晒得比胡须还要黑。“差不离。拿着,我来抱瑞秋。”

“我还挺喜欢抱她的。最好让你们俩都腾出空手,等会儿怕是会有打斗。”

索尔点点头,快步上前,与领事并肩前行,神父抱着孩子跟在几步后。

从十五米外,可以清楚地看见倒下的是个人——个子很高的人——穿着粗糙的长袍,脸孔朝下埋在沙子里。

“待在这儿。”领事说着跑了过去。另外两人看着他翻过尸体,把击昏器放回口袋,然后从腰带上取下一瓶水。

索尔慢慢跑过去,觉得精疲力竭,但那种眩晕似乎令人喜悦。杜雷以更慢的速度跟了过去。

神父朝领事手电投下的光亮走近,他看着倒地男子的兜帽被掀开,露出模糊的亚洲人轮廓,长脸在翡翠茔的光芒和手电亮光的交相辉映下,扭曲得很是怪异。

“是个圣徒。”杜雷说着,为这里竟会出现缪尔的追随者感到惊讶。

“是树的忠诚之音,”领事说,“我们第一个失踪的朝圣者……海特·马斯蒂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