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4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到这些,那些有军事经验的议员都倒吸一口凉气。

“我们已知的十几个游群,”莫泊阁说道,他的声音依然缺乏力度,“似乎都被调往环网展开侵略。其中有几个已经分裂成数个攻击团。第二波侵略预定在第一波攻击完成后一百到两百五十小时之内到达,我们在这里对它们的航线作了标示。”

议室里鸦雀无声。悦石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屏住了呼吸。

“第二波袭击目标包括——希伯伦,距现在一百小时;复兴之矢,一百一十小时,复兴之二,一百一十二小时;北岛,一百二十七小时;茂伊约,一百三十小时;塔里娅,一百四十三小时;天津四丙与天津四丁,一百五十小时;天龙星七号,一百六十九小时;自由岛,一百七十小时;新地,一百九十三小时;富士星,两百零四小时;新麦加,两百零五小时;佩森、阿马加斯特、自由星,两百二十一小时;卢瑟斯,两百三十小时;最后是鲸逖中心,两百五十小时。”

全息像逐渐褪去。沉默蔓延。莫泊阁将军说道:“我们估计,第一波游群在首次侵略之后将会有次要目标,但运用霍金驱动航行的传送时间应该和环网标准时间债等同,从九周到三年不等。”他后退了一步,以稍息阅兵的姿势站着。

“老天。”坐在悦石身后几排的人长叹道。

首席执行官揉了揉下唇。为了将人类从她认为是永恒的奴役中……或者更可怕的是,永恒的灭绝中……拯救出来,她已经做好准备,要打开前门面对恶狼,同时将大部分老百姓的家庭藏在楼上,安全地关在紧锁的门后。可是现在,末日已然降临,狼群正从每一扇门窗涌入。在审判面前,她几乎要放声大笑,竟然以为自己可以将混沌从牢笼中放出并加以控制,如此愚蠢真是无人能及。

“首先,”她说,“不允许引咎,不允许辞职,除非得到我的授权。的确,此届政府很有可能垮台……的确,此任内阁的成员,包括我自己……正如加布里尔所说,都该在悬梁上吊死。但同时,我们乃是霸主的政府,理应担当起自己的角色。

“其次,一个小时后,我会再次召见在场所有人,以及议会其他委员会代表,我们来一同讨论我将在八时整向环网作的演说。届时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再次,我特此命令在此集会的军部领袖,在全霸主范围上下,尽一切所能,保卫环网与保护体公民的人身与财产安全,并授权他们在必要情况下使用非常规手段。将军、元帅,我希望所有部队在十小时内传送回受威胁的环网星球。不论采取什么方法,这一点必须做到。

“第四,在演说完毕之后,我将召集议会与全局全体成员进行集会。届时,我会宣布人类霸主与驱逐者各民族之间处于战争状态。加布里尔、桃乐茜、托恩、瑛子……你们所有人……在接下来的几小时里会相当繁忙。请各自准备好向你们的故星发表的演说,但别忘了投票。我希望得到议会全体人员一致的支持。吉本斯发言人,我只要求你在全局辩论中对我们进行有利的引导。在今天十二时整,我们必须收到全局全员的赞成票。别出任何意外。

“第五,我们将疏散受到第一波威胁的星球的公民。”悦石举起一只手,抑止了众专家的异议与辩解。“在余下的时间里,我们将尽可能让每一个人撤离。佩索夫、伊本、丹-基迪斯部长,以及环网交通部部长克朗龙,请你们建立疏散调协委员会,打好头阵,今天十三时整以前,务必将详细报告与行动时间的安排递交给我。军部与环网安全局负责监督协调人群并保障远距传输能力。

“最后,我希望阿尔贝都顾问、科尔谢夫议员和发言人吉本斯三分钟后来我的私人会议室见我。还有谁有什么问题吗?”

震惊的脸孔面面相觑。

悦石起身。“诸位好运,”她说,“赶快行动。别散布不必要的恐慌。愿上帝佑我霸主。”她转身大踏步走出房间。

悦石在办公桌后坐下。科尔谢夫、吉本斯与阿尔贝都坐在她对面。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门外的忙碌,空气中充满了紧张的气氛,而悦石开口前漫长的沉默更让人焦躁不安,几欲抓狂。她的视线一直没有从阿尔贝都顾问身上移开。“你,”最后她说道,“背叛了我们。”

投影人像那副文雅的微笑没有丝毫动摇。“从未有过,执行官大人。”

“那我给你一分钟时间,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技术内核,特别是人工智能顾问理事会没有预见这次入侵。”

“只消一个词就能解释清楚,执行官女士,”阿尔贝都说,“海伯利安。”

“滚你的海伯利安!”悦石大喊道,一掌拍在古老的办公桌上,悦石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你们反复唠叨这些所谓的不可分解的变数,海伯利安是什么不可预知的黑洞,阿尔贝都,我已经听厌这些话了。究竟是内核能帮助我们明白一切的可能性,还是他们已经欺骗了我们五个世纪?哪个说法是对的?”

“顾问理事会预言过战争,执行官大人,”头发灰白的影像说道,“我们秘密劝诫过你们,‘重要信息’工作团体也解释过,一旦海伯利安被牵涉在内,情况将会出现变数。”

“扯淡!”科尔谢夫厉声说道,“事态正常发展下,你们的预言应该是无懈可击的。但这次攻击一定是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计划好了。兴许是好几世纪以前。”

阿尔贝都耸耸肩。“说得对,议员,但也有可能,是这任政府决定在海伯利安星系开战,才导致驱逐者实行了这项计划。我们曾就涉及海伯利安的行动提出过反对意见。”

发言人吉本斯倾过身子。“参与所谓伯劳朝圣的人员名单是你们提供的。”

这一次,阿尔贝都没有耸肩,投影像的姿势放松下来,充满了自信。“是你们要求我们从那些请求参与伯劳朝圣的人员中,遴选出能够改变预言中战争结果的人。我们是按照你们的要求,列出了名单。”

悦石竖起食指,轻敲着下颌。“你们是否肯定,这些请求者将会改变那场战争……现在这场战争带来的结果?”

“不。”阿尔贝都说。

鲲 + 弩 + 小 + 說 + k u n n u ~ co m-

“顾问先生,”首席执行官梅伊娜·悦石说道,“请你听清楚,从现在起,人类霸主政府将会依据接下来几天的结果,考虑向所谓的技术内核实体宣战。而你作为该实体的执行大使,我们委托你传达这一主张。”

阿尔贝都笑了。他摊开手。“执行官女士,一定是那骇人的消息让你震惊不小,才让你开这么拙劣的玩笑。向内核宣战……那就像……就像鱼向水宣战,就像司机因为别处传来烦人的车祸报道,就攻击自己的电磁车。”

悦石没有笑。“我住在帕桃发时,我的祖父还健在,”她缓缓说着,方言越来越重,“有天早上,他因为家用电磁车启动不了,就用脉冲步枪朝它射了六发子弹。散会,顾问先生。”

阿尔贝都眨眨眼,消失了。他突然的离别要么是蓄意违反惯例——通常,投影会走出房间,或是等到其他人离开后,图像才会消解——要么这是表示,内核管理层的智能被突然的角色转换打击得不轻。

悦石朝科尔谢夫和吉本斯点点头。“我不想浪费两位的时间,”她说,“请谨记在心,我希望五个小时后宣战时,能得到全面支持。”

“没问题。”吉本斯说。两人匆匆离去。

众助理从门口与暗门走进,问题像连珠炮般射来,又纷纷从通信志中查询资料。悦石举起一支手指。“赛文在哪儿?”她问。看到面前茫然的脸孔,她又补充道:“我是说,那位诗人……艺术家。给我画肖像的那位?”

几名助理面面相觑,似乎觉得元首精神错乱了。

“他还睡着,”利·亨特说,“他昨晚吃了些安眠药,我们也没想到要叫醒他开会。”

“我要他在二十分钟内到这儿,”悦石说,“赶紧通知他。李指挥官又去哪儿了?”

掌管军事联络的年轻女子妮姬·卡东开口道:“李昨晚被莫泊阁和军部海军部长派往防御带巡逻。接下来的二十年里,他将在各颗海洋星球间忙碌。目前,他……刚传送到布雷西亚的军部海军通信中心,等待传送出环网。”

“让他回来,”悦石说,“提升他为少将,或者别的,不管是该死的哪一级,只要有资格直接为政府工作,然后将他派到这儿来,我这里,不是去政府大楼或行政部门。如果不行,就说他是核武器推销员。”

悦石朝空白的墙壁望了一会儿。她想起了昨晚还去过的那些星球;巴纳之域,叶隙的灯光,学院古老的砖石建筑;神林那系留气球与自由飘浮的泽普棱迎来的黎明;天国之门的海滨大道……它们都成了第一波的目标。她摇摇头。“利,你和塔拉、布林德南希给我在四十五分钟之内起草两份初稿——一份公众演讲,一份作战宣言。要简短,鲜明。借鉴丘吉尔与斯特鲁登斯基的卷宗。要现实但目空一切,乐观但糅和不屈的决心。妮姬,我需要联合首长每一步行动的实时监控。另外,需要我自己的指挥地图式报告——通过我的植入物转接。首席执行官专用。巴比,今后你代表我处理议会内的对外交往事务。参与议会,组织照会,暗箱操作,威逼利诱,逐渐让他们意识到,立即走出门去,与驱逐者大战一场,比起在接下来的三四次投票中反对我,还安全得多。”

“大家有问题吗?”悦石等了三秒钟,然后一拍双手,“好,伙计们,开工吧!”

很快,下一波议员、部长和助理就要进来了,在这短暂的间隙,悦石转过椅子,面对着头顶空白的墙壁,她举起食指指着天花板,摇了摇头。

她及时转过身来,下一波要人一拥而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