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6章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布劳恩·拉米亚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父亲是名议员。他们搬了家,虽然只是简单地从卢瑟斯迁到了鲸逖中心行政住宅群楼,不过那里绿树环绕,景色优美。那时,她看了一部古老的平面电影,沃尔特·迪士尼出品的动画片《彼得·潘》。看过动画之后,她还读了书,两者都深深震撼了她的心灵。

好几个月里,这个五标准岁的女孩天天等待着彼得·潘会在某天晚上驾临,带她离开。她在天窗上挂了个小路牌,指向通往自己卧室的路。她也趁父母睡着的时候溜出屋子,躺在鹿苑柔软草坪的地面上,望着鲸心乳状的灰色夜空,梦想着那个从永无岛来的男孩会在某天晚上将她带走,朝右手第二颗星星飞去,一直向前,直到天明[1]。她可以陪伴他一起,给那些迷路的孩子当妈妈,向邪恶的胡克船长复仇,最重要的是,她将是彼得的新温蒂……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的新童伴。

[1]《彼得·潘》中描述永无岛在“右手第二条路,一直向前,直到天明”。

而现在,二十年之后,彼得终于来找她了。

🌵 鲲+弩-小+說k u n n u - c o m +

拉米亚没有感受到任何痛苦,只有一阵突如其来的冰冷、怅然若失的感觉,伯劳的钢爪刺穿了她耳后的神经分流器。然后她离开肉体,飞了起来。

她曾经穿过数据平面,进过数据网。就她的时间而言,那仅是数周以前。拉米亚曾经偕同她最欣赏的赛伯飙客,傻傻的屁屁·萨布林芝,驶入技术内核矩阵,帮助乔尼偷回他的赛伯重建人格。在他们成功穿透边界,盗取了人格之后,触发了警报,屁屁不幸身亡。从此,拉米亚再也不愿重新进入数据网。

但她现在又进入了那里。

这趟经历同她以前用通信志导引或节点的经历完全不同。上一次像是纯粹的刺激模拟——犹如身处一个有着五颜六色山峰和环绕立体声的全息电影——而这一次,她却是感觉实实在在地置身在了那里。

彼得终于来带她离开了。

拉米亚高高地飘在海伯利安行星边缘的曲线之上,望着那些基层的微波数据流频道和密光通信链接,它们都被视作萌芽状态的数据网。她没有驻足涉入其中,因为她正追踪着一条橙色脐带,它朝天延伸而去,迎向数据平面真实的林荫大道和交通干线。

海伯利安的太空已被军部和驱逐者游群占领,两者都携带着错综复杂的数据网褶皱起伏和网格。拉米亚拥有了新的视野,她能看见军部数据流的上千个层面,它们像一片波涛汹涌的墨绿色数据海洋,密布着暗红静脉般的安全频道和旋转的紫罗兰色球体,带着黑色的抗噬护航员,那是军部的人工智能。伟大环网下属万方数据网的一条伪足从自然空间中流出,穿过舷侧远距传输器漆黑的风井,沿互相交叠的瞬时波纹那不断延伸的波形前锋移动。拉米亚认出,那些波纹是从二十个超光发射仪发出的持续不断的脉冲信号。

她犹豫了一下,突然搞不清楚该去哪里,该走哪条路。就好像她一直在飞翔,却突然迷失方向,危及了魔法的继续——并威胁要将她抛向身下数英里远的地面。

于是彼得牵起了她的手,把她撑在空中。

——乔尼!

——你好,布劳恩。

她自身的影像嘀嗒一声出现了,那一刻她也看到并感觉到了他的实体。他和上次见到的乔尼——她的客户和爱人——一模一样,拥有尖锐的颧骨、淡褐色的眼睛、紧致的鼻梁和坚定的下颚。他那红棕色的卷发依然垂至领口,那脸庞依然挂着恰到好处的活力,脸上的微笑依然令她的内心冰消。

乔尼!她立即抱住了他,感觉着他的拥抱,感觉着背后强壮有力的双手,他们高高地飘升起来,凌驾于万物之上,她感觉着自己前胸紧紧贴压在他的胸膛,他也紧紧拥抱着她,他这么小的个子竟有如此惊人的力量。他们拥吻,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拉米亚飘浮在他一臂之遥,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之上。两人的脸都被头顶那浩瀚的数据网之海碧绿紫蓝的光芒照亮了。

——这是真的吗?她听见自己的声音问出这个问题,还带着地方口音,尽管她知道,自己只是脑子里想了想。

——是真的。就跟数据平面矩阵的任何部分一样真实。我们正在海伯利安空间万方网的边缘。他的嗓音依然带着难以捉摸的腔调,让她觉得那么华而不实,惹人窝火。

——到底怎么回事?随着这句话出口,她将伯劳出现,突然间指刃刺入的景象告知了他。

——是啊,乔尼想着,把她抱得更紧。不知怎的,它让我挣脱了舒克隆环,直接把我们送入了数据网。

——我是不是死了,乔尼?

他俯下约翰·济慈的脸,朝她笑来。他轻轻摇晃着她,温柔地吻她,旋转了角度,于是乎他们都能看到头上和身下的壮美景象。不,你没死,布劳恩,尽管你的肉体可能被挂上了某种怪诞的生命支持体,但是你在数据平面的模拟体,却同我漫游到了这个地方。

——你又是死是活呢?

他又朝她笑了。我已获得了生命,虽然舒克隆环中的生命并不如人们吹捧的那样。那感觉就像是在做别人的梦。

——我梦见过你。

乔尼点点头。我觉得那不是我。我也做过同样的梦……与梅伊娜·悦石的交谈,对霸主政府理事会的零星印象……

——对!

他握紧她的手。我怀疑他们激活了另一个济慈赛伯体。不知为什么,我和他能够穿越数光年互相感应。

——另一个赛伯体?怎么会呢?你已经破坏了内核模板,释放了人格……

她的爱人耸耸肩。乔尼穿着一件皱巴巴的衬衫,套着丝绸马甲,是她从没见过的样式。流动的数据穿过他们头顶的大道,就在它们飘过的时候,两人都给涂上了搏动的霓虹之彩。我怀疑,除了我和屁屁上次穿透的浅层内核防线之外,还有更多的备用人格。没关系,布劳恩。如果还有另一个副本,那么他也是我,我相信他不会与我为敌。来吧,咱俩一起来探索究竟。

他拉着她向上飞升,拉米亚踌躇了一会儿。探索什么?

——这是我们弄清一切真相的大好机会,布劳恩。一个找到众多谜题源头的大好机会。

她听见自己声音/想法里的怯懦,那可真不像她自己。乔尼,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去。

他旋过身,看着她。这是我所认识的那位侦探吗?那个非要刨根问底的女人怎么了?

——她经历了一些艰难时日,乔尼。我已经能够坦然面对昨日,已经看清当初做侦探——在很大程度上——不过是我父亲自杀行为引起的反应。我依然在努力解开关于他死亡细节的谜团。另外,很多人在真实的人生中都会受到伤害。包括你,亲爱的。

——那你解开了吗?

——什么?

——令尊的死因?

拉米亚朝他皱皱眉。不知道。我想没有。

乔尼指着头上不断退却又不断流动的数据网质体。布劳恩,上头有许多答案在等待着我们。只要我们有勇气去探求。

她又握住他的手。我们或许会死在那儿。

——对。

拉米亚顿了顿,望着身下的海伯利安。星球像是一条暗淡的曲线,一小部分各自孤立的流动数据包如夜色中的篝火,闪耀着光芒。他们头顶浩渺的海洋沸腾着,搏动着,充满光芒和数据流的噪声——布劳恩知道那不过是远处万方网最细小的分支。她知道……她感觉到……现在,他们重生的数据平面模拟体能去的地方,所有的赛伯飙客牛仔们做梦也想不到。

布劳恩知道,有乔尼做她的向导,她可以穿越万方网和内核,到达人类从没探测过的深度。她有些害怕。

但她最终是和彼得·潘在一起了。永无岛在向他们招手。

——好嘞,乔尼。咱们还等什么?

他们一道朝万方网飞身而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