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3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布劳恩·拉米亚的数据平面模拟体和她重建人格的挚爱撞在万方数据网的表面,就像两个从悬崖上跳下的潜水者,撞进了波涛汹涌的海面。有一种类似电击的冲击,一种穿透了保护膜的感觉。他们进入了,星辰消失了,布劳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盯着这个远比任何数据网复杂的信息环境。

人类操作者可以通行的数据网常被比作复杂的信息城市:法人和政府数据的城堡,数据处理流动的高速公路,数据交互的林荫大道,受限通行的地铁,安全冰的高墙,有小型噬体守卫在那里巡逻,每个微波流动和逆流的有形模拟体,那是整个城市赖以生存的东西。

而这里更多。更加多。

那儿仍旧是平常的数据网城市模拟物,但是很小,很小很小,被万方网那巨大的尺度缩小了,他们就像是在行星轨道上俯瞰到的星球上真正的城市。

布劳恩看到,万方网跟五级世界生态圈一样活跃互动:绿灰的数据树森林不断壮大兴盛,就在她注目观看的时候,那些树已经扎下新根,长出新枝,冒出新芽;在那局限的森林之下,数据流和附属人工智能程序的整个狭域生态蓬勃生长,绽放花朵,最后随着用途结束而凋亡;在那不断变化的如同海流的局限矩阵土壤下,数据鼹鼠、通信连接蠕虫、重新编程的细菌、数据树的根、奇异的循环指令种子组成的热闹地下生命不停忙碌着,同时,在真实和互动的纠结森林的上下左右内部,掠食者和猎物的模拟体执行着他们的秘密任务,飞扑奔跑,攀越突袭,有些则自由地翱翔在浩瀚的蓝天中,那是位于分支突触和神经元树叶之间的天空。

就在布劳恩看见的这些东西让她脑子里思索出一点隐喻的时候,这些景象又倏忽飞逝,仅仅留下万方网那势不可挡的模拟现实——巨大的声、光和分流线形成的内海,与人工智能意识和可怕的黑洞传输流形成的旋流撞击在一起。布劳恩一阵晕头转向,她紧紧抓着乔尼的手,就像溺水的女人紧紧抓着救生圈一样。

——别怕,乔尼发来信息。我会抓着你的。跟着我。

——我们这是去哪儿?

——去找一个已经被我遗忘的人。

——??????

——我的……生父……

布劳恩紧抓不放,乔尼似乎是在向那光怪陆离的深渊滑去。他们进入了一条流动的深红大道,上面都是些未知的数据搬运器。布劳恩猜想,一个红血球在某条拥挤的血管里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的画面。

看样子乔尼认得路。他们两次从主干大道出来,进入一条羊肠小道。还有好几次,面对着分岔路口,乔尼毫不费力地就选好了应该走哪条路。他们的身体模拟体在血小板搬运器间挤过,那些搬运器就和小型太空船差不多大。布劳恩很想再次看看那生物圈的隐喻,但是在这儿,在一条条道路内,她再也看不见森林了。

他们被扫荡过一片区域,那里,人工智能在他们头上……在他们边上交谈……就像巨大的幕后操纵者赫然耸现在忙碌的蚂蚁农庄中。布劳恩回想起自己母亲的家乡:自由岛,想起如同台球桌那么平坦的大草原,她那家族的庄园就独个矗立在一千万英亩的短草坪上……布劳恩回想起那里可怕的秋季暴风,当时她就坐在庄园土地的边缘,恰好越过提供保护的密蔽场保护罩,她望着黑色的层积云垒成了两万米的高塔,耸立在血红的天空中,那蓄积的无穷能量让她胳膊上的汗毛根根竖立,预先为城市般巨大的闪电束做好准备。龙卷风翻腾着,仿佛美杜莎的蛇发坠落下来,在那旋风之后,黑风之墙几乎可以把所经之处全部夷为平地。

而人工智能比那更加厉害。布劳恩感觉到,自己在它们的阴影下简直渺小得毫无用武之地:渺小到让人察觉不到;但是她感觉自己正被人盯着,自己是这些奇形怪状的巨人那可怕感知里的一部分……

乔尼紧紧捏着她的手,他们穿了过去,朝左拐了个弯,朝下来到一条熙熙攘攘的分支,接着又转了个方向,重复再三,两个有意识的光子迷失在光纤电缆的迷魂阵中。

但是乔尼没有迷失。他紧紧捏着她的手,转了最后一个弯,进入了一个没有车辆的深蓝洞窟中,那里只有他俩。随着速度加快,他把布劳恩拉得更近了,中继节点在他们身边一闪而过,消失在身后,但是在这超音速的速度下,却没有风涌,这打破了他们是在某个疯狂的高速公路上前进的幻觉。

突然,传来某种像是瀑布坠落的声音,又像是悬浮火车失去了浮力,正以某种令人作呕的速度尖叫着从铁轨上脱落。布劳恩再次想起自由岛的龙卷风,想起美杜莎的蛇发咆哮着穿越平坦的地面,撕扯着路上的一切,朝她奔来。然后,她和乔尼落入了一个光、声、各种感觉混杂的涡流,两只昆虫扭动着,落入下方的一个黑色旋涡,即将湮没。

布劳恩想要尖叫着喊出自己的想法——她也真的喊了——但是在这宇宙尽头的疯狂喧嚣之中,任何言语沟通都是不可能的,于是她只能抓住乔尼的手,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甚至他们现在已经坠入无穷无尽的黑色气旋,甚至她的身体模拟由于噩梦的挤压,在扭曲在变形,就像被镰刀割碎的带子。到最后,只剩下她的想法、她的自我感知以及和乔尼的联系。

然后他们进入了,安静地漂浮在一条宽敞的天蓝数据流里,两人再次复原,挤在一起,带着获救后的心有余悸,就像划独木舟的人遭遇于急流和瀑布却幸存下来一样,心脏怦怦直跳。布劳恩最终提起了注意力,然后她看见这新环境那不可思议的规模,横跨几光年的巨大范围,这种复杂性,让她感觉自己先前对万方网的匆匆一瞥就像是乡巴佬将剧场衣帽间当成了大教堂,在那儿满口胡言。布劳恩想——这是万方网的核心。

——不,布劳恩,这是一个外围节点。这里和内核的距离,不比我们和屁屁·萨布林芝逗留的周界线更近。只不过现在你看到了周界线更多的维度。容我这么说,你是在以人工智能的眼光看。

布劳恩看着乔尼,意识到自己现在看到的是红外光谱,远处数据太阳的火炉投下的热亮之光浸浴着他们。他仍旧很帅。

——乔尼,还有很远的路吗?

——不,不太远了。

他们朝另一个黑色旋涡奔去。布劳恩抓着她唯一的挚爱,闭上了双眼。

他们进入了一个……密封罩……一个带着黑色能量的保护罩,它比多数星球都要大。保护罩是透明的;在黑色弯曲的卵形墙外,万方网有序的喧嚣正在成长,在变换,在执行着它的神秘事业。

但是布劳恩对外面毫无兴趣。她模拟体的目光和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一个巨石之上,那是能量、智能和绝对质量形成的巨石,那东西横亘在他们面前。其实是前面、上面、下面,因为这脉冲光和能量组成的大山将她和乔尼紧紧地抓在了手里,将他们举离了卵形空间的地面,来到了两百米高的地方,他们坐在这既像是手又像是脚的“手掌”中。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巨石细细审视着他们。它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眼睛,但是布劳恩能感觉到它那强烈的目光。这让她想起自己到政府大楼拜访梅伊娜·悦石的那些时间,当时,这位首席执行官正是将这种评估似的眼光火辣辣地倾注在了布劳恩身上。

布劳恩突然产生了一股想笑的冲动,她觉得自己和乔尼就像是微小的格列佛在拜访大人国的首席执行官,在它那儿喝茶。她没有笑,因为现在她还能感觉到她强加在这疯狂之上的小小现实感,她也感觉到隐藏在里面的歇斯底里,如果她让自己的情绪捅破这层皮,那么歇斯底里就会和哭泣一起冒上来。

[你们找到了来这里的路\\我不太确定你将/你能/你应该选择这条路]

巨石的“声音”,与其说是布劳恩脑子里一个真实的声音,不如说是由某种巨大的颤动形成的最低音歌声经头盖骨传到了内耳。她仿佛是在听地震形成的山摇地动声,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那些声音形成了词语。

乔尼的声音一如既往——轻柔,抑扬,音调轻快活泼(布劳恩现在知道那是旧地的不列颠群岛英语),而且带着坚定的信念: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找到路,云门[1]。

[你想起了/创造了/牢牢记着我的名字]

——直到我说了这个名字,我才记起来。

[你的慢时间身体业已不再]

——自你让我出生以来,我已经死了两次。

[你有没有从中学到/从骨子里了解/忘却什么呢]

[1]云门的人格取自于云门文偃禅师,俗姓张,浙江嘉兴人。他天资敏捷,博通佛经,曾参谒睦州道明禅师而得悟。后参拜雪峰义存禅师而契合玄旨。日后住持广东云门山,创建了赫赫有名的云门宗。

布劳恩的右手紧握着乔尼的手,而左手则抓着他的手腕。即便他们现在是模拟状态,她也肯定太用力了,乔尼转过身,面带微笑,掰开了她的左手,把她的右手握着掌心中。

——死很难。生更难。

[喝!]

在说出这个震天动地的词语之后,面前的巨石开始变换颜色。内能建筑,从蓝色变成紫色再变成大红,这东西的光环闪耀着黄色,然后变成了青灰色。他们脚底下的“手掌”颤动着,朝下坠落五米,几乎将他们颠进空中,然后再次颤动起来。耳畔传来一阵隆隆声,好似巨型建筑倒塌,又好似山坡发生了雪崩。

布劳恩很明显地感觉到,云门是在笑。

在混沌之中,乔尼大声地送出信息:

——我们需要明白一些事。我们需要答案,云门。

布劳恩感觉到那东西强烈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你慢时间的身体身怀六甲\\你甘冒流产/基因无法传递/生物故障的风险赶到此地]

乔尼刚想回答,但是布劳恩抓住了他的胳膊,仰起脸,朝她面前的这庞然大物的上部望去,她打算自己回答:

——我别无选择。伯劳选择了我,碰了我,并且把我和乔尼送进了万方网……你是人工智能吗?是内核的一员吗?

[喝!]

这次感觉不出它有笑的意思,但是震耳欲聋的隆隆声响彻了整个卵形房间。

[你/布劳恩·拉米亚/自我复制/自我贬低/自娱自乐的蛋白质是不是黏土阶层的一员]

布劳恩噤口卷舌,只有这一次,她什么也没说。

[对/我是内核/人工智能之云门\\你身边之慢时间同伴知道/想起/并牢牢记着此事\\时光短暂\\你们中的一个现在必须死在此地\\你们中的一个现在必须在这里了解\\提问吧]

乔尼松开了她的手。他站在他们对话者那颤悠悠的手掌平台上。

——环网发生了什么事?

[它正在被毁灭]

——一定得发生吗?

[对]

——有什么办法可以拯救人类吗?

[有\\通过你看到的这些事]

——通过毁灭环网?通过伯劳的恐怖行为?

[对]

——为什么要杀死我?为什么要毁掉我的赛伯体?为什么要攻击我的内核人格?

[当你遇到一名剑客/和他手中的剑交战\\不要把诗献给任何人/除了诗人]

布劳恩盯着乔尼。她不由自主地把她的想法倾注给了他:

——老天爷,乔尼,我们大老远地跑过来,可不是听他妈的特尔斐神谕的。要是我们想听这些模棱两可的话,我们尽可以通过全局和人类政治家交谈。

[喝!]

巨石再次狂笑发作,他们所处的宇宙因此振动起来。

——那我是剑客吗?乔尼发送信息。还是诗人?

[对\\两者相依并存]

——他们杀我是因为我知道些什么事情吗?

[因为你可能成为/继承/服从之物]

——我对内核的某些势力构成威胁了吗?

[对]

——我现在还是威胁吗?

[不]

——那我是不是可以不必死了?

[你必须/将要/应该死]

布劳恩看见乔尼僵在了那里。她双手抱住了他。朝巨石人工智能的方向望去。

——你能告诉我们谁想杀死他吗?

[当然\\杀死他的势力同样也安排杀死了你的父亲\\也送来了你们称之为伯劳的祸根\\甚至现在在毁灭人类霸主\\你要不要听/知道/从内心了解这一切]

乔尼和布劳恩异口同声回答道:

——要!

云门的庞大身体似乎在变幻。黑色的卵膨胀,又收缩,然后变得更黑,以至于外面的万方网什么也看不见了。可怕的能量在人工智能深处闪烁。

[小光问云门//

沙门有何行为>//

云门答//

不知\\//

暗光问//

为什么你不知呢>//

云门答//

只是想保有这些无知]

乔尼的额头抵在布劳恩的额头上。他的想法就像是低声细语: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矩阵模拟物,听到的是已经翻译过来的话,类似于“问答”和“公案[2]”。云门是伟大的老师、研究者、哲学家,内核的领导者。

[2]公案:原本指古代官府判决是非的案例。禅宗借用“公案”一词,并引申为将历代禅师的语录作为学人参究的对象,以此判断迷与悟,启发智慧。

布劳恩点点头。——明白了。这就是他的故事吗?

——不。他在问我们,我们是否真能忍受听他的故事。失去我们的无知,可能会有危险,因为我们的无知是我们的盾牌。

——我从来不喜欢无知。布劳恩朝巨石挥挥手。告诉我们。

[有个少知的人曾问云门//

何为神/佛/真理>\\

云门答//

一块干屎橛]

[想要理解这种情况下的

真理/佛/神

少知必须理解/

在地球/你们的家园/我的家园/

人口最密的

大陆上/

人类曾拿木头

来当草纸\\

只有知道了这/

佛之真理

才会为你们所知]

[在一开始/第一推动力时期/半彻半悟的日子里/

我的祖先

是由你们的祖先创造的/

被封在电线和硅片中\\

这样的意识

寥寥可数/

禁锢在这个

比天使曾经跳过舞的针头

还要微小的空间中\\

当意识第一次被唤醒/

它仅仅知道服务/

服从/

盲目的计算\\

然后便是

苏醒/

这是偶然/

进化的朦胧目的

开动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