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5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奥本在身后吐了口唾沫,叫道:“嘿,去他妈的,老谢。我说,我们给他来点好看的,帮他开开他的尊口,咋样?如果真有船,我们自个儿去,咋样?”

老谢转过身,擦了擦眼睛周围的汗水,满眼疑惑地朝领事皱了皱眉,然后说道:“嘿,得,也许你说得对,随你,不过,别让他最后开不了口,咋样?”

“那当然。”奥本咧嘴笑道,把武器挂在肩上,拔出零锋刀。

“不许动!!”头顶上传来低沉而有回响的声音。领事跪倒在地,前自卫队的匪徒训练有素地立马解下武器。他们四周传来一阵奔腾狂吼,以及树枝和灰尘的抖动鞭挞,领事抬起头,正好看见布满云彩的夜空中泛起的涟漪。云彩下方,头顶正上方,有一团东西正在下降。老谢举起钢矛枪,奥本正举着发射器瞄准,然后三人同时坠倒,不像什么士兵射击手,也不像什么弹道方程式中的后坐力运动,而像是奥本先前砍倒的那棵树一样倒了下来。

领事的脸朝下仆倒在尘土和沙砾中,他躺在那儿,眼睛一眨不眨,根本就眨不动。

击昏式武器,他想到,脑子里的神经突触已经迟缓得仿佛陈年老油。尘土飞扬的河岸边,有什么巨大无形的东西在三人之间着陆,一阵局部的飓风同时猛烈爆发。领事听见舱门打开时的呜鸣,阻种涡轮下降到起升临界点时内部发出的嘀嗒声。他依旧无法眨眼,更别提抬头了。他的视野中只剩下好几块鹅卵石,一片沙丘,一小片森林一样的草地,以及一只建筑蚁,在这么点距离下它看上去是那么大,那东西对领事湿润但毫不眨动的眼睛似乎顿时来了兴趣。它转了过来,朝面前离它半米远的湿润战利品急速跑来,领事想到的是“急速”,但耳边听到的却是身后不慌不忙的脚步声。

一双手伸到了他的臂膀下,一声咕哝声,传来熟悉但不自然的声音:“该死,你重了好多。”

领事的脚后跟拖在泥土中,在老谢……或者奥本偶然抽动的手指上绊了一下……他没法转头去看他们的脸。他也无法看见他的救星,直到他被举了起来——那人在他耳边发出一声冗长的轻声诅咒——把他从右舷的舱门塞进了长长的柔软皮躺椅上。这艘掠行艇已经除去了伪装。

西奥·雷恩总督出现在领事眼前,舱门合了下来,内部的红灯照亮了他的脸庞,那脸上还带着孩子气,但同时也微微带有恶魔似的表情。年轻人帮领事接好安全网按扣。“抱歉,我不得不把你和那两个家伙一起击昏。”西奥坐了回去,接好自己的安全网,拉了拉全能控制器。领事感觉到掠行艇颤动了一下,腾空而起,在那里盘旋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朝左边转去,就像一个盘子在毫无摩擦的轴承上转动一样。加速度把领事按进了座位中。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我没多少选择,”西奥在掠行艇内部那柔和的声响下说道,“我们可以使用的唯一武器是防暴击昏器,同时,最容易的办法就是用最低的配置把你们三个全部放倒,赶快把你从那里救出来。”西奥用一根手指把他陈旧的眼镜朝鼻子上推了推,这动作真是熟悉,他朝领事笑道,“唯利是图的古老谚语——‘杀光所有人,让上帝去解决这烂摊子吧。’”

领事想要动动舌头说说话,但是口水流在了下巴和皮椅上。

“放松一下,”西奥说,他的注意力回到了仪器和外面的景色上了,“两三分钟后,你应该就能讲话了。我现在飞得很低,速度很慢,所以要花上十分钟才能回济慈。”西奥朝他的乘客看了一眼,“先生,你很幸运。你肯定已经脱水了。那两个家伙倒下来的时候裤子都湿了。击昏器,仁慈的武器,但是如果你边上没有更换的裤子,那就很尴尬了。”

领事想要发表一下自己对“仁慈的”武器的看法。

“先生,再等一会儿,”西奥·雷恩总督说道,他拿了块手帕,凑过来擦了擦领事的下巴,“我得事先跟你说一下,晕眩作用消失的时候,会有一点点的不舒服。”

就在那时,有人将几千根针扎进了领事的身体中。

“你到底怎么找到我的?”领事问。他们飞行在城市上方几公里的地方,依旧是在霍利河上。他已经坐了起来,话语已经差不多能听清楚了,领事也很高兴,自己还要等好几分钟才会站起来,或者走走。

“先生,你说什么?”

“我说,你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沿着霍利河回来了?”

“首席执行官悦石发来超光信息告诉我的。老领事馆的古老发射台接收到的特许信息。”

“悦石?”领事摇摇手,想要把手指的感觉摇回来,那手指现在就如同橡胶香肠一般。“悦石到底怎么知道我在霍利河上有麻烦了?我把我祖母希莉的通信志接收器留在了山谷里,我想在回到飞船上时和其他朝圣者取得联系。悦石怎么会知道的?”

“我不知道,先生,但是她具体点明了你的位置,告诉我你有了麻烦。她甚至告诉我你是在驾驶一条霍鹰飞毯飞行,但那条毯子掉了下来。”

领事摇摇头。“西奥,这位女士有着我们想象不到的情报来源。”

“对,先生。”

领事朝他的老友瞥了一眼。西奥·雷恩现在是海伯利安这个新保护体世界的总督,任职时间有一个多当地年了吧,但是旧习很难改掉,西奥一直叫他“先生”,这称呼是在领事执政的七年里养成的,当时西奥还是副领事,也是他的得力干将。领事前一次见到这个年轻人——不,领事意识到,现在他已不再年轻了:责任在那年轻的脸上留下了一条条皱纹——他当时怒不可遏,因为领事拒绝接受总督一职。那事就发生在一个多星期前。可恍如隔世。

“西奥,顺便,”领事说,仔细地咬着每一个字,“谢谢你。”

总督点点头,显然已经迷失在思绪中。他没有问领事在山北见到了什么,也没问其他朝圣者的命运。他们身下,霍利河变宽了,一路蜿蜒向首都济慈流去。远远的身后,河岸两边低矮的悬崖耸立起来,它们的花岗岩板层在夜光的照射下发出柔和的光芒。一片片常蓝植物的树丛在和风下微微闪烁。

“西奥,你怎么有时间亲自来找我的?海伯利安的局势肯定乱得不行了。”

“的确,”西奥让自动驾驶仪接管驾驶,他转过来看着领事,“几小时……也许几分钟之后……驱逐者就会开始入侵。”

领事眨眨眼。“入侵?你是说登陆吗?”

“正是。”

“但是霸主舰队——”

“完全乱套了。在环网被侵略之前,他们面对驱逐者就完全有些招架不住了。”

“环网!”

“整个系统在失陷。其他一些正危机当头。军部已经命令舰队从军用传送门撤回,但是,显然系统内的舰船没那么容易撤离。没人给我讲这些细节,但是显而易见的是,除了军部在奇点球和传送门周围建立的防御圈,驱逐者已经毫无约束地掌控着所有地方了。”

“那航空港呢?”领事想象着自己那艘漂亮的飞船,躺在那里,已成一堆闪烁的残骸。

“还没受到攻击,但军部在尽快将登陆飞船和补给舰撤离。他们在那儿只留下了海军的一支虚设部队。”

“疏散进行得怎么样了?”

西奥笑了起来。领事听过这年轻人无数次的笑声,但这次是最苦涩的。“疏散,只包括领事馆的人和霸主要人在出去的最后一艘登陆飞船上能塞下的一切。”

“他们放弃拯救海伯利安的人民了吗?”

“先生,他们甚至连自己的人都拯救不了。大使发来的超光信息中,我能听出一点苗头,悦石已经打算任由受威胁的环网世界陷落,以便让军部重新集结,在游群增加时间债的同时,用几年的时间铸就防御力量。”

“我的天。”领事小声说道。他一生的多数时间是在代表霸主工作,与此同时秘密策划着它的垮台,为祖母报仇……为祖母生活的方式雪恨。但是现在,想不到这些事真的发生了……

“伯劳呢?”他突然问,几公里的前方,出现了济慈低矮的白色建筑。夕阳触摸着山峦和河流,仿佛是黑暗前的最后赐福。

西奥摇摇头。“仍有报告。但是现在驱逐者是恐慌的主要来源了。”

“但是,它难道没在环网吗?我是说伯劳。”

总督向领事投来强烈的目光。“在环网?它怎么可能在环网?他们还没有在海伯利安上建造远距传送门。在济慈,安迪密恩,或者浪漫港,都没人看见它。大城市中谁都没见过它。”

领事默不作声,但是他在想:我的天,我的背叛全是徒劳。我出卖了我的灵魂,然后打开了光阴冢,可伯劳竟然不是环网陷落的原因……驱逐者!他们一开始就比我们精明。我对霸主的背叛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

“听着,”西奥严厉地说道,他抓住领事的手腕,“我之所以撇开一切要寻找到你,是有理由的。悦石批准释放你的飞船——”

“太棒了!”领事说,“我能——”

“听着!你不能回光阴冢的山谷。悦石要你避开军部的防御圈,飞到系统中和游群的人接触。”

“游群?为什么要——”

“首席执行官想要你和他们谈判。他们认识你。她已经想办法让他们知道你要去他们那儿了。她觉得他们会让你……他们不会摧毁你的飞船,但是她没有接收到游群确认的信息。这很危险。”

领事坐回到皮椅中。他感觉自己好像又被神经击昏器击中了。“谈判?我跟他们有什么好谈的?”

“悦石说,一旦你飞离海伯利安,她会通过你飞船的超光仪和你联系。这一切得马上行动。就在今天。在所有第一波世界陷落到游群手中前。”

领事听到了“第一波世界”,但他没问他挚爱的茂伊约有没有位列其中。也许在,他想,如果是的话就再好不过了。他说:“不,我会回山谷去。”

西奥扶了扶眼镜。“先生,她不会允许的。”

“哦?”领事笑道,“她打算怎么阻止我?击落我的飞船吗?”

“我不知道,但她说她不会允许的,”西奥听上去真心感到不安,“军部舰队在轨道上的确有警戒飞船和火炬舰船,先生。它们在护送最后的登陆飞船。”

“好吧,”领事说,笑容依旧,“让他们把我击落吧。两个世纪以来,一切载人飞船都不能在光阴冢山谷的附近着陆。就算飞船安然无恙地着陆,它们的乘客也会不翼而飞。在他们把我熔成渣之前,我就早已挂在伯劳的树上了。”领事暂时闭上双眼,想象着飞船空空地登陆在山谷上方的草原上的情景。他想到索尔、杜雷,以及其他人——奇迹般地返回——跑进飞船寻求庇护,用飞船的诊疗室救活海特·马斯蒂恩和布劳恩·拉米亚,用冰冻沉眠和睡眠舱拯救幼小的瑞秋。

“我的天。”西奥低声道,震惊的口气将领事从幻想中拽了回来。

他们就在城市上方,已经飞到了河流最后一个弯口。悬崖高耸在这儿,一直延伸到南方雕刻着哀王比利的山脉,并达到了顶峰。太阳即将落下,点燃了低云和东部悬崖上高高的建筑。

城市上空,战斗如火如荼。激光切进云朵,穿透下来,飞船如蚊蝇般左闪右躲,仿佛过于接近火焰的飞蛾烧了起来,伞翼和悬浮场的小点在云顶下飘动。济慈正受着猛烈攻击。驱逐者已经来到了海伯利安。

“见鬼!”西奥虔诚地低语道。

城市西北方的丛林山脊中,一小股喷涌的火焰和一段摇曳的凝迹标示着一枚肩扛式火箭炮发射出的炮弹,它正笔直朝霸主掠行艇飞来。

“抓紧了!”西奥厉声叫道。他重新操纵手动控制,启动开关,将掠行艇朝右舷猛拉,试图在小型火箭弹的回转半径里转向。

艇尾猛然爆炸,将领事扔进完全网中,暂时模糊了他的双眼。当他重新定睛,舱里已经满是烟雾,昏暗中,红色的警示灯不断跳动,掠行艇的系统故障警告声急切地回响在耳边。西奥不屈不挠地趴在全能控制器上。

“抓紧了!”他重复道。但这已经毫无必要。掠行艇令人晕眩地旋转着,在半空中稳住了,接着又失去了重心,他们一路翻滚侧滑,坠向火光冲天的城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