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6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的眼睛眨了眨,睁开了,目光朝圣彼得大教堂巨大、黑暗的空间环顾,刹那间有点迷糊。这里是佩森。昏暗的烛光下,爱德华蒙席和保罗·杜雷神父倾身向前,他们的表情非常热切。

“我……睡了多久了?”感觉似乎仅仅过去了几秒钟,那些梦是一个人在安然躺着进入熟睡的瞬间中看到的闪烁幻象。

“十分钟,”蒙席大人说,“你能告诉我们你看见什么了吗?”

没理由要向他们隐瞒。当我向他们描述完这些景象,爱德华蒙席画着十字。“我的天,技术内核的大使竟然怂恿悦石将人们送到那些……隧道里。”

杜雷伸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先去神林和世界树的忠诚之音谈谈,之后会去鲸心和你会合。这种选择太危险,太愚蠢,我们得告诉悦石。”

我点点头。我曾想和杜雷一起去神林,也曾想回到海伯利安,这些念头现在都无影无踪了。“我同意。我们得立即起程。你们的……教皇之门能带我去鲸逖中心吗?”

蒙席大人站起身,点点头,伸了个懒腰。我突然意识到他已经有一大把年纪了,却从未接受过鲍尔森理疗。“那扇门有优先接入权,”他说,然后转向杜雷,“保罗,你知道如果我能去的话,一定会陪你一起去的。但是教皇陛下的葬礼,新教皇的选举……”爱德华蒙席喉头里冒出一丝轻微的悲戚之声,“即便全人类的大难近在眼前,这每天的职责还要继续下去,真是奇怪啊。佩森离野蛮人入侵还有不到十标准天了。”

杜雷高高的额头在烛光下发出微光。“教会的事务超越了每天的单一职责,我的老友。我会简短地拜访一下圣徒世界,然后和赛文先生一起说服首席执行官不要听从内核的建议。事情结束后我就会回来,爱德华,到时我会和你讨论讨论这混乱的异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跟着这两人出了大教堂,走过一扇边门,进入高高的柱廊后的一条走廊,穿越左边一处露天庭院——雨已经停了,空气闻上去很清新——走下一条阶梯,穿过一条狭窄的地道,进入了教皇的房间。我们走进房间的前厅中时,几名瑞士[1]卫兵唰地立正。这些高大的士兵穿着甲胄和黄蓝相间的条纹马裤,虽然他们的仪式用战戟同时也是军部出品的能量武器。其中一个走向前,凑在蒙席大人耳边低语了几句。

[1]瑞士卫兵:瑞士裔军团中的士兵,在梵蒂冈被雇佣做教皇侍卫。

“刚刚有人抵达主终端来看你,赛文先生。”

“我?”我正聆听着其他房间里的声音,那些反复吟哦、抑扬顿挫的悦耳祈祷。我猜它跟教皇葬礼的准备工作有关。

“是的,一位叫亨特的先生。他说事情很紧急。”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我本来再过一分钟就要去政府大楼见他了,”我说,“为什么不让他到这儿和我们见见呢?”

爱德华蒙席点点头,小声对瑞士卫兵说了几句,后者对着古老甲胄上的饰章低语了几声。

所谓的教皇之门——一个小型远距传送门,边上环绕着复杂精细的六翼天使和智天使的金色雕像,顶上是五幅浅浮雕,描绘了亚当和夏娃在恩典之下的堕落,被逐出了伊甸园——蹲立在一间守备森严的房间的中央。从这间房间进去就是教皇的私人房间。我们等在那儿,房间每面墙上都有镜子,我们在里面的镜影显得苍白疲惫。

利·亨特在领我进大教堂的那位神父的护送下走了进来。

“赛文!”悦石的心腹参谋叫道,“首席执行官想要马上见你。”

“我正要去她那儿呢,”我说,“如果悦石让内核建造并使用那死亡武器,那她将犯下罪不容赦的错误。”

亨特眨眨眼——在那巴塞特猎犬似的脸孔上,这反应近乎滑稽。“赛文,你知道发生的一切吗?”

我忍俊不禁。“一个坐在全息显像井中无人照管的小孩,看见很多东西,可是懂得很少。不过,要是他厌倦了这一切,他还是有办法换个频道,或是把那东西关掉的。”亨特通过不同场合认识了爱德华蒙席,我向他介绍耶稣会的保罗·杜雷神父。

“杜雷?”亨特开口道,他的下巴几乎掉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位参谋找不到合适的言辞了,我倒是更喜欢这一景象。

“以后再给你解释,”说完,我和神父握了握手,“杜雷,祝你在神林好运。别待得太久。”

“一小时,”这位耶稣会士承诺道,“不会比这更久。困扰我的只有一个难题,我必须先解决掉它,之后我就会去见首席执行官。请先向她说说我在迷宫中看到的恐怖情景……我稍候会亲自向她说明。”

“她很可能忙得在你到来之前都没法见我,”我说,“但我会尽力为你扮演施洗约翰[2]的角色。”

[2]施洗约翰:犹太先知,《新约》中为耶稣施洗礼并排除障碍。后来希律王为满足女儿莎乐美之请,砍下了施洗约翰的头颅。

杜雷笑了。“我的朋友,可别掉脑袋噢。”他点点头,在古老的触显面板上打入了传送代码,消失进了传送门。

我向爱德华蒙席辞别。“我们会在驱逐者攻击波到这里前,把这一切解决好的。”

这位垂老的神父抬起手,向我赐福。“去吧,年轻人,愿上帝与你同在。我感觉到黑暗时代在等待着我们所有人,但是你将挑起尤为重大的担子。”

我摇摇头。“蒙席大人,我只是名观察者。我等待,观察,做梦。但没什么重担。”

“稍候再等待、观察、做梦吧,”利·亨特尖声叫道,“大人现在要你去她那儿,我也得赶紧回去开会。”

我看着这位矮矮的人儿。“你怎么找到我的?”我这是白费口舌。远距传输器是由内核操控的。而内核又和霸主当局合作。

“大人给了你超驰卡,这也令我们很容易通过它追踪你的行踪,”亨特说,口气中带着不耐烦,“我们得马上回到重要事情发生的地方。”

“很好。”我朝蒙席和他的助手点点头,招呼亨特过来,打入了代表鲸逖中心的三个代码,加上两个代表大陆的代码,还有三个表示政府大楼,最后是两个代表私人终端的数字。远距传输器的嗡嗡声在音阶上提高了一个层次,那不透明的表面似乎正满怀期望地闪烁着。

我先迈了进去,然后走到一边,让紧随在我身后的亨特走进来。

我们不是在中央政府大楼的终端。就我所知,我们完全不是在政府大楼内的什么地方。一秒过后,我的感知对日光、天空颜色、重力、地平线距离、气味、事物感觉的输入信息作了汇总合计,我得出了结论:我们不是在鲸逖中心。

我本欲迅速退回传送门,但是教皇之门实在太小了。亨特正在出来——腿、胳膊、肩膀、胸膛,然后另一条腿也出现了——于是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草草地把他往回拽,嘴里大喊“事情不对!”试图重新迈进去,但是太迟了,这边的无框传送门闪烁着,膨胀成和我拳头一般大的一个圈,然后消失了。

“我们究竟在哪?”亨特心急如焚地问道。

我环顾左右,思索着。这问题问得好。我们是在乡村,在一个山顶上。脚下的道路一路蜿蜒穿越了葡萄园,沿着长长的山丘下降,穿过一片林谷,在一到二英里外的另一座山丘附近消失了。天气很热,空气中各种各样的虫子发出嗡嗡声,但是这辽阔的全景画中没有比鸟大的东西在移动。我们右边的悬崖之间,有一抹蓝色的水域——可能是海,也可能是湖。高高的卷云在头顶泛起涟漪,太阳刚过天顶。我没看见什么房屋建筑,没有比一排排葡萄园和脚底下的石头烂泥路更复杂的技术了。更为重要的是,数据网持续不变的背景嗡嗡声不见了。这有点像是一个人自幼就浸浴在某种声音中,突然之间那些声音全部消失了;这很令人震惊、心慌、糊涂,还有点可怕。

亨特的身体摇摇欲坠,他拍了拍耳朵,似乎他也失去了这些声音,然后又拍了拍通信志。“该死,”他嘟哝道,“真该死。我的植入物出问题了。通信志出毛病了。”

“不,”我说,“我想我们是在数据网之外。”但纵使我这么说了,我仍然听见某种更低沉、更柔和的嗡嗡声——某种比数据网更广大、更难企及的东西。万方网?网之乐,我想,然后笑了起来。

“赛文,你究竟在笑什么?是不是你故意把我们带到这儿的?”

“不,我打入的是正确的政府大楼代码。”我口气中完全没有恐慌,这倒真是让人恐慌不已。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干的?难道是该死的教皇之门?是它干的?出故障了?还是恶作剧?”

“不,我想不是。那扇门没出错,亨特。但它把我们带到了技术内核想要我们去的地方。”

“内核?”当首席执行官的助手意识到是谁在控制远距传输器,谁在控制所有的远距传输器的时候,那巴塞特之脸上仅剩的一点红润很快就消失得干干净净。“我的天。我的天。”亨特摇摇晃晃地走到路边,坐在高高的草丛中。他的绒面行政服和柔软的黑鞋子看上去和这地方格格不入。

“我们在哪儿?”他再次问道。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空气中带着新翻耕过的土壤气息、刚割过的青草味、路尘,以及海洋的刺激气息。“亨特,我猜我们是在地球上。”

“地球,”这矮个的男人无神地凝视着正前方,“地球。不是新地。不是地神。不是地二。不是……”

“不,”我说,“是地球。旧地。或是它的复制品。”

“它的复制品。”

我走上前,坐到他边上。我扯下一根草茎,剥去根部的一层外叶鞘。这种草尝起来很酸,味道很熟悉。“你记得我跟悦石讲述的那些海伯利安朝圣者的故事吗?记得布劳恩·拉米亚的故事吗?她和我的赛伯人副本……第一个济慈重建人格……传送到一个他们觉得是旧地复制品的地方。如果我没记错,他们说是在武仙座星团。”

亨特抬头仰望,似乎能通过观测星座来鉴定我说的话。随着高高的卷云铺展在天穹之中,头顶的蓝色正慢慢变灰。“武仙座星团。”他低声细语。

“布劳恩并没有弄清楚,技术内核为什么要建造这个复制品,他们现在又在用它干什么,”我说,“第一个济慈赛伯人也不知道,要么就是他隐瞒了没说。”

“没说,”亨特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好吧,那我们究竟怎么从这儿出去?悦石需要我。她不能……接下来几个小时里需要作出好多生死攸关的决定。”他跳了起来,跑到路中央,深思着,他的精力又充沛起来。

我嘴里嚼着那根草。“我猜我们出不去了。”

亨特朝我冲来,似乎要当场把我揍一顿。“你疯了吗!出不去?胡说八道。内核干吗要那么做?”他停在我面前,低头看着我。“他们不想让你和她谈。你知道些什么东西,内核不能冒险让她知道。”

“也许吧。”

“留下他,让我回去!”他对着天空喊道。

没人回答。葡萄园对面远方,一只黑色的大鸟逃之夭夭。我想那是只乌鸦,我记得这绝种动物的名字,那似乎是来自一个梦。

过了会儿,亨特不再对天疾呼,他在石头路上来回踱步。“快来。也许我们能在什么地方找到个传输终端。”

“也许吧,”我说,把草茎一折两段,嚼着那甜津津、淡滋滋的上段,“走哪条路?”

亨特转过身,看着这条路的两端各自消失在山丘中,然后又转过身来。“我们从传送门中……似乎是……从这个方向出来的。”他指了指。道路沿山而下,进入一片窄小的树林。

“多远?”我问。

“该死,这有啥要紧的?”他吼道,“我们总得去什么地方吧!”

我忍住不笑。“好吧。”我站起身,掸了掸裤子,感觉到洒在额头和脸上的炙热日光。在经历了大教堂那香雾缭绕的黑暗之后,现在这耀眼之光让我几近晕厥。空气极其灼热,我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亨特开始精力旺盛地朝山下走去,他双拳紧握,阴沉的表情开始好转,第一次被一种强烈的表情——一种毅然决然——所替代。

我慢悠悠地走着,不慌不忙,依然嚼着我那根甜草茎,由于疲惫,眼睛半睁半掩,一路尾随。

费德曼·卡萨德上校大喊着向伯劳攻去。随着卡萨德那猛烈的冲刺,那超现实的、脱离了时间的风景——极简抽象主义舞台设计家手下的光阴冢山谷,通过塑料浇铸,在黏滞空气的凝胶中建造——也似乎在颤动。

刹那之间,出现了一系列伯劳的分身镜影——整个山谷那不毛的平地中,铺天盖地全是伯劳——但是在卡萨德的喊叫下,这些镜影又化回到了单独的一个怪物。现在它动了,四臂大展,弯曲着,要用刀刃和棘刺的激烈拥抱来迎接上校的狂奔。

卡萨德不知道身上穿着的能量拟肤束装——莫尼塔给予的礼物——能否在战斗中保护他,帮助他。几年前,他和莫尼塔攻击过两艘登陆飞船中的驱逐者突击队员,但是那时候,时间是站在他们那方的;伯劳会随意定住时间,又解定,就像一个无聊的观察者耍玩着全息井的遥控器一样。而现在,他们已经走出时间之外,它是敌人,而不是什么可怕的守护神。卡萨德大喊着埋头攻击,他再也意识不到莫尼塔的旁观,也感觉不到高耸入云的不可思议的荆棘树和上面刺着的可怕观众,他甚至感觉不到他自己,他仅仅是一个战斗的工具,一个复仇的傀儡。

 

发表评论